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2-10 17:28

不见不散

 

有没有人试过,被纸划伤手指?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被纸划伤了手指。太新奇了,印刷厂里的一切,包括刚切割下来的纸筋。

长得很像董文华的李师傅说:妹仔,美工室不是办公室,是工作间,印刷厂的美工,严格的说,是美术工人,不是美术工作者,美工分色是印刷的第一道工序。我嘴上说哦,手却在桌子下摆弄一把刚从车间拿出来的纸筋。真是酷毙了,这么窄窄的一大沓,还没散开,以后再不用那么费劲剪作业本,直接扎紧一头就可以当毽子踢了。我把纸筋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在整齐的纸边上摩挲,突然一阵刺麻,手指肚竟然被划破了,鲜血渗了出来,带着一股子新奇。

由于工作需要,我有很多机会在车间里蹿来蹿去。

铸字车间里的铸字机发出很沉闷的哐当声,哐当一下出来一粒铅字。我经常拣起一些铸废的铅字悄悄放进口袋,以后如果要写匿名信什么的兴许能用上。然后转到排版车间。一排排铅字沉默的呆在林立的架子上,很有电影上图书馆里的诡异。排版姑娘们安静的端着书版盘子在架子间穿梭,用镊子把铅字夹下来放上去,活版印刷的原理一目了然。因为全是印章一样的反字,我怀疑她们看报纸和书很困难。然而我的想法却是错的。她们根本不容我看清就把铅字码好在版盘上,架上打版机,滚筒一摇样版就出来了,校对的过程也只是眨一下眼的功夫。趁这功夫我把桌子边各式各样直的弯的尖的扁的镊子里挑了一把迅速收到口袋若无其事的离开。

与铅字排版比起来,修版车间要显得现代很多。铅字是凸印,而修版则多数是修平印的胶版菲林。菲林就是像底,胶片。修版工们用很细的衣纹笔醮上各色颜料,把菲林上残缺的字或图描全。

关于印刷的前期工序,我很快就熟悉了。至于整个印刷的流程,则是从室友那儿听来的。两个室友开的都是一种叫做401的铅印机。技术的积累得靠自己,师傅带进门,修行靠自身。铅印的前期中期工序一衣带水异曲同工,核心技术都是对规。所谓对规,就是一个颜色一块铅锌版,得把三四块版分成三四次印,而这三四次的颜色必须套得天衣无缝,否则就会走规,几种颜色乱了规矩自然一塌糊涂成废品。这个行业没有次品只有废品。为了考验徒弟,每个师傅在对规的时候都会把徒弟支开,等徒弟转了一圈回来,师傅早把规对好了。美工分色也不例外,所以我有事没事总在修版车间转悠,盯着修版工对规,学会了十字规的定位。

看机刀载纸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切料纸技术含量相对来说低一点,但是看师傅们把那厚且重的纸码齐,推入机刀,咔嚓切成两半真解恨。三面机刀是专切成品书页的,我很盼望能看到人家把书页切“出血”。“出血”就是把书页边的留白切掉,切到字上了。我很想听听书页出血会不会惨叫,可惜我从没碰到过。

十多年后我换了一份常和钞票、兑换券打交道的工作。我数钞票或况换券的动作常令人感到惊奇——左手把一沓钞票或兑换券反卷过来,大拇指一搓,那些小纸片便散开些许距离,右手很自然地掏钥匙,钥匙尖在钱或兑换券上搓一下就是五张,一五一十速度不比银行工作人员慢。或者左手握钱,右手一划,钱便成扇子状,右手除大拇指外四个手指一掐五张,同样一五一十快得很。我没有告诉别人,这是印刷厂工人数纸的标准姿势,那里出来的每一个工人,数纸片的速度都比我快,但估计他们没什么机会数这么多钱。

离开那个厂很多年了,却记得许多生产情景。某天路过罗池路,那个大门上的烫金行书“柳州市印刷厂”没有了,我还记得师傅说是廖平先生题的字。现在那里是间酒吧——不见不散。我很失落,从今往后,学校课本的封底上不可能再出现“柳州市印刷厂印刷”的字样了。这个曾经是柳州市唯一一家“国家教科书定点生产厂家”的印刷厂,从解放前走到现在,终于走到了尽头。

柳州市印刷厂,不见不散!

Tags: 印刷   美工   分色   排版   铅字  


类别: 怀旧篇 |  评论(3) |  浏览(161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凰公子 2011-12-14 14:11 Says:
【评论未审核】
龙城柳州 2011-12-13 14:04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于 2011-12-14 14:10 回复:
确实……世事沧桑!
桔桔茄 2011-12-13 09: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