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95
用户名:  望子
昵称:  望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5-06 15:47

住在高高的三峡上

 





    我住在海边,涨潮的时候,潮水涌进了院子。倚在阳台上看,前面只是宽阔的海平面,若把鱼杆架起来就可以钓小鱼。潮水退去后露出草原般的红树林和远处的沙滩,还有成群的小螃蟹在树下爬,三三两两的妇人走在红树林间蜿蜒的小道上,去沙滩外寻螺挖沙虫。



    住在七楼,没有树木,没有建筑,没有任何遮挡物来限制我视线的自由,我常在窗前欣赏这水天一色的美景。



    忽然有一天,我坐船行在长江上时,从重庆往下,江岸上偶有人家独立在斜风细雨中。如铁的石壁,奔流的浊浪,苍山原的世界,在颇有一派古风的天地与山水间,我却想停留下脚步了。停下来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会常坐在岸上,回到几百年几千年的前世中去,体会一下这大江东去,那金戈铁马,还有四野茫茫的风起云涌,看江中小舟在拼搏、挣扎,或被浊流吞卷。做一个苦难,原始且悲悯的人,让历史穿过胸膛。



    然而当船行入三峡,天气变得万般晴好。我的眼在搜寻,往上,往上,往上,反复经过一片荒野和一片庄稼,还有零星的房屋。当我头昂起来时,千丈山涯上还有一个几户人家的村庄,再往上时,竟然还有一间白房子小屋,门口一个小坪,旁边一旗杆,似是小学校,在云端上。艳阳中格外清晰。



    刹那间,一种冲动随之而来,高高的三峡上,那才是我梦想的居所啊。海边的七楼,总有一种临时的意识在潜伏。风光旖旎,烟波浩渺的海风景,却与我性格不相符,不是天地人的统一。至于那长江古岸则接近了一些,但第一个感觉也只是一年两年,再住上久长一点,我则会走开了。走去寻找另一个住所。没想到竟在不远的下游找到了。高高的三峡上是可以住一辈子,一万年的地方。



    我想,要住就住在最高处,就象《等到满山红叶时》中独自一人。或者做一个三峡的小学老师,教一群率真孩童,种一块旱麦玉米,过一种自由而简单的生活,为一口食一张床而满足,那是惬意极的。六一了,领着孩子们到江下面来夏令营。从上到下,需要一整天吧?或者两天?要么就把他们带到山背,到那神女站立的地方。闲的时候,随意地写几个大字,涂鸦一篇日记,喂几个鸡子。要不就站在门口——那高处,俯视江中如梭的游船。船上的人高贵或卑微,富有或贫贱,忙碌或闲适,那芸芸众生如蝼蚁般在远远的脚下生存呢。任何时候,目光都可以在三峡的上空巡视,看群山连绵,云雾飘渺,还有哪里看不到和走不到的呢。把心放在高高的三峡上空感受一切,把灵魂放在云端上飞翔,去寻找一种向上的感觉,还有什么会让人困惑呢?一切所有和所无,却是洒脱与坦然了。



  
    诗人说,因为灵魂在高处,所以作出高贵的选择。住在高高的三峡上,我想一定可以感受心灵的自由。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