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广西新闻网 | 红豆社区 | 相册 | 图片电影  
爸妈和琪琪的快乐旅程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正在加载数据......
正在加载数据中
正在加载数据中
文章数:2830
评论数:8344
今日访问:
昨日访问:
总访问量:6562742
XML
正在加载数据......
 
 6月20日 母女怄气。 2014-07-25 11:53:20






6月20日 星期五 晴 26℃~35℃

水龙头换总阀。
家里的水阀一直有问题,师傅说,这是十多年的老房子了,水阀也是有寿命的,它老了,花芽了。所以,我们家但凡换个小小的龙头,都不能关自己家的总阀,而是要跑去关整栋楼的总阀。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栋楼的总阀和我们家的总阀是同一时代的,所以它也老了,也关不了了。所以,我们家但凡要换个小小的龙头,那都要去关整个单位的总阀!
且不说这事有多麻烦,有多影响公私的各方面,就说终于关了,我们家也得开了所有的龙头,放干整个单位水管里的存水,至少半个钟头!看着那哗啦啦的水这样流出来,心疼呀!尤其我在计算着,这流出来的不是水,是白花花的银子呀!远在美国的爸爸妈妈知道了,会不会怪我们太不爱惜呢?
本是请了水电工来帮忙换个阀芯,却发现一个能最终归结到“中国现象”的问题。很久以前在读者文摘上看过一篇文章,大概说的是在德国的某两百年教堂年久需要维修,教堂的柱子坏了,需要更换,于是找到了当年为他们修教堂的那个家族里的后生。结果那后生听了说,这是曾祖父做的事情,他们家族后来早就不干这活了,但是当年曾祖父有遗嘱,说过在某处有一片森林里有几株那样的树,交代过他们后代们,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砍伐,说是国了两百年,这教堂里的柱子应该就需要维修,到时候才能砍了那树来做柱子……这故事看得真叫人汗颜,德国人的严谨和负责,我们是坐飞机都赶不上的。
为什么想起这个故事?因为家里的水阀是十二年前的,不过区区十二年,现在已经找不着这个牌子,也找不着相同螺纹相同款式的水阀了。请来的水电工去市面上买了若干个阀芯回来都换不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最终变成了只能用铁丝绑着,而且要祈祷铁丝不要出问题的“老天保佑”的事情。
一拖就是大半年,今天终于在我再次请求学校帮忙处理的时候得到了响应,来了一个似乎是我们这个小区水电工的领导。
领导就是领导,这个被水电工称为不能解决的问题,他在五分钟之内就想出了一个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他去学校把一个好的裸露的水阀拆卸下来,换了一个新水阀上去,然后将旧水阀的阀芯拆下来,给我们家换上。如此简单,当中唯一稍微复杂一点的程序就是我们家又放了半个小时的水,将水放干净之后,换上,一切OK。

隔行如隔山,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想着家里再也不用铺张浪费水了,我如释重负。只是,师傅临行丢了一句话——今天的胶圈不够厚,估计大概用五年。哦,五年之后,我将遇上什么问题?我就好像在电影院里看美国惊悚大片,好不容易好人战胜坏人,取得全面胜利了,电影院里灯也亮了,以为是完全收场了,却看到远处有一个不阴不阳的眼神和嘴角挂着的一丝冷笑,让你的心咯噔一下:这事还没完?!

母女怄气。
又到周五,朋友又有饭局约。想到我为琪琪交的游泳学费我就郁闷,和琪琪爸再三商量,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去吃饭,我带琪琪去游泳。
我如此回了朋友,朋友笑:你又不会游泳!
我无奈:我是司机。

匆匆忙忙吃了饭,给琪琪换衣服,看到她那满身的肉,唉,我的妞呀,你怎么自从发胖就一发不可收拾呢!脱裤子的时候,琪琪那晃荡荡的肚子贴着我的嘴,我忍不住吧唧了一口。琪琪抗拒:不许啄我!
我这个从生孩子傻三年里一直没走出来的妈妈又开始霸道了:就要啄!
琪琪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直接回击我:妈妈,你要知道,我已经不是你了。我已经是我自己了!所以你不能乱啄我,你要问过我,我同意了才能啄,不同意不能乱啄!
我看了琪琪一眼,哼,小妮子跟我说这个?!我没好气:你跟我怎么不是一个人?!
琪琪:你把我生下来我们就分开了,就是两个人了!
我才不理会:就是一个人,你就是我的!你的肉也是我的,我啄我的肉,怎么了!
琪琪躲闪,我执着。

结果可想而知,我们两相生气了。
随着琪琪的长大,为着我们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的事,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闹起了别扭。我这个妈妈,成功地进入了当妈妈的角色之后,却一直停留在婴儿妈妈的角色里,远远地没跟上进度。我知道关于这事的争执真的是我错了。可是,我如何能忍受琪琪要跟我生分?!如何能忍受她说她不是我?

我们就这样一直堵着气,给琪琪穿好衣服,赌气在升级,已经从我们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的话题发展到她爱不爱我的话题了。
最后,当我开着车,堵车在会展中心附近的时候,琪琪跟我道歉了。其实,哦,我亲爱的宝贝,我知道这事妈妈也很不对。妈妈太孩子气,妈妈太依恋你,妈妈太沉浸于当年你完全属于我的境界。关于这个,估计等你多少年以后,等你早就忘了我们之间的这个纠结自己也当了妈之后,恐怕才能体会妈妈今天的孩子气的心情吧。
琪琪跟我说:妈妈,对不起!
我还在赌气:这不算道歉!
琪琪太了解我这个闹情绪的妈妈了,当我将车停好,琪琪从后面伸头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对着我吧唧地亲吻了一下。
啊,此刻,真正体会到“一吻解千愁”的滋味了。呵呵。我们俩下了车,相互搂着,深情拥吻——谁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呀?我觉得,女儿才是我前世的情人呢,呵呵。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广西新闻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