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123
用户名:  燕子矶
昵称:  燕子矶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3-05 00:39

蜘蛛(一)

一、窗帘

 

我的窗帘里有一只蜘蛛,开始是爬在我电脑桌一边的墙壁上的。因为我使劲吹桌上的烟灰,影响到它的休息,所以它扬起八条(也许不止八条)爪子,慢慢地爬到窗帘后面。对于这个小动物,我的关联词是:丑陋,恐怖,恶心。一旦它隐藏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恐惧会扩大,不安会蔓延,所以刚才我翻起窗帘去看它--其实我不敢仔细看它,只要能确定它还在那个地方,没有移动我就放心了。我也不敢杀它,原因之一,妈妈说蜘蛛吃蚊子,房间里有蚊子,蜘蛛才会进来;原因之二,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杀它,如果是一只甲壳虫,我可以用报纸把它拍到地上踩死,可是它是那么狡猾、那么敏捷的一只蜘蛛,万一它发了疯,爬到我的床上,那可如何是好。

还好,它现在暂时在窗帘里呆着。这个暂时,已经两天了。

真的很感谢我的窗帘,假使没有它在我和蜘蛛之间建立一道安全的屏障,我也就不可能安心地坐在电脑前,继续敲打键盘。

在电脑前面坐久了,是有些累。不要问我每天在电脑前呆几小时,我可以告诉你,除了上班吃饭洗澡上厕所,我的时间都是靠这台电脑打发的。说打发也不尽然,其实我很忙,总是睡眠不足,眼袋和黑眼圈用什么眼霜也压不下去。同事经常会暧昧地问我,你晚上都不去玩,老是呆在家,也不觉得闷吗?这样下去再不找个男人真的会变态的。

因为我的年龄,因为我这种年龄身边还没有男人,因为没有男人还有点脾气,所以就是变态。

 

二、不安

 

事实上,独自在家的日子,把所有的窗帘全部放下来,严严实实把不想看见的东西隔在外面,这种感觉太舒服了,一个人在房间里踩着音乐走来走去,脚步也是快乐的--你们看不到我,你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这种舒服断断续续,当中会有好朋友来打搅我,说是帮我分担一个人的无聊期。米米是那么爱说话,我听她说,陪她说。我们什么都告诉对方,除了有关电脑的事,她是网络盲,不喜欢我上网,我不喜欢她不喜欢我上网,抛开这个话题,我想我也是乐意和她聊天的,她帮我骂我的前任男友阿南,我教她怎么对付她老公,我们相谈甚欢。在她要离去的那一刻,我甚至热切邀请她跟我一起睡。

米米在楼下发动车子,我从窗口探头出去目送她,颇有点失落。

就在我缩回脑袋的时候,从距离很近的对面楼的玻璃上,我看到了自家的窗帘——窗帘后面的日光灯是那么明亮,家里的摆设是那么清晰。从不注意到客厅的窗帘有这么透明,想起了我平时在窗帘后面无所事事游荡,洗澡后光着身子放肆地走来走去的样子,一下就被击溃。

我自以为很安全的隐私,都叫人看去了。

尽管我害怕黑暗,黑暗带给我极其丰富的联想,但那一分钟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关了日光灯,仅留一盏昏昏的台灯。

 

三、欲望

 

灰溜溜回到电脑前,再也找不到舒适的心情。我烦躁地打开很多网页,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为什么窗帘那么透明,却一直没发现?

就这样懊恼和不安,却又不敢乱走出去,只在论坛上瞎发帖子灌水。

论坛上人不多,来去就那几个还挂着发楞,太不热闹太不有趣了。

我进了一个城市聊天室,入眼就是一排排滚动的广告,充满性挑逗的文字闪来闪去。看着窗口右边的名字,同样那么赤裸裸。

他们在呻吟,膨胀的欲望使他们不顾一切地呻吟。

这样的夜我们需要呻吟。

唉,我叹了口气,在QQ上随意选了一个彩色的头像聊起来。

你好,吃饭了没有……在做什么……怎么不出去玩……哦,喜欢听袋鼠的歌啊……呵呵不算很幼稚啦……最近天气都不怎么好哈……猪肉又涨价呢……买到劣质手机真是烦呐……经常出差呀,要注意休息哦……你也去聊天室啦怎么没见你……工作压力都一点没减,生活就是这样的啦,哈哈啊哈哈……

