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11739
用户名:  雪山智者
昵称:  雪山智者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5-16 21:15

明灯--10

一人得道,九族升天 我的父亲迈威生前在山西大学工作,文革期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因为我父亲解放前在南开大学上学时参加过“三清团”。我父亲被关牛棚,遭到殴打、揪斗、忍受不了含冤投井自杀。我在玉树觉拉寺修行时,偶尔碰到一位圆光者为人看铜镜,我让圆光者看看我的父亲在哪一道?铜镜里显示出,我父亲是一头黑猪。第二年,我又在囊谦县城请一位瑜伽士看铜镜,铜镜显示我的父亲已脱离畜生道,投生天道。我父亲自杀身亡、罪孽深重,但在短短三十多年就可以投生天道,全仗我出家修行的功德。 五百年的狐狸精 我出家前在中学任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到终南山皈依了一位密宗师父。每年学校放暑假,我都去终南山密宗师父那里住几天。此师父与当地的居士和我说了这么一件事,他们附近的山上住着一个狐狸精,这个狐狸精迷惑住在附近村庄的一位男青年,吸他的精气,同时也教他一些所谓的功法。村庄里有什么事或谁家丢了什么东西,村民们就让这位男青年把狐狸精请来,狐狸精就会很准确的说出事情的原委。这位密宗师父也认识这位小伙子,想让小伙子把狐狸精请来谈一谈。他们约好了时间,狐狸精要求晚上见面,见面时不能开灯。见面的那天晚上,同时还有几个居士在现场,他们看见空中有一团白光飘进了房间,落在了炕上,这时有一位居士探头前去想看个究竟,狐狸精猛的吐了这位居士一口,居士接着就骂了狐狸精一句,狐狸精拿起旁边的板凳砸向那个居士。密宗师父阻止他们,问狐狸精为什么要吐这位居士,狐狸精说,这位居士满口都是葱蒜味,呛得它受不了。后来密宗师父就同狐狸精谈起了修行方面的事情,狐狸精说,她已经修了五百年,再过些日子要到东海去修行,果然没有多久,人们再也没有看到这个狐狸精。 母子俩与我的宿世因缘 我出家前,练气功时,接触到一位也是练功的小青年,20多岁,我俩合作开过一个气功门诊部。有一天晚上我在禅定时,看到了我和他的宿世因缘。眼前的图像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演出来,图像是这样的,我在草丛中抓到一只母狐狸,母狐狸的肚子很大,已怀孕快生产,我的手抓住它的脖子把它提了起来,母狐狸口吐白沫,眼睛圆睁,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快要死的样子,我心一软,生起了怜悯之心,急忙把它放下,用手安抚它,这时候,小狐狸就出生了。看到图像时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小伙子就是这个出生的小狐狸,小伙子现在的母亲就是图像中的母狐狸。为了证实此事,我仔细询问了他家的一些情况。他的母亲是位家庭妇女,有些功力,常给人说事看病,他和母亲晚上常梦见他们家的床上都挤满了狐狸。 奇缘相遇记 我在西宁闭关时,有个回族的小伙子看见了我,坚持要拜我为师,由于他是回族,我有些顾虑。他说他晚上有时候常梦到寺院,梦到僧人,认为他自己肯定与佛有缘,让我们查一下我和他宿世的因缘。我们一查,宿世我是一位寺院的僧人,他是我房间一个金黄色的小老鼠。金黄色意味着老鼠修行已到了一定程度,我经常喂这只金黄色的小老鼠。我们又一查,以后有两世,他出过家,当过僧人,由于有这个因缘我就收他做了徒弟。 梦中的情人 有一五十多岁的女居士打来电话,说她晚上常梦见她年青时的男同学。在读书时这位男同学追求过她,可是事隔三十多年了,她对这位男同学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象了,但是还常常梦见他,真是奇怪。让我们查一查,她与此男同学宿世是什么因缘?我们一查,图像里出来两条蛇,原来她们宿世是一对蛇夫妻。 山羊夫妻 有一位女居士打来电话,说她丈夫很早以前认识的一位女同学最近接连不断向他丈夫要钱,他丈夫给了一些钱,但还不能满足那位女同学的要求,那位女同学说她自已患了癌症,让这位女居士的丈夫出五万元的药费。这位女居士让我们看看她丈夫宿世与这位女同学是什么因缘?