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3524
用户名:  刘国雄
昵称:  刘国雄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0-06 17:27

一个山区小学教职的生死传承









去年中秋前,广西经济广播和广西利客隆商贸公司联合举办了一个“关注老区献爱心”活动。广西经济广播主持人、记者和利客隆超市的员工、阳光助学联盟的6个成员组成一个爱心团队去革命老区东兰县泗梦乡林平小学、弄林小学,为那里的生活困难的孩子们送上一份爱心。此次行程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任务要完成的,就是做一个专题报道,因为我之前从阳光助学联周建华的口中得知一个非常非常感人的山区教师的故事,很值得报道。这个由谢卫、邓伟、刘国雄采编的节目《蜡炬成灰泪始干》做出来后获得了广西电台社教类节目一等奖。


 




              蜡炬成灰泪始干

    --一个山区小学教职的生死传承

 

   (出《文化大观》版头)

 主持人:各位听众,下午好,欢迎收听《文化大观》节目,我是主持人邓伟,在今天的《文化大观》节目当中,我们将为您讲述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出片花)

    生命,在于传承;教育,在于传承;希望,在这生与死之间的传承中,发出眩目的光芒。

   《文化大观》为您讲述:一个山区小学教职的生死传承


    (出录音)“aaa---ooo---eee---"(录音完)

    这是从一所低矮的山村小学教室里飘出来的声音,这大概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之一了。这声音冥冥之中引领着我们在崎岖蜿蜒的山路颠簸,去探访那带领学生诵读出这美妙书声的人类灵魂工程师——两位贫困山区小学教师,追寻一段感人至深故事——关于一个山区小学教职的生死传承。

    当汽车在万丈悬崖边沿山路行驶的时候,我们探头向下望,在深不可测的大山坳底,星星点点散落着村户人家,宛若世外另一个人间。我们所要去的,正是一个这样的大石山区小村落:河池市泗梦乡弄林村,在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静僻村庄所办的弄林小学里,正演绎着一段动人的故事,吸引我们前往。我们将要对一个生者,和一位死者进行访问。

    汽车穿越一个漆黑潮湿、尚未完工的山底隧道,光亮之中迎面而来的就是那灰暗破败的弄林小学,一段动人心弦的故事,便在点点滴滴的采访过程中由此向我们展开......

    时间首先定格在9月16日。

    9月16日,从电话听筒中知道王文笔老师摔下悬崖去世的那一天起,曾经作为王文笔老师的学生王烨,内心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当天晚上,王烨辞职举家从深圳回到了弄林村。




   (出歌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渐起……)




    阔别家乡十多年了,在回乡经历了几天对王文笔老师的哀悼之后,9月19号,王烨拿起半支王文笔老师用过的白粉笔,就在那颓败的、破旧的、却又极神圣的小学教室里,在自己儿时学习过的地方,王烨老师就站在王文笔老师站过的讲台上,台下是一双双纯真的眼睛,王烨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写下a e。




   (再次出录音a- o- e-渐淡)




    王烨的内心,有一种信念在渐渐坚定:要办教育!一切为了孩子!

    他依稀看见老师未走完的路,曲折、艰苦而又漫长,但他却决定把这条路走下去,完成王文笔老师未竟的事业。

    王烨和村民们尊敬的王文笔老师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在人们的叙述中,王文笔老师的形象在我们眼前渐渐地清晰起来:王文笔老师去世前,退休已有五年了,但由于弄林小学的老师都走光了,孩子们面临失学,王文笔老师便结束安逸的退休生活,在一名人民教师的光荣使命感之下,又站到了弄林小学的讲台上,继续当这所山区小学唯一的、孤独的教师。

    王文笔老师和善、敬业、德高望重,40年的教师生涯育人无数,乡里上过学的人大多是他的学生。王文笔老师严谨、循循善诱的教学风格广为乡亲们称道。

    那所王文笔老师为之奉献了一生的小小的学校——弄林小学,其实就是一间教室而已,班里现在有21名学生,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王文笔老师给一年级学生上课的时候,就给其他年级的孩子们布置作业,循环给多个年级上课。

