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10-24 11:18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零小山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信息发出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发出短信之后,零小山已经决定,从今往后,不会再去想秦小舟了,真的不会再想她了。
秦小舟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身边有了爱的人,作为旁观者的零小山,不能再这样看热闹下去了,这样看着,不道德且不说,内心中的感受也不好,还不如转身离开。
心里曾经藏着的关于秦小舟的念想,从这刻开始,也该是时候丢弃了。
虽然说,看到爱的人很幸福,自己应该很高兴的,但心里有点不甘,对象换成是自己,该有多好。但不甘又能怎样?结果还是无法改变。
不能改变的事情,唯有学会接受了,尽管接受有点困难。
就像多年前,零小山喜欢抽烟,当时想戒有点困难,但最后还是狠心戒了,就算现在,觉得抽根烟可以排解一下郁闷的情绪,最终还是忍住没抽。
一个人想要作出点改变,只要敢咬紧牙关,不给自己希望,那自己就会先绝望。
放在爱情上,道理也是一样,如果不给自己理由,不给自己幻想的余地,那么,一份单相思的爱情很快嘎然而止。
没有谁会有那么长的耐心,做一些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事情,除非是疯子。
零小山不是疯子,所以,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抽身离开。
离开会有点痛,但活着的人有哪一个没有一点点的痛?
只要能忍,伤口总是会自动痊愈的,只是时间短长而已。敢于面对伤口下药,痊愈会快点,不敢面对伤口下药,痊愈就会慢点,但总会痊愈的,不能痊愈的话就只能死去。
零小山不想那么快死去,他还没有拥有一段幸福的爱情,所以,他就算多痛,都会忍受,直到等到他要的爱情。
但是,爱情,会来吗?
零小山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爱的人走近,再看着爱的人拥抱幸福,然后走远。
她来了,又走了,缘分就是在似是而非中不断重复,时光就在这样的等待中流逝。
零小山不甘心,零小山甚至有点着急,但着急又怎样?
爱情不是你急就能急来的,跟爱情急,最不靠谱。

零小山正在听《靠近一点点》的歌: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能不能再勇敢一点点,就算让我知道我永远只是单恋,我也会藏着感谢,笑着和你说再见 ……”
说的仿佛全是零小山的感受。
手机有的信息声,但沉浸在歌中的零小山没有心思去翻看短信,垃圾信息,不看也罢。
但就算他不打算看信息,但电话总要接的吧。
不知道哪个混蛋不识相,在他心情不好听歌的时候打来电话,零小山很不情愿接电话。
小山,电话响这么久都不接,你什么态度啊。
零小山一看来电,吓得魂飞魄散,原来是他的顶头上司。
刚才在卫生间,听不到电话响。
明天早上开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今晚你帮我准备一份这段时间部门开展工作的总结,明天交给我,务求报喜不报忧。
嗯,知道了,主任。
零小山挂断电话,收拾情绪,准备写稿子。
但脑袋一片空白,没有头绪。
秦小舟,都是你害我的。零小山发现自己依旧在念叨着秦小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过,零小山还是尽力说服自己静下心来,按照往常盖房子模式开始了他的码字过程。设计图纸,明确作文目标;打好地基,罗列今年开展有哪项工作;做好水泥钢筋结构,一二三罗列,定好框架;砌墙装修,添砖加瓦,润色添香。
一个人只要敢于认真,就能够克服内心的惰性。零小山就算平时多么不专心,但关键时刻他不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这也是主任放心把工作交给他做的原因。
花了三个多小时,零小山终于把稿子给写好了,确认没什么错漏后,零小山关了电脑。看时间已近零点。
该是洗白白睡觉咯,零小山看着手机那条未读短信,终于打开。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零小山看到了这条短信的时候,非常兴奋。
也许,一切都还有希望。