我们一查看,宿世他们是一对山羊夫妻。  猎人与狼 我在西宁闭关时,温州一位居士打来电话,说她的一位好朋友与村长有矛盾。事情是这样的,村里的土地被国家征用,国家给村里的征用土地款按每户的土地面积数要发放给每个村民。这位村长随意减少她的朋友的土地面积数,不给他应有的土地补偿款,她的朋友到市里告状,市里下来人进行调解,村长不配合调解,一意孤行。这位居士让我们查看一下,她的这位朋友与村长宿世是什么因缘?我们一查,图像中出现一名猎人拿着枪在打一只狼,居士的朋友就是这位猎人,村长则是被猎人打的那只狼。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在玉树觉拉寺修行时,认识一位来自天津的援藏志愿者,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他在寺院附近的一所小学里教汉语。我请圆光者看铜镜时,他也在场。他说他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生活,母亲后来又给他找了个继父,他们在一起生活。她的母亲和继父整天吵架,他实在无法忍受,于是出来当志愿者。他问圆光者,他的母亲和继父宿世是什么因缘?铜镜的图像显示出两个男人在打架,他的母亲和继父宿世就是两个位打架的男人。 蛇精做怪 我在甘孜修行时,一位女居士打来电话,说她十岁的孩子住宿在学校里,经常梦见蛇把她往山洞里拉,她挣扎着逃出来,他的孩子自从梦见蛇以后,变得很胆小,如果突然听到一点奇怪的声音,就会惊慌失措,**也检查不出病因。她让我们查一查是什么原因?我们查看,图象里果然出现一个蛇头人身的怪物,这个蛇精就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山上。 我与白骨精的遭遇 我在玉树觉拉寺修行时,经常要爬三个钟头的山,到白衣喇嘛住的山洞,向白衣喇嘛请教一些有关修行的问题。他的山洞位于海拔5000多米高的一座石头山上。他住的山洞旁边还有几个人工凿的小山洞,小山洞小的只能容纳一个人,人躺不下来,只能坐着。我每次去,晚上都住在小山洞里,在里边禅定,山洞里又冻又冷、风刮的呼呼做响。我有一次到山上看白衣喇嘛,住在另外一个很久无人住过的山洞里。晚上禅定时,突然看见一个白骨骷髅架挤进我的小洞,我扭住它胳膊的骨架往外推了出去,它又试图往洞里挤,我赶紧念咒,它就逃走不见踪影。原来那个山洞是白骨精住的地方。以后我再上山时,就不住那个山洞了。 古宅风波 我出家前就已经开始学佛修行了,小有成绩。有一天,一名30多岁的男青年来找我,男青年目光呆滞,精神恍惚,面色苍白,让我救救他。他说起了他家里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父亲原来是一名军人,转业后到了山西太原模具厂,不巧厂里没有多余的宿舍,于是他父亲就在工厂附近的农村租了一间多年没人住过的古宅。全家人搬进去住下后,没几天,他的父母晚上无缘无故一个拿菜刀,一个拿擀面杖相互大打出手,一会又和好如初。此事连续发生了几次,后来又恢复了正常,但是她的妹妹突然发起病来,像神经病人一样,胡言乱语,他们于是就把妹妹送进精神病院治疗,他的妹妹一到**,病就好了,与正常人一样,回到家中就又复发了,于是又送进**,反反复复多次。后来村民告诉他们,说这个古宅多年没人敢住,古宅里有精怪作乱,让他找一个法力高的僧人或道士来驱除精怪。于是他专程跑到五台山请了一位师父来到家中驱怪,那位师父在他家做法念咒,贴了些符就走了。果真有效果,妹妹的病好了,但是那个精怪又跑到他的身上来了。每天晚上那个精怪就变化成他以前女朋友的摸样与他同房,吸他的精气。 有一次,他和精怪同房时,摸到精怪化现的这个女人浑身都是长毛。有一次这位精怪化现的女人还带来一个小孩子,说是他们俩生的孩子。他让我想办法救救他,让我到他家去驱除精怪。我对他说:“我虽然有点功力,学过些咒语,但能否对付那个精怪我没有把握,再者我是学佛的人,即使能对付了那个精怪,我不能杀它,如果我对付不了,精怪就会报复我,甚至会连累我的妻子和女儿。”我婉言拒绝了他。这位年轻人以后又找了我两次,也同样吃了闭门羹,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猪精做怪 我在甘孜亚青寺修行时,有一汉僧女众向我述说了她的难言之隐。