    在这间教室里,走出了大中专学生36个,孩子们成为了有知识、有文化艺术的新人。




   (歌曲渐弱)




    陪同我们前来的爱心助学志愿者周建华从旁介绍:

   (出录音)“山里面呢,用一个东西来衡量老师,就是你培养了多少个大学生,那么在这个小小的空间,这么一个教室里面呢,目前,十几个大学生从这里走出了大山,走向了外面,在外面取得很不错的成绩。今天带我们来的张海旭,就是在这里读书、走出去的!”(录音完)

    张海旭,是广西某市日报社的编辑,他是王文笔老师培养出来的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因为切身感受到了家乡的贫困,感受到了教育的重要性,深受师恩的他把回家乡当一位乡村教师当成了自己的梦想。为此,当年高考时超出广西大学录取分数线很多分的张海旭报读了河池师专,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张海旭没有当成老师,但现在,张海旭定期组织在外工作的同乡们为家乡的贫困孩子们捐资助学,解决了不少孩子们的上学问题,也以另一种方式圆了办教育的梦。对于恩师王文笔,张海旭是这样评价的:




   (出录音)“在我们那边,它是壮汉聚居的地方,教学上一个是普通话,一个是壮话,他能把普通话和壮话有效结合,使壮、汉的学生都能够听得懂、学得好!”(录音完)




    回忆起恩师王文笔,王烨对比自己现在的教学生活,感触颇深:




   (出录音)“我们那个时候小,很调皮的啊!不学的时候,他都把我们拉回来一笔一划地教。象我现在回来,这些小孩也是很调皮的,都是要得慢慢教他们,太辛苦了!”(录音完)




    小小的教室后面,就是王文笔老师的办公室,还有水缸、炊具,这里既是教室,也是王文笔老师的办公室,还是他的宿舍。

    那一天,全乡人为之悲痛的那一天,是9月15日,王文笔老师放学后,上山为妻子赶回一群山羊,由于羊不听话,王文笔用绳索套住头羊,头羊在挣扎中,把王文笔老师绊下悬崖,王文笔老师的太阳穴磕在了岩石上,瞬间告别了人世。

    闻此噩耗,泗梦乡的乡亲们为之悲恸。

    不少人是他的学生,聆听着他的教诲长大。而当时,他又是弄林小学唯一的教师。

    王文笔老师的坟墓就修建在即将建设的弄林小学新校址对面的山坡上,他的慈爱的灵魂将默默注视着他留恋的学校,守护着他一生为之奉献的教育事业。




   (出录音)

    记者:“他的坟墓是对着即将修建的新学校?”

     村民:“是啊!现在(坟)是对着这边准备搞起来的新学校,葬在(的)那个地方我们都去悼念,我们有几天都不做工了。”

    记者:“他的坟墓是对着学校!为什么要对着学校呢?”

  村民:“他很怀念学校!他死的头一天(意为:前一天),他还讲到这个学校一定要办起来!”(录音完)

  王文笔老师突然去世,可怜的弄林小学的孩子们顿时群龙无首。乡亲们在为王文笔老师悲痛之余,又为孩子们的前途担忧,纷纷给远在深圳从事医务工作的王烨打电话,恳求他回来给孩子们上课。毕竟,孩子们的花季不能虚度啊!——正是渴求知识的年龄。

  于是,推却了同事们的殷切挽留,辞掉了深圳某**的工作,而这份工作的收入比山区教师丰厚得多,早年有过在乡里教书经历的王烨举家回来了!

  在破旧的小教室边,记者采访了王烨:

 (出录音)记者:“听说你在深圳工作已经有十几年了,在那儿的工资一个月也有几千块钱,那你回到这里来代课工资一定很低吧?

 王烨:“这里没有,没有工资!”

 记者:“哦,是义务的!义务代课的!”

 王烨:“对,是义务的!”

