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21 - 9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1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1-24 14:02

在茅尾海,回到爱相遇的地方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选择一个人坐在海边,看海,“我听见海浪的声音,站在城市的最中央……”海会荡涤内心的种种不快。

十年前,他来到钦州,在这所还叫钦州学院的大学读书。

也是刚来钦州的那天,生长于内陆从没有见过海的他,怀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期待,一个人兴冲冲跑去看海,看的海是茅尾海。在钦江汇入处,他看到了美丽的茅尾海。看到海的那一刻,他很激动。

在那里,他遇见了她。他的初恋,一个本地女孩,长得虽然不算漂亮,但恰到好处,她有很健康的肤色,有爽朗的性格,给了他很灿烂的笑容,让初来乍到的他感觉到钦州的热情。

当时,他正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她走出家门,来到家门口的海边。

她拿着鞋光着脚丫走在沙滩上,小脚玲珑的,如她一般小巧玲珑,刚刚好。

她坐在海边,在他的正前面,他看着她的背影,很美。

他没有上去和她搭讪,只是看着。她坐了一会,转身回家,看到他在看她,露出笑脸。他待她走过他身边一段距离,他跟在后面,然后,他看到她走进了旁边的一栋小楼,楼下开着商店。她住在茅尾海边,每天可以看海,她家,风景独好。

他从午后玩到夕阳西下,离开茅尾海的时候,他到商店买了一瓶水。

她微笑服务,声音甜美,再次报以他美丽的笑容。

他想:这么美,我还会再来的。

之后,他陆续一个人去了几次茅尾海,看海。每次看海,他必定去女孩家的商店买点东西。

有时女孩在,有时不在。

他想在买东西的时候和她聊点什么,但不懂找话题,他感觉自己嘴挺笨的。

他不懂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心有所图,却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听海浪的声音吧,反正,她家又跑不了,只要多来,总是会遇见她的。

他和同学们约定AA制到校园门外小餐馆吃饭,美其名曰“改善伙食”,走出校门时,他看到了她,她正走进校园。

她也在钦州学院读书吗?他找借口扔下同学,跟随她身影走进校园。

他看着她走入女生宿舍楼,目送着她走进了具体的宿舍,从中知道了她所在的班级。

知道她在钦州学院读书后,制造偶遇成为了他脑海里想得最多的问题。

好几次,他等在她有可能的出入口,期待遇见她。迟迟不见她心急,见到她又不懂怎么说,看见她和同学们一起走,他不懂怎么和她搭讪,只有转身背对她,不让她看到。

他希望在她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一个人的时候,刚巧碰上、遇上,然后他告诉她:你认识我吗?

可惜,这样的邂逅,在步调几乎一致的校园里,总是难以如愿。

还是期待在茅尾海遇见吧,他这么想着。

于是,好几个周末,他接连去茅尾海,期待在商店里遇见她,但几个周末都没有见到人。她去哪了?不回家吗?

在学校饭堂。饭堂坐满了人,他没有注意周边,只顾低头吃饭,他对面的位置正空着。

一个女孩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他抬头,看到了她。他期待在校园的相遇,想不到会在饭堂!

“想不到你也在钦州学院读书啊?!”她先和他说话,原来,她记住了他。

“是的,你也在这里啊。”

此时,他们心里居然都想起了同一首歌:“……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喔,原来你也在这里……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彼此的眼里,有着欣赏和喜欢。

美丽的校园,因为相遇,爱情在他和她之间不期而至。

毕业,他们的爱情面临考验。

她不想留在钦州,她说在钦州生活了二十几年,活腻了,想要出去走走,任性一回。

他喜欢钦州这座城市,在港口找到一份工作,留下来。

他说:“我不会离开,我在钦州等你回来。”

她说:“我不一定回来。”

他说:“我已经把心留在钦州,只要你回来,我一直都在。”

她说:“好,我若回来,一定告诉你!”

一年,她没有回来,她告诉他:“我在广州很好,广州有我的梦想。”

三年,她没有回来,她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他是广州人,很爱我。”

他虽然心里有点痛,但他祝福她:“希望你们幸福。”

之后,他没有主动联系她,她有男朋友了,他选择退出了她的人生情感舞台。

有好长时间不联系她,五年后,他想再联系她,拨打她的电话,已经显示停机。他找不到她了。这个时候,她应该和男朋友很幸福地生活列入,他已经是她生活里多余的人,不联系也罢。他这么想。

他放下了对她的执着。当初的茅尾海,她家的小楼,她家的商店,已经淹没在开发建设大潮中,取而代之的是新开发的楼盘。

与她分开已经满八年。

没有七年之痒的婚姻,却迎来了八年分别,加上相恋两年,不知不觉就过去十年。

他心里还有她吗?他不确定,但他从与她分开至今,却从来没有谈过一段认真的恋爱。

是不是因为放不下她?

