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85
用户名:  红袖凭风
昵称:  红袖凭风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1-16 12:02

网脱

 

 

    右眼突然出现飞蚊黑影,挥之不去。周围的人安慰我说,不必大惊小怪,好多人也有这种情况的。话虽如此,但我还是不放心,急忙上网去查。网上的专家说,最好去医院做个检查,看这飞蚊黑影是好蚊子,还是坏蚊子,如果是好蚊子,不要紧;如果是坏蚊子,就要及时治疗。

    不敢耽误,我去了一家三甲医院的眼科做检查。视力、眼压、B超、造影、散瞳、裂隙灯显微镜等一系列检查完后,医生表情严肃地对我说:“你的眼睛有问题了,而且是大病,要住院做手术治疗。”医生的诊断是:右眼视网膜裂孔、右眼视网膜浅脱离。我吓懵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回过神来急忙问医生,除了做手术,还有其他办法吗?医生说,可以做激光治疗试试看,不行的话,还是要做手术。

    我害怕住院,更害怕做手术,犹豫彷徨了一天后,我抱着侥幸心理做了激光治疗。当听到医生说,激光治疗无效,还是要住院做手术治疗时,我那颗悬着的心没有落下地来,而是跌入绝望的深渊。

    痛定思痛,之前我在网上查到,视网膜脱离发生后,越早治疗效果越好,既然如此,我还犹豫什么,只能坦然面对。“好吧!那就住院吧!”我无奈地对医生说。

    星期天下午,我住进了眼科病房。

    眼科病房比较简陋,完全不是三甲医院的标配。房间里只有洗澡间,没有卫生间,大小便要到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每个房间的隔墙是塑料板材,不隔音,躺在床上,隔壁人的讲话声、鼾声、电视播放的声音,以及过道来来往往的声音都可以听到一清二楚。病房过道的一侧也摆满病床。听说医院将来要搬迁,大家对这种简陋也就不太计较。

    我住的病房是三人间,右边是四号床,左边是六号床。四床是县城的退休老师,眼睛被砸伤住院。六床三十九岁,自称农村人,为了小孩读书,全家人来柳州租房子住。六床患的是青光眼,两只眼睛都要做手术,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做了一只眼睛的手术。

    从住院的第一天开始,直到出院,“五床”成了医生、护士呼唤我的代号,只有打吊针和发药时才核对姓名。

    为减少家人的麻烦,我每天都在医院订餐。早上七点左右,餐车停在楼道的电梯口,送餐人就开始喊了: “早餐来啦!早餐来啦!中午十一点左右,“中餐来啦!中餐来啦!”下午五点左右,“晚餐来啦!晚餐来啦!”听到送餐人的呼喊,订餐的病人或者家属纷纷拿着饭盒走出病房,在餐车前排队领饭。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喊声拿饭盒去排队领饭时,我总有一种奇怪、自卑、好笑的感觉。

    手术的前两天,一般都是各项常规检查。主任医师和一位医学博士检查我的眼睛后,诊断为: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有个年轻的医生也来看我的眼睛,也许是经验不足吧,她在裂隙灯下始终没能看到我右眼视网膜的裂孔。

    说来也巧,我和那位医学博士有一面之缘。那天我去眼科门诊检查,经过一间门诊室,当时博士站在门口,我刚好看到他,当时并不知道他是眼科的医学博士。

    住进病房后,一次医生来查房问:“五床呢?”我转身过去,医生一脸惊诧:“是你呀?”我笑笑:“是啊!”这个医生正是我在门诊见过的那位医生。

    后来,我在病房楼道的墙上看到介绍医生的宣传栏,才知道原来他是医学博士、眼科主任,有着丰富的眼科临床经验,曾获市级科技进步奖,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论文三十多篇。

    一次检查完后,我问博士,是不是他帮我做手术。博士轻声地说:“主任做手术,我在旁边看。”在旁边看?我疑惑、无语。

    手术前一天,医生约见我的家属,讲述病情,分析利弊,并一再强调手术的各种风险,最后说,手术做不做由你们决定。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不做手术,我住院干嘛!医生说,手术大概安排在星期三下午。

    星期三上午的例行检查完后,我回到病房,刚想躺下来休息,我的主管医生匆匆进来通知我做好准备,马上去做手术。来不及通知家属,我急忙穿上病人衣服,护士帮我洗眼睛后,我平躺在推车上,右眼蒙着纱布被送到手术室。

    手术室和眼科病房不在一栋楼,推车从七楼乘电梯下到一楼后,走一段路,才到做手术的大楼,然后又乘电梯上楼,才到手术室。

    路上,护士怕我受凉,几次帮我掖好被角,这个细节,让我感到心里暖暖的。连续几天的低温阴雨天气,此时太阳出来了。护士高兴地说:“今天好天气啊!”我的右眼蒙着纱布,左眼不敢睁开,但也能感受到此时的天空艳阳高照,手术前的紧张情绪似乎也因天气的晴朗而缓解。

    躺到手术台上,我说了一句:“拜托啦!”负责手术的主任医师说:“你放心吧,我们对每个病人都是认真的!”这位主任医师对眼科疾病的治疗,积累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眼科的大多数手术都是他做的。

    因为手术是局部麻醉,手术过程中,不仅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对医生做手术时的各种动态也很清醒。这对心理素质是一次考验。有几次我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紧张害怕得要命。难怪有人选择全麻,睡一觉醒来手术就结束了。

    听医生说过,手术的定位非常关键,如果定位不准确,手术就会失败。手术开始不久,我听到博士的声音。今天上午的手术室里有三台眼科手术。博士来到我的手术台,看了一会儿,便亲自动手指导,很快就找到了病源的位置。定位好后,主任接下来做手术就顺畅多了。博士的指导,让我有了安全感,此时也明白了博士之前说的那句话“我在旁边看”的意思。

    手术结束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整个手术前前后后三个小时。人处于紧张状态最容易消耗体力,我感觉肚子好饿,浑身软困无力,,如果手术时间再延长下去,我可能会崩溃。

    回到病房,四床和六床,还有六床来陪护的妹妹都热情地过来搀扶我,她们还帮我领了午饭,我心里好生感动。因为不能平躺,床铺又没有调节功能,护士拿来一个木制的三角型靠背放在我的床头,给我靠背。看见这个土老帽的东西,一屋子的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笑过之后就后悔了:才刚刚做完手术,我还不能笑,万一又网脱了怎么办!

    手术后的第二天上午,拆掉纱布的右眼肿得像个桃子。博士帮我检查后说,定位准确,很好!

    手术后的第六天清晨,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喳喳的鸟叫声,觉得有点奇怪,这是我住院十天来第一次听到的鸟叫声。上午检查完回到病房不久,我的主管医生通知我,今天可以出院了,这是个喜讯啊!联想到清晨窗外的鸟叫声,更是惊喜不已。

    我出院的当天,四床因为后脑有淤血,被转到神经内科住院治疗,六床因为发高烧还要继续住院。

    出院一个星期后,我到眼科复查。为我做手术的主任医师说,右眼复位良好。但我的右眼视力由手术前的1.0下降至0.25。左眼视力0.4。我眼里原本清晰明亮的世界,如今变得有些模糊混沌。

    我不知道右眼的视力是否还有提高的可能,但心里总是在念叨着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

 

 

    注:眼睛视网膜脱离,简称“网脱”。

 

 

 

 

 

 

 

 


类别: 风卷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41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