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9-19 15:05

牵挂一生的涠洲岛(二)

 

冒险、芝麻滩、日出


凌晨五点,我们融入还看不到曙光的月色里。


码头已是人声嘈杂,渔船要出海了。没有路灯,只能籍着月光步行。海边的小巷里,老人已经摇着蒲扇在门前乘凉,我们去问路,都得到热情的指点。摸黑前行,人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了。岛上小路纵横阡陌,黑暗中,每个路口我们都要迟疑一下。好几次小P指了小路,但我坚持走大路。一路上坡,没完没了。路在脚下,忽明忽暗,蛙声虫鸟,不绝于耳。除此以外,便是风声。我们低头赶路,顾不上抬头与月亮星子打个招呼,偶尔环顾一下四周,树影曈朦。小P小声说了几次“我有点害怕”,我拍着他的肩说:“我们俩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呢?”突然前面一个倒挂的人影,吓得我的心急速收缩。我极力克制自己的惊惶,近了看清,不过是一丛倒挂的树枝而已。我们在黑暗中继续相携前行。突然一束灯光从身后扫过来,突突的摩托车声由远及近,然后呼啸着与我们擦身而过。接二连三的后三轮侧三轮,载着三五成群的游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我的心定了,告诉小P,跟着这些车走,我们很快可以看到日出了。


果然,我们开始下坡了,我们听到人声了,我们看到海了。朦胧而开阔的海。海滩上人影晃动,我们兴奋的冲向海边。只眨眼的功夫,天边已经出现了红霞。零零星星散落在海滩上的岩石,既刻被染上一层淡红的霜。我们在一块一块相连不相连的碎礁上跳跃,有人提醒“有青苔,小心滑!”。我们再一次抬起头,红霞已经染红了半边天。脚下的礁石越来越清晰了,果然一层国画般雾色的翠苔。如果说,鳄鱼火山的礁石是历经磨难的硬汉,那么芝麻滩细碎平滑的礁块无疑是养尊处优的闺秀了,无端让人联想到西施浣纱,就是站在岸边如斯的石上吧?


天上风卷云涌,以远处某个聚光点为中心,向我们急速涌来。风有点凉,海水却很热情,拍击着岸边的礁石,浪花向空中飞溅。霞光开始四射,灰色的天空此刻红蓝交映。云霞复又四散,重新组合,云朵更清晰了,一团跟着一团,迎面扑过来。聚光点沿着海平线扩散,周围的云团被灼红了,融成一片。强烈的明暗对比,火拼出游走的四维空间。聚光点向上拉伸,人的注意力还在云团上,正在回神的当儿,“嗖”的一下,亮光牵着许多云一下窜出了海面。海滩上沸腾了起来,人们欢呼着:“太阳!太阳!太阳出来了!”虽然没有看到许多描写日出的火球,但是,太阳还是在我们眼前那么安静的升起来了。


太阳似乎并不急于升上天空,仍低低的悬在海的上空,和云们嬉戏着,微笑着看它们打闹。海滩上已经亮如白昼,看一下腕表,还不到七点。


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开,落下许多脚印的沙滩上,微黄的沙里,掺和着洁白的珊瑚碎石,另外还夹杂着许多黑色的碎礁,芝麻般布满了整个沙滩。天上,地下,两个黑白分明的世界。人世间的内容,无外乎如此,看似复杂,却又如此简单、明白。




曙光



霞光四射







风卷云涌






太阳出来了,从远处,牵着云彩






光明升起






海面波光粼粼




天亮了……


 






亮了……







渔船出海了……




 


 


   

骑行、石螺嘴、日落


不记得谁说过涠洲岛四季气候宜人,日平均气温23℃。看着正午差点把大地烤焦的烈日,真想扇那人一个耳光。


我们一切的出行,都安排在清晨和黄昏。


双人骑的自行车,很令小P兴奋。


长长的海堤,咸湿的腥味更重了。我们还是一路上坡,直坡,缓弯的坡,急弯的坡。喘着粗气,狠蹬一段,推一段,再蹬一段,再推一段。紧赶慢赶,我们到了公圆的中心广场,一个至高点。远远看到太阳,稳稳的缀在沟底,天空是笃定的红。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拍了两张照,马不停蹄冲下石螺嘴海滩,太阳——已经沉入海里了,拖着绵长的霞光。


晚霞还在空中,多少给我们点安慰。


天空很安静,罩着海、沙滩和人们。虽然没有苍山日暮的豪壮,却让人能很真切的领略什么叫做“天似苍穹”。海很兴奋,海水一浪接着一浪奔上滩头,拍打着岸礁,发出巨大的声响,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惊涛拍岸”。


