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21 - 9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1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7-07 17:53

我家乡的菜,永远不会忘记的味道



决定写一写我家乡的菜,写一写我喜欢的味道,写一写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味道。

离开家乡已经多年,一直在外地读书、工作、生活,但无论离开家乡多久,不管我走到哪里,一直没有忘记的是抚育我成长的家乡的山水,没有忘记成长的根,没有忘记家乡菜的味道。

我喜欢什么?哪个味道是最难忘的?哪个是我想要的味道……记忆中家乡菜的味道太多了、太美味了,难以确定,难以把握,难以落地。怎么办?唯有一一诉说。

我是灵山人,靠山吃山,灵山是赫赫有名的“中国荔枝之乡”,荔枝之美冠绝全国,我喜欢吃灵山荔枝,家门口有多棵百年老荔树,自祖宗迁移到此便种下,伴随祖宗扎根深处,开枝散叶,老荔树结果荔枝,我们土名叫“绿庐浦”,所产荔枝虽不及香荔、桂味美味,却是童年最难忘的味道。荔枝分大小年,只有在荔枝大年,老荔树才结丰收果。老树结果,是我们小时候最开心的日子,待到荔枝成熟时,爬树摘荔枝吃,是最高兴的日子,吃着鲜美的荔枝,脸上笑开了花。

灵山是水果之乡,一年四季都有水果。小时候我家种有橙子、扁柑、番桃、黄皮果,自家的果园,没待果成熟,就伸长脖子等待了,天天到果园转悠,渴盼一尝鲜果。还有野果也是我童年的美味,比如杨梅、金娘子、万寿果、辽麻子(土话)、楠子、油柑子等,是在天天咸菜白粥之余的无上美味。有时,嘴馋了,路过别人果园,看到累累果实,我也会怀着“吃果不算偷”之心,顺手牵羊采摘杨梅、芒果、三华李、桃子等水果,满足馋嘴愿望。

记忆中童年的生活是艰苦的。我兄弟姐妹多,家仅有薄田几亩,产量不高,粮食不够吃,我们年纪小,父母是主要劳力,虽起早摸黑,家里经常入不敷出。我记得有年粮食歉收,没有余钱买米,那年从年初到年末,吃的都是稀粥,很少吃上白米饭。所以现在有人问我为什么吃饭速度这么快,就是源于小时候兄弟姐妹多,家庭困难,食物是一种“僧多粥少”的状态,美味的菜就那么一点,不抢吃后面就没有了。小时候,饭桌上的油渣是难得的美味,油渣是肥猪肉煎油后的食物,煎油后没有什么养分,但特别香,当时买的猪肉都是农村家庭养的猪,吃得是自家弄的潲水和淘米水、剩饭,很少买饲料喂养,自然长大,猪肉特别鲜美。自家菜园种的新鲜蔬菜也是我童年难得的一餐美味,从菜地里采摘的新鲜蔬菜,虽有一些害虫啃咬,但不洒农药化肥,用的是农家料,讲究的是用心护理,蔬菜是绿色天然无添加,放油盐煮熟就是无上的美味,比天天吃咸菜好多了。

