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11739
用户名:  雪山智者
昵称:  雪山智者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5-16 21:13

明灯--8

要福慧双修 佛法就是宇宙的实相,宇宙的实相就是缘起性空。既不能执着缘起,也不能执着性空,两者缺一不可。缘起是世间法,性空是出世间法,二者要相结合,才是圆满的佛法。有些人执着缘起,也就是世间法,比如:持戒、做善事、放生等等,这样做只能使我们积累人天福报,但不能脱离六道轮回。有些人执着性空,也就是出世间法,如果没有好的缘起,我们就无法进入性空。释迦牟尼佛是福慧两足尊。所以我们学佛修行,没有福不行,没有慧更不行,要福慧双修。 种什么样的福田? 我在亚青寺修行时,有位浙江很有钱的居士打电话给我,让我打听一下我们寺院周围是否有需要资助的小学,他要出钱资助。我赞扬了他这种慈善济世的行为,告诉他,我打听后再回答他。由于我们寺院远离县城,远离乡村,打听没有结果。我给他打电话说:“附近没有小学,能否把这笔钱资助在亚青寺修行的贫困汉僧?他们要求不高,每人每月生活费200元足矣。那位居士一听,态度马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说我是在攀缘,他不想这样做。我说:“我们出家人饿死不化缘、冻死不求缘、穷死不攀缘,我只是建议让你们种更好的福田。如果供养修行的僧人、供养佛菩萨、塑佛像、印经书,不仅仅可以得到人天福报,功德无量,还可以种下脱离六道轮回的因。如果仅仅是资助贫困小学,扶贫做善事,只能增加人天福报,但不会种下出离六道轮回的因。”现在大部分信众都把精力、财力、物力投放在积累人天福报上,而忽视了积累出世间的功德。 什么叫三轮体空? 学佛修行的人,都知道上供下施。上供就是供养佛法僧三宝,下施就是布施畜牲、恶鬼、地狱道的众生。供养佛法僧三宝不仅可以积累人天福报,而且还可以给我们种下脱离六道轮回的因,下施同样可以积累人天福报,而且还可以给三恶道的众生种下脱离六道轮回的因。但大部分信众仅此而已。在上供下施的过程中,思想境界没有达到更高的层次。如果要达到更高的层次,就要做到在上供下施过程中,达到三轮体空。三轮体空就是在上供下施的过程中,没有供养布施的我,没有供养布施的物,也没有受施的对象,这才叫真正的功德。禅宗初祖达摩祖师从印度来到中土,见了梁武帝,梁武帝问达摩:“我修建了许多寺院,供养了许多僧人,你说我有没有功德?”达摩祖师遥遥头,意思是说,梁武帝的所做,只是积累人天福报,而不是功德。进行上供下施时,必须持三轮体空的心态才是功德。 一些师父去世后为何去不了善道 之一 有一位出家师父打来电话说有一位名叫释妙俭的师父去世了,让我们查查他在哪一道?我们一查,这位师父还是中阴身。我们有些师父出家一辈子,念佛修行一辈子,去世后为什么连善道都去不了?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学佛修行,一辈子吃的用的都是信众的供养,如果修不上去,去世后也只能到恶道。 一些师父去世后为何去不了善道 之二 益行老师父以前曾是国清寺的唯喏师,后来到了宁波关宗寺当主持,为关宗寺的恢复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小有名气。有许多寺院佛像开光或举行一些法会,都会邀请他光临。我曾经到关宗寺住过两天,与他有一面之交,没几年他就去世了。他的一位皈依弟子向我提出了一个使他迷茫的问题,他说:“益行师父去世前一、二年都患病躺在床上,他去看望师父时,总是看见师父躺在床上看电视,他想为什么师父病成这样不赶紧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却津津有味的看电视?问我他的师父能否往生净土?我们一查看,益行老师父的神识还在飘荡。 什么样的出家师父享受得起十方供养? 现在有许多出家师父不努力学佛修行,只贪图信众的供养,把信众的供养用于自己享受上。他们根本不知道:“信众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世不了道,来世披毛带角还”。常言道“地狱门前僧道多”。这些师父不仅不能度化众生,使众生脱离六道轮回,他们反而被众生度到了地狱。但对于修行刻苦努力的师父来说,信众再多的供养,他们也可以承受得了。有道是“老僧一柱香,能消万斤粮。”当然信众的供养他们不会用于享受,而是用于给众生种福田的各个方面上。 四种病因你知道吗? 生老病死是我们人类都必须面对的现实,无论男女老幼都会患病,但大部分人对于一些疾病的病因一无所知,误诊误治,耽误了病情,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我们需了解病因。疾病成因一共四种: 第一种是自然病,自然病就是由于我们的七情六欲过度,四季冷暖的变化、水土不适、饮食不当等原因造成,比如:感冒上火、消化不良等患了自然病,我们必须去**治疗。 第二种是业障病,是由于我们生生世世,千百万世做的恶业造成。我们宿世所造的恶果,这世成熟,就必然承受这个恶果。