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6-27 11:32

我在白马街做烂崽的日子

 现在的我已经收山结婚生崽,今年娃崽都上一年级了,整天闹到我克广场坐车车。没有办法为人父母就得好好对待娃崽,现在这个年代一般都是“儿子当老子养的”,所以每到这个城市华灯初上的傍晚我都会陪到我的老婆和娃崽克广场坐车车,每每我站在广场边上看到白马街中间那几匹白马的时候,我心里面总是感慨万千,总是会想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凯有我的兄弟,我的爱情,我的女人,我的青春。他们现在在哪凯,他们还好咩,他们是没是也像我一样感慨那些没用负责的青春。

  

  我要写这个并没是讲我曾经揍点驷马罪大恶极的事情,现在想想那个年轻崽没揍过一两件出格的事呢,哪个年轻的时候没打过架,哪个看见漂亮的妹崽没是口水滴滴的。没讲是我,所有的男人都是埂子吧。不然冷子讲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岁月呢。

  

  那我开始板起了波。

  

  像我们这种没读过驷马书的洞场崽80后,对城市是没有驷马认识的,我对白马街的认识也只是整改以后的白马街了。小的时候我爹带我克白马街玩,看见那个手拿砍刀的骑在白马上的解放军叔叔就好鬼激动,总觉得那是我这辈子见的最猛最牛逼的雕塑。回到家跟我们村的人吹金城江够大了,白马街的那个雕像也好雄伟的,村头的人羡慕的卵跌。不过那个雕像挨搬到那凯克我也没懂了,也没管我的事。只是要讲到我的故事就不得不提一下。

  

  后面再大点十几岁的时候,我对白马街的记忆就是记得旁边有一家喊揍“拥军宾馆”的旅店,我跟我的兄弟克住过几次。那时候的宾馆洗凉的地方还是公共的,我就跟我的兄弟特意住在“洗凉房”旁边,到半夜看见有女人进克洗澡的时候就偷偷跑克看人洗澡。我也没懂当时为驷马喜欢这个,可能是青春期的娃崽对异性的身体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吧。刚开始看见那些毛毛的时候还挨黑对先,因为从来没有见过。

  

  要讲到烂崽头就没得没讲我们那个年代流行的电影“古惑仔”系列,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有几个没佩服长发飘逸的“浩南哥”,颠颠昂昂的“山鸡”,那时候他们就是我们的偶像,我们膜拜的英雄。揍梦都想到某一天自己像浩南哥一样扛到西瓜刀带上兄弟跟敌人对砍,也像梦想像山鸡一样身边靓拐一大堆,不是想爱那个就爱那个,而想那个爱我她就得爱我,没爱我的都拉克夜总会揍鸡。我懂得这种梦几龌龊,但是如果男人你没揍过这种梦,你就没讲自己去男人。

  

  好像有点罗嗦了波。

  

  那我现在讲讲那时候我们穿点驷马和发型,这个是最能体现职业特质的具体表现了。那时还蛮流行喇叭裤的,这个是必备。衣服一定要是黑色的,上面印有很江湖的图腾,还有背心,我们喊揍“线挂”,一般用来打底,脚上一般是大头皮鞋。当然出来混的肯定要有一把称心如意的兵器,那就是传说中“挨捅没懂痛”的“啄木鸟”了,那时候几乎是人手一把,烂崽必备的武器,更是烂崽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御用武器。这种“啄木鸟”的好处是刀身细长,一般是刀捅进敌人的身体抽出来蛮久以后,才听见敌人狗一般的喊声。最大的好处捅人不会死,也不怎么用住院,拿块“伤口贴”贴几天就又可以起来砍人了。当然如果是捅要害的地方那是肯定死人的,但是那没有必要。很多时候打架捅人只是为了教训一下对方,搞死人要坐牢要赔命,烂崽头也没全部是颠的。



  至于发型,那就没用讲了,没是“浩南哥”的长发飞飞就是“山鸡”的圆头。拉风,实在拉风。讲到发型老子就火大,看到现在满大街的“非主流”发型老子就想上克给他们几板,颠颠费费的没懂得像点驷马卵。不过呢,前面我已经讲过了我已经成家立业,上有爹妈,下有崽女,中间有老婆,打架斗殴的事我已经不干好多年了。年轻人的世界就由年轻人挥霍吧。

  

  讲到烂崽专用的兵器我还想补充几句,那就是烂崽兵器谱上的另一种常规武器“牛角刀”,这种兵器系列很多,短的很短长的打开有一尺更长。而且质量也分档次,普遍用的质量都很差割卵都没出血,更何况拿克砍人,削苹果还差不多。这种刀还有的个不好的特点就是砍伤别人如果不注意的话自己也会受伤,就好比“金毛狮王谢逊”的“七伤拳”打到对方自己也会内伤,而且是自己伤别人越厉害自己受伤越重。有一年我有的兄弟在镇里跟人搞起来,还是克偷袭人家先,拿的就是这种牛角刀,结果他捅了那个人几刀。因为刀的质量太差又是冬天,挨捅的人穿得又厚,那个牛角刀上面的扣突然失灵,刀自动关回来把自己的大拇指差不多割短了。几卵丢人。

  

  当然这些都是常规武器,比如钢管,车链,木棒,棒球棒。不常规的我没讲大伙也晓得是驷马了吧。

  

  当然我在这凯写这些东西不是为了宣扬暴力,我只是在回忆我的青春,好与不好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甄别能力。很久前一位法律界的专业人士跟我讲过“一切应该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而不是暴力”,我非常赞同他的意见,但是仔细想想很多年轻崽都是从洞场里面出来的,有点连初中都没有读过,懂得驷马是法律?他们的内心世界就只有一个道理“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犯了我我一定砍人”。

  

  话又讲回头,别人拳头都已经打到你面前了你怎么办?你跟人家讲“没打我波,打人是犯法的波”,你讲又用咩?人家没笑你颠也会笑你装逼。所以法律在两只即将打架的公牛目前是没有用的,讲句没好听的“搭你妈都困”。

  

  那该冷子办?其实好鬼简单。操起家伙搞起先,搞完再讲。

  





类别: 小说 |  评论(14) |  浏览(1306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4 条评论
[游客] 红色的大怪兽(未登录用户) 2010-07-06 14:58 Says:
【评论未审核】
黑眼睛姚亮 2010-07-02 16:3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TT的马甲(未登录用户) 2010-06-29 22:53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偶尔路过(未登录用户) 2010-06-29 18:32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塘中生(未登录用户) 2010-06-27 23:5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9394(未登录用户) 2010-06-27 23:42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小贱 2010-06-27 23:1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hpp(未登录用户) 2010-06-27 23:13 Says:
【评论未审核】
苏浪尖 2010-06-27 22: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狂奔de蜗牛(未登录用户) 2010-06-27 22:03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11(未登录用户) 2010-06-27 20:18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小贱 2010-06-27 18:15 Says:
【评论未审核】
阿拉 2010-06-27 17: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