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85
用户名:  红袖凭风
昵称:  红袖凭风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12-20 10:59

不变的是什么

 

 

 

    有人牵头建了一个群,将当年在同一个单位大院里生活过的家属子弟、发小都拉进群里。开始只有十几人,接着一传十,十传百,你拉我,我拉他,他又拉她,像滚雪球似的,短短几个月,便发展到近百人。

    当年从家属大院走出去的员工子弟,就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种子四处飘落,如今他们又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一起,不仅仅是微信提供了这么一个奇妙的平台,更是因为每个人的心中始终深藏着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有了群,大家仿佛又回到当年的家属大院。自报家门,自我介绍,自觉登场,让分别了几十年的发小们瞬间拉近了距离。群聊中的回忆,最容易引起共鸣。老一辈的纠葛恩怨,年少时的打架斗殴,读书时的意气风发,成长中的烦恼苦闷……如今谈起,已成笑柄。

    当年的家属大院座落在一座大山脚下。大山的旁边还有一座小山。一排排的青砖瓦房,不管是打开前门,还是打开后门,都可以“开门见山。”在这个家属大院长大的孩子,不管走到哪里,记忆中总有山这个抹不掉的影子。

    如今的家属大院仍旧在大山脚下,但早已物是人非。所幸那巍然屹立的大山还在,它不但见证了当年山脚下发生的一切,也成了大院子弟记忆中可寻找的源头。

    群里懂音乐的人,特意为此谱写了一首歌,准备在聚会的时候大家一起合唱。“风啊,大山的风,你依然是那样凉爽,吹醒了我们儿时的记忆,唤起多少童年的回想。忘不了,同饮一池水,同住小平房,我们在艰难中一起长大的地方……”。歌声抒情委婉,表达出一种怀旧又充满希望的情愫,唱出了大院子弟们的心声。

    对过去的那些经历和磨难,有的人已释然放下,有的人却耿耿于怀。释然放下的人,日子过得坦荡荡;耿耿于怀的人,日子过得长戚戚。

          AB曾是大院里的一对好朋友,两人同在一个班级,每天上学同进同出,好似姐妹。初中毕业时,A去了生产师,B留校读高中。这本来是件很平常的事,但A却因此记恨BA认为自己当年选择去生产师而没有选择读高中,是被B挑唆煽动的,是B改变了她的命运,毁了她的一生。

    明白人都知道,当年两个十五、六岁的初中生,怎么可能掌握彼此的命运。即使B曾鼓励动员过A,但去留权掌握在学校领导手里,B这个黄毛丫头又怎能左右得了。何况,是去是留,最终还要征求本人意见。但A不是这么想,她始终认为是B害了她。

    群里有人提起B,想与B联系。A在群里说:B是害人精,她改变了我的命运,毁了我的一生,她做了亏心事,所以不敢出来见人了。

         A的心态让人看了头皮发麻,脊背发冷,如鲠在喉。时间过去将近半个世纪,A仍如此耿耿于怀,如果不是心理有问题,那真是可怜、可悲、可叹、更可怕!

    人们常说,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身材、容貌,可以改变一切,但不变的是亲情和友情。然而,人们往往忽略了一点:不变的是残留在心中的那道伤疤!

 

 

 


类别: 思绪随笔 |  评论(0) |  浏览(252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