原来是你是秦小舟回复的短信内容。
秦小舟为什么回复这样的内容呢?零小山想不明白。
零小山想不明白,还是想,就算已经躺在床上,就算时间显示已经是半夜三更了,零小山还是在绞尽脑汁地想,越想心里越亮堂,就算很困。
终于还是在想不明白中迷迷糊糊睡着,在闹钟吵醒的时候,零小山没有了沮丧,就算他依旧觉得困。
零小山感觉秦小舟又回来了。
她,其实还没有走远。
这条信息很令人费解,零小山不是福尔摩斯神探,他揭不开秦小舟短信的谜底,谜底只只有她本人知道。
零小山不敢问秦小舟,就像他永远站在五米开外的距离欣赏秦小舟一样。
保持距离,也许是秦小舟在零小山心里能永远绽放的原因。
虽说距离产生美,但是,五米开外的距离确实有点远,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零小山有此想法,却始终无法挪动自己的脚步,好像脚底粘了502胶水一样。
在秦小舟面前,零小山永远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看到的秦小舟总是那么美丽高贵,而他感觉自己就像山间的放牛娃。
零小山认为,秦小舟绝对不会选择简单平凡、没出息、没官爸爸富爸爸依靠的农村杨白劳的,而零小山偏偏是一无所有的杨白劳
与其是他对爱没有信心,还不如是他对现实没有信心。这个社会,乌烟瘴气太重,已经改变了这个社会爱情存在的空气。
想要一份纯美的爱情,却怕它只是春梦一场,还不如远距离欣赏,至少不会如那狂风暴雨般无情。
零小山也许正是出于这点考虑,才保持距离,对待一份他想要的爱情。
当然,零小山也知道,爱情,很多时候就像一个磁场,如果你没有进入磁场范围,两个人再怎样吸引都无法吸在一起的。而五米开外的距离,这明显不是磁场的范围。
零小山想要一个磁场,牢牢地把自己吸进去,在磁场中心无法分开。
可惜,他主动离开了磁力的吸引范围,选择了在磁场之外。

零小山知道磁场在哪里,但是,他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脚步靠近。也许,需要一点外力来推动。
正如在工作上,假如主任不叫零小山写稿子,他绝对不写。有点行政式的命令在里面,也许就可以有所改变了。
但是,爱情没有如生活那般有程序,有逻辑,爱情往往以自由、随心所欲的形式居多。
不过,在他打算离开磁场的时候,谁知道又有了希望,让他没有离开。
下班,在办公楼下,零小山见到了秦小舟,在五米开外的地方。
不是,是五米;不是,是四米;不是,是三米;也不是三米,是两米……
零小山弄不清楚秦小舟究竟离他多远的时候,秦小舟却走到了他身边。
秦小舟是什么意思?零小山呆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吸。
有空吗?
秦小舟是在问我吗?零小山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空吗?
秦小舟又重复了一遍。
有,有,有。
零小山连忙回答。
那咱们找个地方坐坐,聊一下。
好,好,但我不知道去哪里坐好?
随便一个地方坐坐就好。
去咖啡厅吧。
零小山能想到的只有咖啡厅了,虽然咖啡厅一般都是情侣去的地方。
或许在零小山心里,一直把秦小舟当情侣吧。
好。
咖啡厅有着很好的氛围,弥漫着浪漫的情调。
零小山不敢面对秦小舟的目光,但是能感觉到心里的快乐。
你看我怎样?
秦小舟突然问零小山。
好,很好啊。
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吗?
很多。
那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不知道。
也许我不说你永远不知道。
嗯。
你想听吗?
零小山点头。
或许是时候讲出来了,秦小舟像是对零小山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秦小舟想说什么呢,零小山在等着。
你喜欢喝咖啡吗?
秦小舟突然问了句似是而非的话。
不知道。
零小山还挣扎在温饱线上,咖啡于他的生活,还有点奢侈,所以他只能回答不知道。
咖啡表面上很苦,其实爱喝咖啡的人才知道它有多么好喝,是,它确实苦,喝了让人亢奋,一般人是受不了,正如,正如爱情……”
秦小舟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正如爱情,它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只有遇到对的人,才会理解,其他局外人无法理解,当然,很多情况下,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爱情,想要什么样的人,对方不一定能感觉到,就像放在桌上你没喝的咖啡,是苦是甜,是热是冷,根本不知道。
零小山似乎悟出了点什么,但还是放空了脑袋,耐心地倾听,他不想漏掉秦小舟说的任何说话。
喝咖啡甜中带苦,苦中有甜,感觉就像一份爱情,甜蜜的思念,痛苦的纠缠,调动着你每一条神经。我喜欢咖啡,希望拥有一份如咖啡般的爱情,让人亢奋。
是向我倾诉吗?零小山听着秦小舟说的话,心里是越来越激动了。
你究竟明白我说什么了吗?
零小山说:我明白,你在向我说爱情方面的感悟。
秦小舟眼光盯在零小山身上一会,看零小山好像木头一样,不禁摇头。
你还不开化,零小山,有空,你该多约约我出来,让我多教导教导你,你啊,该是时候多学习学习,要不真的跟不上这个社会的发展。
学习什么,秦小舟没有点明,零小山听不出,还是开心地点头说:好的,一定,尽量等话,来表达着他的开心和高兴。