同事问他:“为什么从来不见你谈恋爱的?难道你是不婚主义、独身主义?”

他说:“没有,我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

冬日暖阳,茅尾海滨海公园,他躺在草坪下晒太阳,看着对面,十多年前让他念想的地方,让他牵挂喜欢的人。

他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我和她,还会不会再见?或者永远不见?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分别后,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他突然有想打电话给她的冲动,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心里曾经住着这么一个人,藏着这么一份情意。他试着拨打她的号码,想不到居然通了。

对面传来了一个女声,但不是她的声音。

他问:“你是谁?”

对面也问:“你是谁?”

他说:“我想找这个号码的女主人。”

对面说:“我就是!”

“这个号码原先肯定不是你用。”

“这个号码我一直在用!”

“但我以前打这个电话不是你接啊?”

“什么时候?”

“三年前。”

“这个号码一直是我在用,只不过有一段时间这个号码是借给我闺蜜用。”

“你的闺蜜?是不是钟小小?”

“是,你怎么知道?”

“我是她的大学同学,她现在在哪里了?还在广州吗?”

“你肯定是秦琪,她没在广州,她回钦州了,她才把号码还给我,中间欠费停机了几个月。”

“她回钦州三年了?”

“是的。”

“你有她联系方式吗?”

“有,我告诉你她的联系方式。”

他记住了她的联系方式,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打。

她回来三年了,至今都不联系他,那是不是意味着她有了新的生活?

抬头看天,天空一片蔚蓝。

心底无私天地宽。他决定拨打她的电话。

他拨打她电话,对面接通,没有说话。

他问:“你好,你是钟小小吗?”

她说:“我是,秦琪,你过得还好吗?”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啊,过得还行,只是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不好吗?自由自在的,我巴不得一个人呢?”

听这话,钟小小肯定成家了。他有点失落,他以为她还没有成家呢。

“你回来干嘛不联系我啊?”

“是你不联系我,我怎么好联系你呀,况且我拖家带口的,主动联系可不好吧。”

“干嘛你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啊,钟小小。”

“怎么就不能一下子认出你呀?谁让你的声音极具辨识度啊,你的声音再过50年我也能第一时间听出来。”

他问:“你现在在哪里?”

她答:“我是茅尾海边长大的人,我现在肯定在茅尾海。”

“你不是嫁了吗?你嫁了还在茅尾海?”

“我嫁了难道就不允许在茅尾海?什么道理啊?难不成你也在茅尾海?”

“我现在在滨海公园的草坪上晒太阳。”

“怎么这么巧啊?!我也刚好拖家带口在滨海公园!”

“不会吧?!”

“就是!”

“在哪里?”

他抬头远望,在前面,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看到了他,挥手向他致意示。

他走过去,她和他的先生,还有孩子起身欢迎。

她介绍:“这位是我先生,姓王,这是我孩子。这是我大学的同学,也就是我和你说起的初恋,王先生,看到他,你有吃醋吗?”

她的先生笑着说:“我怎么会吃醋呢,听小小说过你,很高兴认识你。”

他说:“,很高兴认识你,王先生,我和小小的事情,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们现在很幸福,我祝福你们,拥有小小你很幸福。”

她说:“秦琪,别说了,现在的我在作为建筑师的他的眼里,已经是豆腐渣工程了,不堪入眼啦,我们去天空之镜那边拍个照,如何?”

他说:“好!”

他和她们一家,走到天空之镜那里,在太阳照射之下,天空之镜呈现出他们美丽的倒影,她们一家在欣喜地拍摆着POSS让他拍照。

她们一家子很幸福,他看到她幸福,他也不落寞。她的幸福分享给他,他也同样感觉到幸福。

天空之镜的倒影很美,但倒影再美,始终是回不到过去。

她和他聊起分别这些年的事,谈起大学的欢乐时光,她的先生和孩子在快乐地放风筝,风筝迎风飘扬,飞得很高。

她说:“今晚我们一起吃饭,我再叫上几个钦州学院的校友,应该说是北部湾大学哈,我和你已经有8年不见面了,必须好好聚聚,王先生,表现你厨艺的时候到了。”

“听老婆的话,今晚一定争取好好表现。”

“我听你同学说,你还没有结婚呢。今晚我叫的都是未婚的师妹哦,你可要好好把握哦,我虽然已经是你心里过去的白月光和朱砂痣,但我会带给整座森林哈!开玩笑,你年纪不小,也该成个家。你的终身大事,包在我身上,我不能给你幸福,我一定让我的同学和师妹成全你的幸福。”

他说:“谢谢,我感觉胡汉三又回来了。”

……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茅尾海,依旧是茅尾海,爱的人虽然已经成为过去,但爱可以回到当初的地方,回到相遇的地方,重新出发。带着希望,爱总不会凋零,爱依旧在。

 

二叔钦州说事,只管努力写文,其他交给天意。


类别: 个人原创作品 |  评论(0) |  浏览(81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