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6-29 10:53

方言小说《我在白马街做烂崽的日子》 二

       


 


         讲起抛哥其实心里面还是蛮心酸的,很小的时候他爹克矿山挖矿结果碰对塌方,听人家讲他爹挨石头压得像肉饼一样当场就米狗了。后面她妈改嫁他很小就跟到一起离开我们村,可能是他妈八字硬吧,没几年他的第二个爹又米狗了,听讲是个神偷来到的,老猫跌碗架挨一帮人活活打死了,后面他妈又改嫁到我们隔壁的一个镇才算基本安定下来。

  

  那时抛哥在那个镇里面读初中,我在我们镇里开了一家小店。有一天晚上八点更子他颠颠的来我的店里跟我吹牛逼,因为我比他大好几岁他还是蛮听我讲的。

  

  他问我:“哥子,你讲读书有驷马用,老子成绩又差天天挨老师叼杠,回家又挨我妈叼杠”。

  我讲:“叼错,那你就没读咧,回家放牛克卵揍”。

  他讲:“回家?打死我都没回那个鸟不拉屎的卵毛地方”。

  我讲:“那你想点驷马咧,年纪轻轻没读书你揍得成点驷马咯”。

  他讲:“反正书我是没卵想读了,我想出克混”。

  我问:“你克乃混”。

  他回答:“没懂,反正我要出克,最起码要混到金城江克”。

  。。。。。。

  

  后面抛哥讲他们今晚过来是跟我们镇初中的学生打群架,他身上还带有一把啄木鸟,我怕他小没懂死会搞死人就想缴过来,结果挨他跑脱了。

  第二天就有人讲我们镇的初中生跟隔壁镇的初中生打群架,有个卵崽挨捅了三刀住进**差点米狗。我问人是没是抛哥揍的,别个讲是另外一个人,但是跟抛哥他们是一伙的也脱不了干系。听讲已经挨那边的公安局抓了。

  

  后面没有几久,有人跟我讲抛哥挨学校开除,没有几久去克金城江混了。



      抛:丢,甩,扔的意思。另一种意思是卵泡,睾丸的意思。形容某样物体很小很扯淡。

  

  再次见到抛哥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那时候抛哥已经有自己的兄弟,有自己的小拐,平常替人收账提取点提成过日子。白天在出租房陪拐睡觉,晚上带克白马街“巡逻”。一般的线路是:从南园出发左拐克广场,再由广场走到对面的汽车站,然后回头右转往河边,如果河边有兄弟喝酒就趁机跟到喝酒,如果没有熟人就又回头,周而复始的继续巡逻。更子几圈下来后如果没有驷马搞头就克守那几匹白马,看着步行街上来来往往地人群,也许他会想点什么,对自己的人生,或者是对未来的生活。但是作为一个烂崽,他也许想得更多的是自己的兄弟,是冷子找到几块钱过明天的生活,因为烂仔也是要吃喝拉撒的。

  

  几年没见抛哥还是那么的“魁梧”,一米五几的身材完全继承了***优良基因,加上他拐的一米五几,他们两个走在白马街上简直就是神仙眷侣,叫人羡慕得卵落。

  

  这次见面抛哥的状态不是很好,眼神散漫且游离中。抛哥跟我讲他也没想更子,出来混的别个都“嗑药”,如果自己没吃难以服众。而且最近接了几单大的帐要收,兄弟在一起又多收得的利润全部上KTV花完了。抛哥跟我讲这些的时候显得有点迷茫和后悔,我也没有办法劝阻他,密密的分烟给他抽。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娃崽卵已经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彷徨的少年,如果说那时候他还有救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完全的对生活丧失目标。我不知道该冷子说服他离开这一切,这时的我以及我的语言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陪他喝酒,一杯接一杯的喝,分给他烟抽,一支接到一支的抽,他边喝边哭边讲:“哥子,你讲活到有驷马用,你讲。。。你讲”。

  

  “我从小没有爹,跟我妈嫁个爹又是个神偷,你讲那个来管我,那个问过我想要点驷马”

  “哥子,我懂你,我虚浮你,我懂得你的过去,你讲我冷子办”

  

  我没有办法回答,作为他的前辈作为一个老一辈的烂崽,我懂得做为一个烂崽的不容易。没有钱,没有住,没有吃,被人误解,没有人管,如果没有兄弟,没有那些崇拜烂崽而又幼稚的学生妹跟到养到,做为一个烂崽是活不下去的。

  

  社会需要什么?人们看见了什么,为什么会有烂崽的存在,是他们的错吗?也许这个问题没有答案,现在的我也没有答案。其实我想讲烂崽也是人,也是爹妈养的,他们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们得不到该得到的感情。我想帮他,但是我无能为力。

  

  我想开导他,但是我更无能为力,路在脚下既然选择了就自己克走。我是更子想的,某一天也许他也会像我一样浪子回头。

  

  那次见面,我请抛哥跟他的拐吃饭,离开的时候我给了他一百块钱。我晓得他已经没有钱了,也提醒他几句少碰点毒,揍事醒笼点莫冲动。

  

  一个月后,她拐找到我讲他帮人收账收没得,就带人克搞,结果伤了人,砍了那个野崽的脚经手经,结果没有跑脱挨抓了。

  

  我没懂抛哥会挨判几多年,但是我想他永远会是我的小弟,我的好哥们。

  

  是的。我们是兄弟。

  


类别: 小说 |  评论(3) |  浏览(558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天在地在我在 2010-06-30 09:35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小贱 2010-06-29 14:02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狂奔d.e蜗牛(未登录用户) 2010-06-29 13:5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