她住在女众区,她开始住的房子比较破旧,但还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后来换了间好一点的房子就出事了。每天晚上都有一个东西压在她身上,和她同房,吸她的精血,她疲惫不堪,早晨都起不来床,这种状况已有两三年之久,她实在熬不住了,才求助于我们。于是我约了两位汉僧一同前往她的住处,为她烧烟供念咒,又给她房间贴了几张符,原以为这样做就平安无事了,没想到在我们回来的路上,那两位汉僧就感觉到浑身无力,头昏眼花。我回到家后就去担水,挑着水走到半路就感觉脚底像踏着棉花一样,全身无力,才知道刚才我们烧烟供念咒时,那个精怪在后面偷吸了我们的气,我们低估那个精怪的能力。此事并没有完,当天晚上我正在打坐时,此精怪又来伤害我,但还没有靠近我,就被我的天龙八部的护法所斩杀,这个精怪原来是个猪精。从此以后,那位女僧就平安无事了,又可以正常进行修行了。 寺院里的狐狸精 1997年我在国清寺上佛学院时,有一位同学也是山西老乡,他同我说寺院有一个狐狸精,每天晚上到他的房间与他同房,吸他的精气,每天早晨他都会腰酸背痛、精疲力竭,上课也没有精神。他说他念大悲咒想驱走这个狐狸精,但是狐狸精不怕大悲咒,狐狸精也一同与他念大悲咒,比他念的还快。他实在没办法呆下去了,学也不上了,就到别的寺院去了。此后我从几位老师父的口中得知,寺院里确实有一个狐狸精。 黑鱼精 我80年开始学气功,学了几年后功力有所长进,有时到一些工厂里去给工人培训气功。有一次我和一个徒弟在太原针织厂给工人培训气功,也教他们观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我和徒弟在针织厂住了三十天,培训结束,第二天就准备离开,没想到这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晚上我正在禅坐中,突然看见门外走进来一个黑东西直朝我走来,到我身上压住我,想要挖出我的心脏,这时我喘不过气来,也喊不出声来,但是我并没有惊慌,我赶紧双手掐诀口念莲花生大师心咒,这样它才松开我,往后退着消失在门外。第二天早晨,我首先问我的徒弟,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说他正想告诉我发生在他身上的可怕事情。他说昨天晚上有个无头的黑东西压住他,要把他的心肝肺掏出来,他已吓得半死、口喊不出、身体不能动,正在这关键时刻,有一穿盔甲的菩萨出现打死了这个黑东西,如同人大小的黑东西缩小变成了一条小黑鱼,这位菩萨拿叉子把小黑鱼叉起来就走了。我也把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同他讲述了一遍,两件事情的发生过程正好相吻合。 白骨精附体 我在甘孜修行时,有位居士打来电话,说她的一位亲属是位老婆婆,前些日子身体还好好的,但近日来,身体疼痛躺在床上,浑身发抖,嘴里胡言乱语说出一些使人莫名其妙的话。让我们看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情况?我们一看,图像出现一具白骨附在她身上,我们让她的亲属给她做佛事,超度这个白骨精。 小鬼作祟 2010年上半年,我在甘孜修行时,有一位西宁居士打电话来,说她不到一岁的小女孩已发烧数日,打针吃药无效。问我们怎么办?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一查,图象中出现一位蓝色小鬼就站在她女儿身边。我让她请法师做法事驱除小鬼。于是,这位居士就请了一位附近寺院的师父到家里做法事,法事结束后,小孩果然不发烧了。 失踪的人在哪里? 温州的一对老夫妻,30多岁的儿子在年前出走,有一年多没回来,杳无音信,两位老人整天愁眉不展,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们给我打电话,让我查查她儿子的下落。我们一看,她儿子在一座山边的河中已经死去,神识一直在尸体旁边,我们不敢把所看到的情况告诉两位老人。若告诉他们会加重他们的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他们承受不了,我只能打方便妄语,说他们的儿子在外地打工,生活和身体都很好,一两年后就会回到家里,让两位老人放心,保重身体。 要尊重死者的家—坟墓 之一 我在天台华顶寺当主持时,有一皈依弟子向我述说了发生在她姐姐身上的事情。