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2-11 18:17

味道与颜色的狂想

 

一个朋友向我推荐一本书,《致一九七五》。另一个朋友说想送我礼物。我说你送一本书给我吧,《致一九七五》。

三天后,《致一九七五》就被快递员送到我家了。

一九七五年我在干什么呢?开档裤肯定是不穿了,鼻涕可能还是流的。我还能肯定,我当时不知道,有个叫李飘扬的少女,在那个风风火火的年代,风风火火的活着。

李飘扬,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林白,是作者。一个红火一个素静,但她们合二为一。《致一九七五》,来自于林白的回忆。

这本长篇小说与我以往看过的小说完全不一样,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众多的人物,他们忽隐忽现,但他们都没走远,都在李飘扬的身边,都在你我身边。他们很平常,甚至很土,也很有个性,甚至很传奇。他们经历过的事,也发生在我们身边。我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但是闻到了他们的味道,那个年代,那个环境渲染在他们身上,独特又熟悉,。

首先是南流的味道。书中的南流就是现实的北流,一个小县份。每一个柳州人都可能有几个老家在北流的同学、同事、朋友,或者亲戚,其它什么认识的人。

南流的味道估计和柳州差不多。茶麸水的味道,酸梅汤的味道,红茶菌的味道,空心菜的味道,塘角鱼的味道,柚子皮的味,朝天椒的味道。它们如此亲和,泛着怀旧的黄。舔一下,很淡,却经得起回味,也能分得很清,像陈年调色盒里的颜色,五彩的,却不鲜艳,熟谂得令人想哭又想笑。还有文工团的味道,唱黑板报(一种在黑板报前载歌载舞的街头宣传、汇演)的味道,灯光球场的味道,以及演出服和油彩妆的味道。它们一一浓烈,红火,上面摇着红旗,挂着手鼓,悬着标语。还有妇幼保健院、农机厂、水泥厂,农业局,它们也有味道,斗志昂扬的味道,来苏水的味道,卡其工作服的味道,开会、红皮笔记本的味道,抓革命促生产的味道。所有的味道并肩而来,南流就在我们的嗅觉中动起来了。它不远,就在附近,长途汽车可能需要八个小时。或者六小时蒸汽车头的火车,再加上两小时长途汽车。我们需要调整一下时差,是一九七五年的八小时。

至于一九七五年,味道更独特,与柳州更接近。

一九七五年的味道是红色的。不是鲜艳的大红,也不是娇嫩的西瓜红,更不是甜美的粉红,它是有点褪色的曙红,或是陈旧的朱红。红色的味道很团结,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团结起来的个体,又那么旁若无人。一九七五年的味道还是土黄色的。不是肥沃的褚色,也不是清新的柠檬黄。它是土黄,调和了小麦色和中黄的土黄色。是河边的卵石,是熟透了的稻谷,是从脚趾缝里挤出来的稀泥,是自行车上的浮尘,拖拉机轮子上的碎泥,是掺了糯米的黄土夯成的泥墙,是没清扫干静的鸡屎、猪粪。甚至,李飘扬和她的同学们,头发上都罩着一层薄薄的土黄色,一率透着泥土夹杂着禾草的味道,青涩,懵懂,勇往直前。

我有点乱,明明是味道,却闻出那么多颜色来。

这书分成两部分,上部“时光”,下部“在六感那边”。上下两部的风格迥然,林白说这叫“别具一格”。时光的味道,很鲜活。而六感的味道,则是红色和土黄,插青的味道。

在这本书里,闻到的是颜色,看到的味道。无论哪一种,都打着“一九七五”和广西的印记,很温暖,不问出处。

一个朋友向我推荐《致一九七五》,另一个朋友送给我《致一九七五》,然后一大帮朋友一起谈论《致一九七五》。多年以后,我们一定很乐意回味这件事的味道,它肯定是有颜色的。正如林白说的,只有经过回忆才能使生活获得灵魂,没有狂想的生活不值一过。

Tags: 林白   北流   回忆   朋友   插青  


类别: 读书篇 |  评论(0) |  浏览(17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