例如:我们看过一个先天性残疾的女孩,我们一查她残疾的原因,原来她宿世以前是个屠夫,杀了很多猪。许多恶病都是业障病。例如一位癌症患者,我们一查他得癌症的原因是他宿世以前杀过一个人,被杀人的鬼魂进行报复导致他患了癌症。 第三种是风水病,风水病是由于我们的住房以及住房周围不好的风水造成的,不同的坏风水会造成不同的病。例如,我认识的一位男居士,开车出了车祸,瘫痪至今,就是因为他住的房子正直冲着前面两栋楼中间的缝隙,此格局在风水学上叫天斩煞。 第四种鬼神病,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由于不小心得罪了一些鬼神精怪,侵犯了它们的利益,它们就要报复我们,使我们得病,甚至死亡。例如,有一青年男子傍晚下夜班回家,途中由于尿急,就在路边的草丛里撒尿。回到家后,就发高烧,胡言乱语。我们一查原因,他撒尿时恰好尿在小鬼的头上,小鬼报复他。其实许多神经病人都是鬼神精怪病。 以上四种不同的病,要用不同的方法治疗。如果是自然病我们就要看医生;如果是业障病,我们就要多念消业障的金刚萨埵咒,念佛拜忏,念地藏经等,消除我们宿世的业障;如果是风水病,我们就要找懂风水的人给我们调整风水,改造与风水相关的一些房屋结构;如果是鬼神病,我们就要念一些威猛的降魔咒,或者请有功力的法师做法驱除鬼神精怪。 对修行者患病有两种迷信的认识 对修行者患病,许多信众有两种迷信的认识。一种认为学佛修行的人不会生病,或者生了病也不需治疗就会好,这是一种误解。即便佛菩萨再来度化众生,也要投胎成为凡夫的肉身。有这个肉身,就必须有吃喝拉撒、七情六欲、生老病死。释迦牟尼佛成佛后,还要示现头痛等业障病,难道我们现在的人,修行的程度,都超过了释迦牟尼佛吗? 另外,一种人则认为现代的高僧大德如果身患疾病,都是为了替众生担业障,这是一种片面的认识。我在青藏高原呆了八年,确实看到了许多活佛上师疾病缠身,不可否认有一部分病是为了给众生担业障。但是大多数病是由于患者不知道性命双修造成的。他们只知道修心性,而不知道修身体。在加上他们不注意饮食,不懂得饮食调理,不懂得身体的保健。例如:某佛学院的一位法王不注意饮食,身体重达300斤,本来心脏就负担过重,再加上青藏高原,海拔高、氧气稀薄,患高原性心脏病是必然的。法王的心脏安装了起搏器。法王曾经说过,他还要住世20年宏法利生,但结果没有几年法王就圆寂了。如果说高僧大德所患的病都是为众生担业障,那么释迦牟尼佛头疼又是为谁担业障呢? 什么是天葬? 天葬是西藏特有的一种习俗,就是把去世的人送到天葬台肢解后让老鹰吃掉,他们认为老鹰是一种神鸟,死人被老鹰吃掉后,神识就会上天。我在玉树觉拉寺的住房前200米左右就是天葬台,我经常去天葬台看死人天葬的整个过程。藏区牧民和普通的僧人死后,都要送到天葬台天葬。天葬师把去世的人搬到天葬台上,在旁边点起一堆火,天上的老鹰看见后,都盘旋而下,落在死尸旁边。死尸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正如我们所说:“赤裸裸来到这个世界,赤裸裸离开这个世界。”然后一些僧人开始念经,念完经后,天葬师就用刀子和斧子把尸体肢解,把死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下来,老鹰一拥而上,一会功夫尸体就只剩下一堆白骨。我看过几十个被天葬的死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病死的、有老死的、有难产死的妇女、有刚出生死去的婴儿。藏区由于缺医少药,妇女生孩子都是丈夫接生,所以难产的妇女以及出生婴儿的死亡率很高。天葬的过程,惨不忍睹。但却从另外一个方面给人们示现了人生的无常。世上的名和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常言道:“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警示世人,不要执着名利,要明晓因果,不要做恶事,要多积德行善。 藏区的圆光术 我在玉树觉拉寺修行时,听说藏区有圆光术,就是开天眼的圆光者通过看铜镜,能把你前世、现世、后世的情况,就像看电影一样,一幕幕显示出来。当时我打听到西藏昌都有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是位圆光者,他给人看了一辈子铜镜,看得很准确,他从小出家,经过寺院师父加持,训练而得到此功能。我原打算拜访这位圆光者,后来听说他已经去世了。没想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觉拉寺就有一位出家的小孩开了天眼,可以看铜镜。这个小孩就是我的上师撒噶仁波切的外甥。我取得了小孩父母的同意,把小孩找来,又请来一位说汉语比较好的翻译,还找了一位修行功力比较大的僧人。同时在场的人还有北京的心祥师,上海的宗慧师。开始时,功力大的师父先念咒加持铜镜,然后宗慧师问他上世在哪一道,是什么摸样?铜镜里显示出一个浑身都长着绿毛,骑着一只大老虎的山神。宗慧师上一世就是这位身上长满绿毛的山神。宗慧师接着又问这个山神是哪座山的山神?铜镜显示出一个山的名字,但我们不知道这座山在哪里。接着心祥师问他上世在哪一道?什么模样?铜镜显示出一个男人。