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2-10 17:37

诗很近 农夫很远

一说诗,他就闭上眼,如此深情的均出一口气,低吟起来:在春天/我离开了你/不在你身畔/五色缤纷的四月打扮得花枝招展……我们听得渐入佳境,他忽然睁开犀利的小眼,眨巴一下说:这是杨熙龄译版的。然后继续闭眼,接着做一个未完成的梦:在春天/我一直没有跟你在一起/但见缤纷的四月/全副盛装……我们在朦胧中陶醉,他却嘎然而止,这是屠岸译版的,呵——这才叫做诗啊。

这样一位资深落没文艺老青年,我对他的敬佩,从诗开始,严格的说,从他书柜上那六十七本中外诗集开始。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永远是那两个版本的十四行诗。不过还是谢谢他,让我知道沙士比亚也写诗,还让我知道,写诗不过是写些美仑美换的废话。不过对他那些与诗有关的经历,我总是张嘴咂舌。他的经历也不过是二十年前给《诗刊》投了稿没采用却得到编辑的回信,我每次都哇!这么好?还有回信?你为什么不继续写?

为什么不写诗,这个问题真傻,可以扔给回给我自己。

据说每一个诗人都应该认识三十种以上的植物。真可怜,我甚至不知道酸咪咪有个“四叶草”这么诗意的学名。

但这丝毫不影响我读诗歌。

很多写现代诗的人,都承认曾经疯狂的写律诗。这真让我惊奇,多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啊。我总记得上文言文课的时候,课本被席慕蓉的《七里香》盖在下面。我/一朵盛开的夏荷/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风霜还不曾来侵蚀/秋雨还未滴落……我的目光延向窗外,有温婉发髻的莲,水袖长裙的莲,她的心事云团一样升腾起来笼罩窗外。讲台上老师的声音愈飘愈远,之乎——者也——啪的一下,黑板擦惊堂木的一摔,N年后读“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时,才回过神来。想不到之乎者也之下,除了抒壮志,还有如此闲情。

那些顺口拈来的古诗,轻易就被留在了脑海里。但那些诗句,总那么不安份,时不时的,被我哼出来时,竟会不由自主的换了位置跑了调。一个小朋友热情地拉着我说:我们一起背诗?太好了,多畅快的事,张口就来: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小朋友目瞪口呆指着我:你你你你!

其实,即使我不认识诗,诗也认识我,我们的生活里有那么多诗。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邀我一起读诗的小朋友说,他长大要做个农民,去种地,他觉得他的前生,一定是个农夫。真好,真诗意,有机会我一定要教他几句我喜欢的诗: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我们都那么欣赏诗意的田园生活。至于农夫的生活,以后再说吧。


类别: 读书篇 |  评论(0) |  浏览(11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