忽然一声巨响,来自楼上,仿佛摔到什么器皿,我吓得站起来,竖起耳朵慌张地倾听。可是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就再没有动静。

才晚上10点,周围已经很安静。

没有鸟虫叫,死一样的沉寂,仿佛有人在黑暗中冷笑,令我毛骨悚然。

战战兢兢地坐下,发现MP3没开,赶忙点击那个闪电的图标。

 

 

四、出去

   

我要去出,这个念头一旦产生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跟男人约会,还是即将做一件从未做过的事的原因。我和QQ上那个男人约了地点,他说十分钟后到那等我。

打开衣柜,没什么衣服可选,我已经学不会穿那些色彩鲜艳的美丽衣服,偶尔穿出去,差点连路都不会走,真不记得过去是怎么穿着那种衣服去讨阿南的赞美。换上条牛仔裤,走到门口我又回头--素面朝天去约会,好象不太妥。正在我洗脸的工夫,楼上又来一声响,这次比上次要大声得多,任何人都可以听得出是摔防盗门,跟着是一个骂粗话的男声,然后是女人的哭声,开始比较激烈,慢慢地变成呜咽。

晚上我最害怕听到的两种声音:猫叫和女人哭。

头发一根根竖起来,心脏停顿了好一会,哆嗦着涂上唇彩。

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那个男人到了。

我边回信息边拉开门,那女人就站在楼道里,手里抓着纸巾,地上也有纸巾。我假装没看见,反手关上门直直下楼去。鼻子里酸酸的,一个女人站在夜深的楼道里哭泣,后面有多少故事,谁会去关心?另一个女人踩着她的呜咽声在夜幕里离去,背后有什么故事,谁又会去关心?

那个男人似乎害怕被放鸽子,信息一个接一个。我就纳闷,难道打一个电话会花很多钱吗?有点后悔如此轻率答应一个连照片也没见过,只在QQ上聊过几次的男人的见面。

我拨了过去,他问我在哪,我一时顾虑该不该说出自己的正确位置,他听到我鞋子踩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问我是不是在走路,我说是,他轻轻在那边骂了声“小傻瓜”。

我还小?我是傻瓜?忍不住笑。

远远看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车子,我有点幽怨,我是这样一个寂寞的女人,要这样来让男人们结识。

我可曾真正有过男朋友?或是男性朋友?

好象有过,好象是青春年少时,那样的日子那么熟悉而遥远。

 

五、酒吧

 

现在这样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两端,当然没有期待他会出现惊艳的表情,那个长得不影响市容男人的笑容属于温和那类。我没有矜持,略过一切开场白,不可否认,我是个很开朗的人。都是我说的多,内容我现在忘记了,只记得那个西装革履的绅士经常被我逗笑,把头埋到自己的手掌里。

我们没有喝酒。我喜欢喝啤酒,他说只喜欢红酒,找不到共鸣干脆大家都不喝。酒是用来催化、掩饰的,我们不需要,两个怀着相同目的彼此不讨厌的人,直接切入正题更好。

既不喝酒,双方的戒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谈生活,谈工作,什么都谈,除了感情。

没有感情的困扰其实更轻松。我们不问类似为什么要见面的弱智问题,巧妙地回避着感情,却又说着某些暧昧的笑话。他笑着笑着,小眼眯眯地象是要看进我的衣服里。

衣服果然是一个美妙的东西,把丑陋的躯体掩盖得严严实实——人们在白天穿着美妙的衣服流连于各种场所交际,夜了换上睡衣,多好啊。当然,如果要除去衣服做爱,可以关上灯。

我暗暗地想,他会用什么方式向我求欢。

我猜他暗暗地想,我会以什么方式迎接他的求欢。

我们寂寞地生在一个赤裸求欢的年代,两具陌生的躯体在某个黑暗夜晚跑出去结合,发热发光。


类别: 情感 |  评论(4) |  浏览(146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游客] 黑白(未登录用户) 2008-03-20 13:45 Says:
【评论未审核】
燕子矶 2008-03-08 14:27 Says:
【评论未审核】
洪流 2008-03-08 12:1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秀财(未登录用户) 2008-03-05 00:5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