有了秦小舟给予的尚方宝剑,零小山终于有胆量约秦小舟出来,就算他知道秦小舟的身边已经有了个男人。
至于这个男人什么身份,看秦小舟跟他这么亲密的份上,不用猜都知道。
但既然秦小舟没有解释,零小山也不好意思去问。
就算秦小舟一脚踏两船,他也认了,只要秦小舟在他身边就好,其他的,他才懒得管。
有些人,只关注过程,而不在乎结果。无疑,零小山就是这么一类人。
习惯了五米开外的距离,现在秦小舟在她一米范围里并肩而行,让零小山有点不适应,走路有点不自然。
你走路怎么这么没自信啊,要像个男人,走路不能扭扭捏捏像个小脚女人一样。
我怕。
怕什么?怕跟我走在一起?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
零小山想说话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经常和秦小舟走在一起的男人。
零小山停下脚步,没有及时跟上秦小舟。
你什么时候回去?舅舅的病不是很严重吧?
秦小舟问那个男人。
原来,原来,那个男人是秦小舟的表弟!
零小山终于发现了为啥秦小舟跟这个男人走得这么近的秘密。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看来这句真的是真理,却被零小山一直都忽略的,他总是这么敏感和自以为是。
零小山的心里,忽然感觉有一米阳光在照耀。

我的心曾经被一个男人伤得体无完肤,你知道吗?你想听吗?
零小山静静地凝视着秦小舟,在等着她说过去爱的故事。
当时,年纪还小,还不知道爱情是怎样的,以为爱情就是帅气,就是好玩,就是唱歌,就是送礼物,就是炫耀,就是一场秀,于是,我遇到了帅气多金爱玩的他,他很慷慨,天天带着我到处玩,吃好穿好玩好。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我以为,就这样幸福地跟他一世,我全身心地投入他的怀抱,却不知道我仅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兵而已。他很快就厌倦了我,投入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我受伤了,却只能独自承担结果。
我知道,全身心投入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失去的时候确实很痛苦。
那时年轻,哪能不犯错呢?但现在的我已经明白了,爱情不需要太华丽的外表,内在才是最重要的,谁是最爱你的人,唯有心灵的眼睛才能看得到。零小山,你为我做过什么,我心里清楚着呢。

“我真的没有为你做过什么。”

“你不用骗我的,其实我早知道了,只是我一直没有揭开,只是想等你来揭开,谁知道你比我还有耐心。”

“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啊。”
“你不用骗我了,我的生日,蛋糕是你买的,礼物是你送的,却不想让人知道,但我知道,只有你才知道我想要什么,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它一直放在我的梳妆台上。”

“那没有什么。”

“我的手机从来不需要缴费,是你帮我交的,虽然你不是富人。”

“不是我干的。”

“我的窗户经常忘记关,下雨的时候总是你帮我关。”

“你煲的汤,做的饭菜,总是借别人的名义送给我,就怕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挨饿。”

“没有啦,我哪里有这样的厨艺。”

“你常常故意在公司楼下等人,其实是在等我,但每次见我总是隔着一段距离,怕我看出你的心事。”

“我没有啦。”

“有次很黑的时候回去,遇到一帮小混混想纠缠我的时候,赶跑的人是你。”

“不是我。”