咸菜是童年必备的菜谱,餐桌上餐餐咸菜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吃得多咸菜,我童年对咸菜更多是一种厌恶。但童年的苦,变成了今天的甜,童年频繁的咸菜白粥,养成了我现在喜欢吃咸菜白粥的习惯。童年时吃的咸菜,都是母亲用巧手烹制出来的,那时没有钱购买,蔬菜不够吃,唯有泡制咸菜,才能解决维持一家大小平常的饭菜。童年经常吃的咸菜是萝卜、瓜皮、酸菜。熬熟的咸萝卜刚出炉最好吃,晒干后也是很美味的,现在买到几十元钱一斤。萝卜干先切片,放进大镬煮熟,然后在太阳下晒干,藏在陶瓷器皿里,瓜皮、酸菜也是一样的道理,果皮以黄瓜为原料,瓜皮切片,放进大镬煮熟,太阳下晒干,藏在陶瓷器皿里。酸菜以芥菜为原料,放进大镬经煮熟,刚出炉的芥菜,特别好吃,我们土话叫“麓(谐音lu)水菜”,炒熟特别好吃,煮熟的芥菜放在陶瓷器皿里窖藏便成酸菜。狗儿豆是我童年咸菜里最难忘的记忆,在房前屋后或菜地里摘下狗儿豆经大镬煮熟,然后把狗儿豆袋装放小江沟的流水中固定漂一夜,第二天拿回来炒熟吃,特别美味。榄子也是小时候咸菜送白粥的绝配,将榄子捣碎,放盐腌制,然后窖藏陶瓷器皿,过一段时间拿出来吃,特别美味。还有咸鱼,也是小时候特别怀念的味道,当时一条咸鱼管一餐,沙角鱼土名小时候喜欢吃的咸鱼,还有鲨鱼,也特别好味道,在童年的记忆中特别美味。

在小时候,想要改变天天吃咸菜白粥的味道,更多需要靠自己双手去创造。为了改变小时候天天吃咸菜送白粥的现状,我会在黄昏的时候去门前小江钓鱼,钓上塘角鱼和角钉鱼(土名),回去煮熟吃特别鲜嫩以前用蚯蚓钓鱼,虽然没有钓具,很少“***”,现在,虽然有好的钓具,但我去了好几次海上钓鱼,遭受“***”待遇后,再也没有兴趣去海边钓鱼了。

现在,讨厌下雨,因为下雨去哪里都不方便但小时候特别喜欢下雨的时候,下雨正是鱼儿活跃的时候,这时,拿着自助捞网趁着河水上涨捞鱼,往往大有收获,网捞回来的小鱼虾放进大镬中煎熟,特别香,让人直流口水,特别美味。

野外的田鼠肉也特别好吃。小时候,自己动手制作捕田鼠的竹筒工具,形成弹弓,放一块番薯到竹筒中,竹筒放一根绳子,张弓压竹筒,晚上放在田鼠洞穴和必经之路,待田鼠咬吃番薯,咬断番薯上的绳索,触动弹弓被撞死第二天早上拿回撞死的田鼠,剥去老鼠皮,只留老鼠肉,放足配料,炒熟特别美味。当然,野外的田鼠才美味,在农村住宅周边闹腾的老鼠是不敢吃的。小时候,作为一个放牛娃,在雨季来临的时候,满山满岭的松木林、椎木林,会长出松木菌、椎木菌,采摘回来煮汤,特别鲜美。现在,满山满岭种速生桉,再也找不到松木菌、椎木菌了。

小时候,最喜欢趁圩“一碗粉”。父母趁圩赶集,往往拉着衫尾,想到街上吃一碗粉,这一碗粉可以是一份炸肉粉,也可以是一碗水糕,总觉得街上的粉特别美味特别香。可这往往是一种奢望,父母很少带我上街,主要是为了减少开支,节约费用,保证我们读书费用

每逢年节,为了改善一家大小的伙食,在难以保证肉食的情况下,父母会忙着做粽子、水糕、糖搅籺、灰水粽、羊咩籺、木薯籺等,那是童年难以忘记的味道。现在,由于食物的丰富,父母已老,加上常年外出奔波,平常很少回去,再也难以吃到正宗的年节味道,再也难以感到浓浓的年节味道。

现在的我,再也不是小时候的我,我离开了家乡,父母也不是我小时候见到的样子,他们变老了,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年纪大了,越来越怀念小时候的味道,越来越想念小时候的味道,只是,我再也回不到小时候,过去的味道,更多只能怀念。

无论我走得多远,无论我年纪多大,小时候的记忆,永远难忘,小时候品尝过的味道,永远是忘不掉的味道。

家乡的菜,永远在我的心中,在我的味蕾记忆中。

 

二叔钦州说事,立足原创,温度建言,价值献策。


类别: 个人原创作品 |  评论(0) |  浏览(18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