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10-16 16:27

谢小琪没有忘记爱情

谢小琪每天中午下班,经过十字街返回宿舍的时候,总喜欢在街转角买上一杯雷公根凉茶,打包回家喝。这个习惯已经形成了好长时间。

尽管现在的凉茶牌子很多,但是谢小琪独爱这一款,享受它的原汁原味。或许这给人看来有点固执,正如她不降低标准而固执地单身一样。“等不来我要的人,我宁愿选择单身。”


喜欢什么样的人呢?谢小琪提了三点要求:“看顺眼,能听话,有个性。”看顺眼至少不丢自己作为外貌协会会员的身份,能听话就是不能跟自己唱反调,要是成天吵架多没意思啊,有个性就是不能成为一个傀儡,能懂得跟她艺术地生活。

看似很平常的要求,却难以找到符合条件之人。谢小琪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一场恋爱了。

虽然她常被人称为“花”一类,假若是在几年前,她还有这个信心,那时的她身边围着很多帅哥。现在的谢小琪,感觉自己是快成为黄“花”了,在别人眼里则成为了“眼花”那种,既指眼花缭乱,也指老眼昏花。

单身的生活其实也不错,没有负担,自由自在,高兴的时候就去逛街,有钱的时候就购物,没钱的时候就宅在家里,上网聊过昏天地暗。

谢小琪虽然已过三十,但是她还是认为自己还有傲人的资本,至少她还是那么的天生丽质,肌肤依然那么光滑,吹弹可破,眼神还是那么清澈明亮,笑容还是那么明净迷人,身材依然是那么苗条挺拔,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一颗年轻的心。

女人,不管处于何种境地,一定要有一颗年轻的心,这样才能有足够的自信,让自己可以优雅地活着。

多年的拼搏,谢小琪已经练成了“白骨精”,就算意中人没有出现,至少身边依然有跑腿的,可以让她工作悠闲,她的身边,总是不缺献殷勤的人,缺的是自己爱的人。吃饭依然有人买单,喝茶的时候也有人陪,就是寂寞常常在繁华的背后侵袭她,让她跑不掉。

“我在你公司的门口等你下班,一起吃饭,不见不散”,打开手机,收到了短信,是王一杰,好久没联络了。他曾经追求了她好几年了,但是她始终对他提不起感觉,他于是找了别人结婚了。

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他吹来了,难得这么好的兴致找她吃饭?

没有什么动力,但好在可以让自己有懒下去的理由,也不好拒绝。一个人寂寞地吃饭,是谢小琪无法忍受的。

下班,王一杰在门口,谢小琪看到他,问:“去哪里吃饭?老地方吗?”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以前王一杰追求她时常去的咖啡厅。

“不是,今晚换地方了,去我一个哥们新开张的餐馆吃饭。”

“我不是很接受新鲜的东西哦,怕吃不惯。”

“去了你会喜欢的,不但有好酒好菜,还有帅哥,保证是色香味俱全。”

“又给我推销那个帅哥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是不是真的啊?”谢小琪上了王一杰的车。

车跑了几条街道,跑出了闹市,跑到了几乎是郊区的地方。

“这里会有什么好吃的啊,是不是想拐卖我啊。”谢小琪对王一杰发牢骚。

“好吃的东西总是要有点过程的,如果能一下子吃到那就没有意思了。”

车终于在一间叫“缘分餐厅”前停下。门口站着一个帅哥,笑迎王一杰的车。

泊好车,王一杰出来,和帅哥握手,谢小琪在后面跟着。

“我同学袁分,我朋友谢小琪,”王一杰介绍。

“美女,很高兴认识你。”袁分伸出了手,谢小琪也伸出了手,握手的时候,谢小琪能感觉到他温暖的体温,还有她有点过快的心跳。

这是一间装饰得比较简洁、雅静的餐厅,有淡淡的音乐,浪漫的氛围,服务的是情侣一类的对象。

坐定,红酒和西餐就上来,七八成熟的牛排,水果沙拉,半生的煎蛋,是谢小琪的最爱。王一杰不喜欢西餐,他只喜欢吃中餐,所以他还是点中餐,要蓝带啤酒。王一杰简直是个土包子。这也许就是谢小琪无法接纳他的原因。

袁分点的也是中餐,喝的是啤酒。谢小琪感觉跟他们真的有点“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感觉,好在是“免费的晚餐”,加上也是一般的朋友,将就就算了。

“假若坐在对面的袁分是我的男朋友怎样呢?”谢小琪望着坐在对面的袁分,突然感觉有点脸颊发热。

“我对你有一点点动心……”谢小琪想到了张信哲的歌。

“老同学,别说我没帮你啊,今天我可是把她给带来了,能不能追到手看你的水平了,我可是追了好几年都没有追上哦。”