高处的海岸,成片的珊瑚石,在太阳的余光下,有光斑在它们身上跳来跳去。与海越近,沙子越松柔,轻轻踩下去,便把脚掩埋了。


晚霞越来越浓,沙子变成金黄色的了。海上波涛的光影,激烈的晃荡,海边的每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金黄。靠岸的渔船越来越多,和海浪不断的冲撞,惊涛一声盖过一声。


晚霞只顾着与海拥抱,无暇顾及渲染天空。海的灰色愈发的重了,天空也开始模糊,渔舟成了剪影。耳边隐隐约约飘过来丝竹声,分明是富足满意的《渔舟唱晚》。


霞光终于随着太阳溶入了海里,眼前只留下悠远的夜空。风声空灵漫妙,涛声依旧。


归来的路上亦没有灯,月华如水,星空的繁华只能以目光领略。风拂过路边的芭蕉林,沙沙的欢歌掩盖了蛙鸣。一路下坡,没有蹬的机会。风过耳,心在四静的夜里飞了起来。


双人骑行看海去


太阳缀在谷底落入海里



晚霞满天



渔舟唱晚


 


小巷、码头、教堂


岛上难得看到像样的高大建筑。但是小巷里的狗吠鸡鸣,却是让我欢喜得不得了。我们住在小巷一个叫做“猪哥三”的私人旅馆里。小巷里很普通的人家,没有任何招牌,小狗一直跟在脚边窜来窜去。凌晨四点,鸡就叫了。天台上可以看到海,老板娘做得一手好菜。白天隔壁人家蹬着三轮车巷子里进进出出,自家门前装卸鱼干海鲜,很市井的亲切。


热闹码头与小巷几乎一墙之隔。码头是涠洲的中心,海鲜的集散地,天没亮,就开始热闹了。人声,车声,船声,海浪声,时刻弥漫着海水腥湿的味道。天亮了,这里便是最拥挤的交通要道。小货车,面包车,拖拉机,三轮车,人力车,摩托车,挤成一团,互不相让。很快,道路通敞了,下一次的无序又接踵而来。很原始的一种嘈杂,每个人都往前挤,每辆车都往前冲,塞住了。立刻有人出来蔬导,挤上前的人和车都很听话的倒退,靠边,很快,又敞通了。同样喜欢这种原始、单纯又坦诚的无序。


岛上没有什么快餐店,码头上的农贸市场便是我们的原料所在地。新鲜便宜的海鲜随便捡,拿回住处都有人加工,收取一点加工费,我和小P每餐都大快朵颐。


教堂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但是于这样一个原始而无序的小渔村来说,格格不入却正是吸引人的焦点。涠洲岛实际上就是飘浮在海上的一座火山。用当地人的话说,山下,是街上,山上,是乡下。教堂在一处僻远的乡下。从街上到教堂的路不近,后山轮开得飞怕。岛上的人,什么车都开得飞快,每每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都要惊出一身冷汗。也许在这岛上最能令人想起城市想起家的便是教堂了。门前车来车往,小摊上没有岛上四处可风的海鲜,换成了天主教的信奉物和书籍。也听不到海浪声,闻不到海的味道,完全是另外一种超然的安详。侧门有个花园,让我在岛上每一次想到了家和家附近的公园。


据载1850年,客家人和土家人不合相争,客家人败北落荒,偶得一神父相助,感激之余,也开始爱德慕道,并向当时的清庭申请,到涠洲建家园来了。原来不可小觑这天主教,本是涠洲岛的根源所在。


 

教堂外







教堂内



教堂侧院


 


 


因为没有安排好时间,想上猪仔岛的时候,却因为涨潮而兴叹。我很想知道滴水丹屏的落日,是不是一片静生仙意的幻境,可惜没赶上。在岛上四外跑,去到哪里小P都会指着大海叫唤:“看,斜阳岛!斜阳岛!”不知道斜阳岛上有没有居民,听说现在是封闭管理,可是,竟然连张照片我都没留下。鳄鱼嘴火山很适合冥想发呆,可惜我们只是走马观花。时至今日,那些沉闷的海浪声,还在我的心头拍打。甚至,我还没好好端详一下、触摸一下那个高高的灯塔……


太多留恋,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牵挂。也许,我的梦还没做完,也许,牵挂一生是注定的结局?


屈原说:悲时俗之迫厄运,愿轻举而远游。


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于四海之外。


余秋雨先生说,天下凡是虚假的一切,都不敢风餐露宿。


我在期待下一次涠洲岛的风餐露宿。望洋兴叹猪仔岩



废弃的客运码头——两个人圆一个人的梦


 




小  巷



我们的营地 ———— 猪哥三的家



从住处窗子透过青瓦看到的海,



热闹无序又可爱的货运码头

 

Tags: 旅游   涠洲岛   火山   大海   日出日落  


类别: 云游篇 |  评论(4) |  浏览(191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凰公子 2008-10-02 16: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2008-10-02 16:39 Says:
【评论未审核】
阳小光 2008-09-29 10:09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