最后我问我上世是什么模样,在哪一道?铜镜里显示出一位白衣喇嘛以及白衣喇嘛的名字和寺院的名字。我又问我的母亲寿限多少?铜镜显示出一个“三”字。当时我母亲已经83岁了,我想也许我的母亲还能活三年。过了两个月,我搭便车到囊谦县城买东西,到了县城我给家里打电话,问问母亲身体状况,因为我一年多都未与家人联系。接电话的是我哥哥,他说母亲患胰腺癌,刚做过手术两个月。我哥说:“母亲现在还可以自理,路途很远你就不用回来了”。我晚上住在旅馆里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第二天早晨我就直接从囊谦县乘车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我回到家里,照顾了母亲一个月,母亲就去世了。母亲没有活到三年,只活了三个月。 名利害死人 我有个同学从小和我生长在山西邮电大院里,1970年,我们两家的父母为了响应毛泽东的“五•七”指示,干部到农村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放到山西临汾地区汾西县的一个小山村里。我和他一同在村子里七年制学校里读书。他的个子虽然不高,但眉清目秀,聪明活泼,很快被抽到学校的文艺宣传队演节目,说相声。我很羡慕他。1973年国家落实政策,我们两家的父母又一起被分配到临汾肉联厂工作。我和他同在离肉联厂不远的铁路中学读书。他同样受到该学校领导的重视,进入学校宣传队演节目。1974年我们初中毕业,我没考上高中,并不是因为我学习差,而是因为我不是铁路子弟。他却顺利上了高中。我十五岁就开始了打工生涯,在纺织厂打了一年工,后来又在肉联厂打了一年工。1976年我十七岁时,响应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落户的号召,我到了临汾市贾得公社靳家庄插队。他正好高中毕业,也在这个村庄插队。他在村里也同样受到村里领导的重视,担任我们知青点副点长,第二生产队政治队长,后来又入了党。七七年恢复高考制度,他考上了山西农业大学,我被分配在临汾地区印刷厂工作。我在工作中刻苦自学,1980年我顺利考上师专英语系。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听说他大学毕业后,分到乡里当乡长。1997年我出家后,听说他当了临汾市政法委书记。他是我们同学中最幸运、最发达、最有前途的一位。又过了两年,我听到一个惊人的,使人无法相信的消息,他死于脑淤血突发症,年仅40岁。听说他的病因是应酬过多,导致身体肥胖,自然“三高”接踵而来。我在悲哀叹息中,想到这么有才华,前途无量的一位同学却被名利所害,死于名利。 口业造不得 我上小学一年级,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我是在山西太原邮电管理局子弟学校上学。那时我们要加入红小兵,每天跟着一些大的同学红卫兵停课闹革命,批斗老师,我还经常到邮电管理局大礼堂看大人们批斗那些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分子。那些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分子站在台上、头顶高帽,脖子上挂着大牌子,任人打骂批斗。我父亲是在山西大学工作,没想到也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原因是他在解放前南开大学上学时参加过国民党的三清团,虽然解放时,参加了解放军,驻北京部队,是营级以上干部。因为这个历史问题,我父亲被进行批斗关牛棚,被殴打逼供,不让回家。我和弟弟经常乘公交车到山西大学给父亲送饭。记得最后一次送饭,我和弟弟走进山西大学校门时,正巧碰上我父亲和其它一些人带着大高帽、脖子上挂着大牌子被人押往大礼堂批斗,这也是我见父亲的最后一面。没过几个月,噩耗传来,说我父亲畏罪投井自杀,我们全家痛哭了一天。第二天,我母亲前去办理后事。我母亲回来后说,我父亲身上有好多被殴打的伤痕,尸体被那些人用草席裹住埋在土里完事。我父亲又背上了一个畏罪自杀的罪名。我有一次和同班同学玩耍时,这位同学脱口而出:“你父亲是历史反革命,畏罪上吊自杀了。”其实我父亲不是上吊自杀的而是投井自杀的。我当时听了他的话,非常气愤,便要打他,他跑开了。没想到八年后他却上吊自杀了。自杀的原因是,77年恢复高考他参加中专考试,分数还没下来时,正好征兵开始,她父母让他先当兵,如果中专考上,通知下来再上中专。他当兵没多久,果然中专录取通知书下来,他要上学,部队领导不同意,他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 当然,他上吊自杀的原因,与八年前骂我的话也有关系。因为宇宙的规律就是因缘果报,并不是仅仅做恶事才得恶果,我们所想的恶事,所说的恶语,都要造恶果,我们学佛修行之人尤其要注意,不能造口业,种下恶的因,就会有恶的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7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