“不用狡辩了,其实你为我做过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其实,我没想过要什么回报。”

“我知道,你看,你送给我的东西,我一直戴着,只是你没有注意,没有发现而已。”

零小山抬头,就看到了秦小舟手中戴的那条手链,那条手链曾是零小山的挚爱,他非常珍惜的礼物,寓意天长地久的意思。

因为是挚爱,零小山在秦小舟的第二个生日,偷偷送给了她这个礼物。他以为秦小舟不知道这是他送的。

零小山以为他很了解秦小舟,零小山知道秦小舟很多爱好,比如他知道她唱的最拿手的歌时《听海》,最喜欢周末去广场边的上岛咖啡厅坐,点一份八成熟的牛排吃,喜欢吃巧克力,喜欢冰激凌,喜欢吃草莓,等等。他以为知道她的爱好就是了解她,但这是很肤浅。

秦小舟有很多秘密,零小山不知道。比如,她其实早看上他,从心里喜欢他了。可是,看到他一直自卑着不敢追她,她在考验他,看他什么时候可以鼓起勇气追求她。

但是,看到的他,终归是扶不起的阿斗,秦小舟有点恼怒他。

其实,在五年前刚见到他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个男人,靠谱;三年前的时候,她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一年前的时候,她已经打定主意接受这个男人的追求。

可是,零小山只在五米开外的距离,看着她,这让秦小舟很是气愤,她很想惩罚他,终究不忍心。

爱情,在没有达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时候,唯有等待那个节点的到来。

所以,拖着拖着,终于轮到秦小舟没有耐心了,决心点醒零小山这块冥顽不化的石头。

零小山看着秦小舟戴着的手链,有点呆呆的。

“你倒是过来啊,离这么远干嘛,”秦小舟向三米外的零小山说。

零小山走了过来,但是,表情还是呆呆的,他难道被吓傻了?

零小山完全想不到秦小舟心里会有着他。

他其实一无所有,身高比秦小舟高不了几厘米,不帅,黝黑的皮肤,没钱,住的是单身宿舍,没财,账簿余额不多,没才,多年前还是一个马仔,要前途,没前途,唯一被同事说得最多的就是:吃苦耐劳,像头黄牛。

零小山想不到自己有哪一点吸引到了秦小舟。

但爱情,往往不按牌理出牌的,也许,这也是爱情让人捉摸不透的原因,你以为她爱你,她偏偏爱的是别人,你以为她爱的是别人,偏偏爱的是你。

可是,不管遇到爱不爱你的人,假如你爱她,你也是不会跟她斤斤计较的,心里常常念着这么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真正爱一个人都会这样。

零小山走到了秦小舟面前,不敢直视秦小舟的目光,低首,手不知道该放哪里。

“你现在连自己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秦小舟问零小山。

零小山抬头,看着秦小舟。

“你别这样看我啊,来,把我的手拿去。”

秦小舟把手伸出来,这次零小山接过了秦小舟送过来的手。

一牵上,居然无法解开。零小山突然就有了勇气和力量:“小舟,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小舟,我喜欢你。”

“大声点,我听不清楚。”

“我说,我喜欢你,小舟。”

“是不是真心话?”

“是的,小舟,我很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不敢说。”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不知道。”

“为什么喜欢我都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不问你了,猪脑一个,咦,我问你啊,你干嘛发那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给我。”

“我以为你有男朋友了,所以,打算离开哦。”

 “所以,你就打算离开?看来你说你有多喜欢我都是假的嘛。”

“我不想啊,但看到你幸福,我也只能祝福了。”

“你怎么知道我幸福啊。”

“看到你们在一起这么亲密,以为你很幸福啊。”

“看到的幸福不是真的幸福,真正的幸福是在心里。”

“是的。”

“其实,自看到你给我发的那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话后,发现你真的是我想要的人,让我下定决心不能再等下去了,决定主动找你。你是个让人踏实过生活的人,虽然,你什么都没有,但我知道,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们两个有没有共同的生活理念,才是要不要在一起的前提。”

十指紧扣,彼此对视,零小山和秦小舟目光坚定,并肩而行。


类别: 生活记录 |  评论(0) |  浏览(7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