王一杰指着谢小琪对袁分说。

原来这是一场相亲会啊。谢小琪有点忿忿不平。“难道我老到要通过相亲才能找到意中人吗?王一杰真是的……”

吃人家的手软,尤其是在帅哥面前,注意淑女形象,否则谢小琪真的不管王一杰是谁的老公,肯定要拧他的耳朵不行,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让她脸往哪搁啊。

不过对面的帅哥却是是优质品种,至少符合了她的第一个要求:看顺眼。他高挑挺拔且保养得体的身材让她羡慕,儒雅的谈吐及得体的穿着甚是迷人,明净的笑容淡淡的笑语让人快乐。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有的是“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温馨,跟他们的交谈过程中没有过激的语言,过快的语速,总是以睿智得体的回答深入谢小琪的芳心。

红酒入肚,颊红俏人。谢小琪看着对面的帅哥,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欢,酒是越喝越多,话是越说越多,正应了那句“酒逢知己千杯少”老话。

后来,谢小琪就喝高了,回去就不懂的怎样回去了。王一杰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袁分。

袁分送谢小琪回家。虽醉,但谢小琪的意识还算清醒,她赖在袁分扶送他的手臂里,有一种春心荡漾。

到了十字街,谢小琪叫袁分扶送她到那间量凉茶铺买杯雷公根。“没有雷公根我睡不着。”谢小琪睁着惺忪的醉眼对袁分说。

“你喜欢喝这里的雷公根?!我也是,每天至少两杯,这里的味道很好,我很喜欢喝,几乎形成了依赖症。”

“我天天都来这里买,为什么从来没有遇到过你啊。”谢小琪问。

“我一般早上十点来买,还有晚上凌晨的时候来买。雷打不变。”

“怪不得我们碰不见,我是中午下班时候买一杯,下午下班的时候买一杯。”

“现在不是碰见了吗?只要有心,有缘,总会碰到的。”

是吗?但愿是吧。

袁分把谢小琪送会了宿舍。安顿好她后,然后就走了。

是个好男人,其实在送她回宿舍过程中,谢小琪都有放下心理防备,打算假如他提什么要求,她都不会拒绝。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负责任地把她安顿好,确保她没有什么大碍后才走的。

是不是我魅力不够大,或者是我今天失态了……袁分走后,谢小琪辗转难眠。

第二天醒来有头疼的感觉,中午下班的时候,谢小琪回宿舍,在十字街转角买雷公根,惊讶地发现了袁分。

“是吧, 我说只要有心有缘,总是会碰见的。”袁分看着她笑,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他递给了她一杯雷公根。“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里的雷公根吗?”袁分问她。

谢小琪摇头。

“因为这店是我老爸老妈开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喝了,一直喝不厌。”

“那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我才回来不久,之前一直在外地。”

原来如此。

“喜欢喝的话,今后就免费让你喝一辈子。”袁分说。

“我怕你养不起。况且,这是你爸妈的,不是你的。”

“我爸妈就得我一个儿子,他们的就是我的,只要我说是,他们一般都不会说不。况且,我昨天已经问过我妈了,问是不是经常有一个女孩来这里买雷公根喝啊,她说是啊,我说今后免费给她喝雷公根,她高兴都来不及呢,她早恨不得我找到一个这样的人了。”

“一杯雷公根只要一块五,每天喝两杯,一年才花你1095元,50年才花你54750元,而一个生龙活虎、国色天香的美女就属于你的,你可是值了。”

“可是,你也赚了一个钻石王老五回去啊,我爸妈的东西全是我,而我的东西以后又全是你的,最后归根结底都是你的,最后赚的可是你啊。”

“这种生意挺值的,我打算跟你谈这笔生意,期限是五十年。”

“五十年太短,天长地久太长,就一辈子吧。”

雷公根喝在嘴里,甜在心里,而那种翠绿翠绿的颜色,好像春草蔓延,好像晴天一碧,让谢小琪看到了幸福的味道。

谢小琪决定豁出去了,她要跟袁分,谈一场像夏天雷公轰鸣一样轰轰烈烈的恋爱,跟缘分永不分割。

“以后,你保证要听我的话哦。”

“我保证做到。”

“这才听话嘛。”

保证完,袁分开始不安分了,居然拉起了她的手,谢小琪想反抗,但是,躲不开,她的手还是在他的手上,握着,暖暖的。谢小琪本来挣扎的心马上卸下。

谢小琪想,他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拉她的手,这叫什么,她想起了她的第三点要求:有个性,是,这就叫有个性。看来,袁分完全满足她的三个要求,现在不恋爱还待何时,谢小琪顾不得矜持,顺势倒入了袁分的怀里,做一只幸福的小绵羊。

三十多岁了,当了白领这么多年,尽管多年没有恋爱,谢小琪终于还是没有忘记爱情,爱情来的时候,她还是能及时的把握住,不让它错失。


类别: 生活记录 |  评论(0) |  浏览(14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