她的姐姐和姐夫都是医务工作者,她的姐夫和一位经过他治疗过的女患者有暧昧关系,她姐姐知道后,为了证实此事,决定悄悄地跟踪他丈夫。有一天看见丈夫外出,就约妹妹一起跟踪,姐妹俩跟踪到一个农户院外,正好院外田地里有几堆坟墓,她们就躲在坟墓后边窥视,后来她姐姐索性站在坟头上往院子里看,事后在回家的路上,就发生了车祸,姐姐身受重伤,下身瘫痪,当时这位女居士还约我去**看她姐姐。半年后,她姐姐病情稍有好转,出院回家治疗。有一天,她登三轮车带着姐姐上街,后面突然驶来一辆汽车,把三轮车挂了一下,她姐姐从车上被挂了下来,当场死亡。坟墓是鬼神最多的地方,大部分的人死后都执著于自己的身体,认为身体就是“我”,死后它们的神识一直守着自己的尸体,不肯离开,所以坟墓就是它们的家。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尊重它们的家——坟墓。 要尊重死者的家—坟墓 之二 有一位皈依弟子打来电话,说她的一个亲属承包广东省中山市的一个隧道工程,在施工中遇到很多麻烦,发生好多事故。让我们看下是什么原因?我们查看图像中出现三个孤魂野鬼,一个是小女孩,梳着两条小辫子,一个是位老婆婆,另外一个是戴斗笠的中年男人。由于开凿隧道,破坏了孤魂野鬼的坟墓,这些孤魂野鬼就会报复干扰,就会破坏施工。我建议他的亲属把破坏的坟墓迁移后重新立坟,并做佛事超度这些孤魂野鬼。 祖坟对后代的影响 我在西宁闭关时,有位椒江的女居士打来电话。说她的丈夫肾有肿瘤,刚做了摘除手术,但是身体不见好转。听当地的一位算命的人说他们家祖坟有问题,让我查一查。我们查看图像中他们家的祖坟前面有一团往上升的黑气。我打电话告诉她,她说他们家祖坟的前面有个工厂,工厂有三个烟囱,长年排烟。我建议他们改变一下阴宅的风水。 水鬼做怪 有一位皈依弟子打来电话,说她十几年来总感觉到胸闷,呼吸不畅,**也检查不出病因,吃药也无济于事,问我们是什么原因?我们一查,看到一条河里有一个小女孩的神识,这个小女孩梳着两条小辫子,于是就把显示的图像告诉了这位居士。这位居士回忆起她小时候常到离家附近的一条小河里去洗衣服,有一次洗衣服时不小心鞋子掉入水中,她捞鞋子时,脚一滑也掉进了水中,沉到水底,昏迷不醒,被人救上来,从那时起,就开始胸闷,后来她打听到那条河里以前淹死过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 三十天 有一居士打来电话,说她母亲患突发性脑出血,住院抢救,让我们看有没有危险,能否过了这一关?我们看了一下,说这关可以过去。她又问我们,她的母亲什么时间出院?我们一查图像中出现个“三”字,后来她母亲果然在三十天出院了。 死者的愿望 天台的一位皈依弟子来电话,说有位女居士叫洪季华也是我的皈依弟子,40多岁身患癌症去世,这位弟子去送葬,送葬回来后突然心绞痛,浑身难受,问我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一看,原来是那位去世的女居士的神识附在她的身上,其用意是让她通知我为她超度。我给她超度七七四十九天后,我们再一看这位女居士已投生善道阿修罗道。 走失的人 有一位温岭的居士打电话来,说她的一位亲属到上海去办事,好几天都没有音信,她们心里很着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们查一下这个人目前情况怎么样?在哪里?我们一查,看见这个走失的人,在靠山边的一个村庄里。于是他们按照我们的图像显示的山庄形象去寻找,下午就找到了这位走失的人。 二十天 二十天前,天台居士打来电话,说有位居士的父亲,病重住院,让我们测一下他的寿限。图像出来的数字是“二”字,我们告诉她可能活的时间是与“二”有关的时间,也许二十天、也许两个月、也许两年。今天又接到此居士的电话,告诉我们患者果然是打了电话以后的二十天去世。上次打电话是十月初一,十月二十一患者去世,整整二十天。 龙凤胎 温州有一居士来电话,说有一位孕妇已怀孕六个多月,让我们查看她怀的是男是女。我们一看图像,是一男一女龙凤胎,还告诉她,此孕妇先生女孩,后生男孩。两个月后,居士打来电话,说这个孕妇果然生了一男一女龙凤胎,先生女孩后生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2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