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1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2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2-06-11 10:21

20220607

三非外国人这个名称,这几年,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出现特别多,针对这类人员的行动也对,可见,对于这类人员,已经不可等闲视之,必须要正确对待,加强管控,要不然,就会像南方某省,泛滥成灾,后患无穷。
作为边境省份,与外国接壤有几千公里的广西,每年进入境内的外国人多,但都是持合法的签证进入。自从疫情发生后,为抗疫需要,外国人的入境受到限制,于是一些外国人就通过非法途径进入中国,这些人员就是三非人员。
三非人员带来的疫情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在一些边境县份,检测出的新寇病毒患者,三非人员占多,因而对于这类人员的管控工作提高最高位置可以想见,我们的抗疫工作有多么繁重。
我站在急诊室门前,看着候诊的“危重”三非人员。为了预防三非人员自残,或者逃跑,我们还按照规定给他戴上了手铐。
另外一位同志已经去挂号交钱,现场就只有我一个人,我高度戒备,集中注意力,坚守岗位。
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医生还没有过来,去挂号交钱的同事也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急诊楼大厅门外开来了一辆漂亮小车,一个女子急匆匆进到大厅里,对着我喊:“保安,过来扛个病人”。显然她把我看成是医院的保安了。我看自己,明明穿着警察制服,而且还套着印有大大警察字样的马夹,难道她都没看出?
我没出声,继续盯着急诊室里的嫌疑人,心里在想,这个病人喊着痛,中午又昏过去一下了,如果医生不及时处置,会不会出事呢。
几个医生和护士听见这女子喊叫,已经走出门外去,帮推病人下来了。那个女子站在一旁,没有动手,还不时扭头往我这边看,似乎对我的“无动于衷”表示不满一样。
我也不时回头看一眼,发现来车上还有一位男子,也是在一旁袖手旁观,看着护士把病人推下来。
我听见那个女子跟医生说,那个病人是老年痴呆,说话有点糊涂。看来也无大碍,她是大惊小怪;又或者平时喜欢吆喝人惯了,到医院也这么没有礼貌地“指挥”人?
老人被护士“强制”扶进急诊大厅候诊室里,我听他在喊叫:“我没事”而那个女人喝斥他说:“怎么没事,都跌倒在地了。”说着,还不时地瞄着我这边。
我装作目不斜视,其实一直都在注意着周边的情况,包括我所看护的嫌疑人,这可能是职业习惯吧。
医生回来了,老人被特别对待,可能在于他看到这个女子不好对付,不想招惹麻烦,所以对于这个女人送来的病人,给予特别优待,先给老人看病。
我的同事也回来了,他虽然不满,但没有表示什么,和我一样,静默在一旁等待。
我们的病人在不停地咳嗽,让我们揪心。我们看着在大厅里依然嚷嚷的老年痴呆者和他的家人,心里无奈,只渴望医生快点帮他们看完病,赶快回来看我们的病人。
我们是在巡逻的过程中,接到三非外国人隔离点的电话,说有一个人突然昏倒,120急救车过来,看了一下,就走了。现在外国人精神健康状况差需要到医院检查,才急匆匆赶到隔离点,将“病人”送到医院检查的。
病人确实严重,脸色差,还不停咳嗽,幸亏他已经隔离半个月,经过多次检测,不是新寇病毒感染。
那个医生安抚好老年痴呆者之后,才回来帮我们看病。他开了单,给我们去检查,依然是同事去排队交钱,我留在原地不动,继续守护着“病人”。
那个女子看见老人没事,又让护士帮她推回车上,上车走了。她走出急诊室大厅时,还回头斜视了我一眼,似乎还在为刚才她吆喝没得到我的回应而不满。
我依然坚守岗位,保持高度警惕看护着自己的“病人”,不被他人干扰。但我后悔,不能先换下警服再出来工作,因为在这种场合,确实有事情,必须得帮助的,包括刚才那个女人的事情,要不然,真的会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误解。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