 记者:“为什么你舍弃那里的几千块工资回到这里来代课呢?”

 王烨:“因为小孩(们)小,跑出外面太(远),我们知道,我们以前读书都很近,看到这帮小孩跑到外面都会不能自理,我感到心理很难过。”

 记者:“就是若你不回来教他们的话,他们就要面临失学,或是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上学?”

 王烨:“可能到5公里以外去上学了,他们主要是不会自理,主要考虑到这个方面,我就回来了。我就在家门口读书的,我说:难道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小的(小孩)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读书,太不应该了!我就是这样想!本着这样想法,我说,算了,不干了,就在那边(深圳)辞掉不干了,就回来了!其他也没想什么。”

 记者:“那你们家人支持你吗?”

 王烨:“支持!家人不支持那就干不好了!支持我这样干这一行下去了!”

 记者:“现在社会上有许多捐资助学等等,你觉得贫困山区的农村的孩子们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王烨:“他们这帮孩子,我觉得最需要的是就近上学,太远了他们不能自理,去那里学习又不能照料,最需要的我看就是就近上学了!”

 记者:“能够在家门口有自己的小学?!”

 王烨:“对!附近就是在一、两公里还可以,隔得太远了,那就太麻烦了,他们不能自理,去那里,吃饭不能要饭来吃;尿床,衣服不能洗,很麻烦的,在附近都有这种现象。”

 记者:“你觉得深圳那边的价值观和促进你回来的价值观,有什么不同吗?”

 王烨:“按照价值观基本差不多,他们也很重视教育。现在,我回来就是看到这里:他们深圳重视教育也很重的!”(录音完)




 先进地区重视教育的理念触动了王烨,使得他最终怀抱着以教育振兴贫困家乡的理想回归故里。

 虽然王烨回弄林小学是众望所归,王烨也愿意投身家乡小学教育,但由于王烨在深圳工作多年,没有教师资格证,东兰县教育局也前来考察过此事,王烨老师最后能否长期在弄林小学执教,还是个未知数。王烨老师:

 (出录音)王烨:“如果教育局来接的话我还是交给他们,如果教育局不接的话我肯定要负责下去啊!我要负责到底!我说过的话,我每做的,每说的,我要负责任,就是这样。”

 记者:“那如果转为正式教师之后你会有工资吧?

 王烨:“这个我没有考虑过!说实在话,去那么几年打工能够生活下去了,我就考虑到教育方面。”

 记者:“你有足够的积蓄可以支撑你的基本生活,是吗?”

 王烨:“基本生活能够解决了,其他的我就不考虑了,就是这样!”

 (录音完)

 记者在教室外遇到了一个眼睛大大的、怯生生的小女孩:

 (出录音)

 记者:“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呢?”

 女孩:“白玉玲。”

 记者:“是一年级学生,是吗?”

 女孩:“是!”

 记者:“喜欢王老师吗?”

 女孩:“喜欢!”

 记者:“王老师上得好吗?”

 女孩:“上得好!”

 记者:“希望王老师继续给你们上课吗?”

 女孩:“希望!”(录音完)

 (出录音)

 “蓝天是白云的家——

  土地是禾苗的家——

  树林是小鸟的家——

  大海是鱼儿的家——

  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录音完)

  蜡炬成灰泪始干,在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中,我们感动于这一段山区教职的生死传承;也分明看到了:更多王文笔老师和王烨老师,以他们坚毅不屈的身躯、灿烂生命的光华热量,守护着那花朵一般鲜艳的孩子们,也使这共同的家园更美丽!

 

  编辑后记:在播发这篇稿件之前,编辑刚刚得知:在记者采访离开后,在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下,弄林小学新教室很快建了起来,王烨老师也仍坚守着自己的诺言,继续坚守在山区小学教师这个岗位上。王文笔老师泉下有知,当可含笑了。

      

     今天节目到这就结束了,我是邓伟,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再会。







类别: 获奖作品集 |  评论(0) |  浏览(44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