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95
用户名:  望子
昵称:  望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5-06 15:37

一生的谢谢


 





 



  我家门口有一条小河。我家在小河的一边,而村庄,街道和学校在小河的另一边。一座小木桥横在小河上将两岸连接起来。

  木桥是用五条杉木并排架成的,虽然杉木经过斧砍做平,但有的地方中间还是有很大的缝隙,两边没有扶手。人走过时桥就会轻悠地颤动,我要过去必须要有大人牵。

  事情发生在我刚可以独立过桥的时候。涨了水,桥被冲断了。

  早晨,父亲把我背过河,送我去村里的幼儿园。傍晚我回来时,就在对岸等父亲来把我背回去。

  那天傍晚我回来时,没见到父亲。我在对岸喊他,扯起嗓子喊。也许我的声音不足以穿过几百米远的田野传到家里,也许我父亲根本不在家。喊了很久却没有回音。我站在河边等。

  等了好久,对面始终没有出现父亲的身影,也没有人过河。

  河水未完全退,浑浊的河水哗哗地流,被冲断的两排桥被一根粗藤系住,漂在河面上一沉一浮。

  急速向前奔腾的河水使人眼花,而流水的巨响足以震慑了我。一只黄狗来到河边,发呆地望了河面一会,掉头回去了。孤单的我,看着那宽阔的河面,仿佛自己是在一头巨兽张着的大嘴旁。天色慢慢暗了下去,我能做的,只剩下大哭。

  不知哭了多久,来了一个背挎包的中年男子,他见我哭,问道:“你是不是要过河?”

  我应道:“嗯。”

  他脱下鞋子,卷起裤腿,抱起我,淌入了急流中。虽然我稳稳当当的在他怀里,但我还是怕他将我扔在河中,于是双手紧紧地扯住他衣领。直到他抱我到对岸放下来后,我的心才松下来。

之后,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说什么,两人分头走了。回到家,我母亲问,你多谢了人家没有?

  在我的记忆里,早些年的生活场景几乎全被遗忘了,能记住的也只是残留的碎片。而这一件小事却让我从始至终记得清清楚楚。究其原因,恐怕是我没有对那个好心人说声谢谢而一直怀疚。其实,在那个偏僻的小村里,大多数小孩没有说谢谢的教养,更没有说谢谢的习惯。我对这两个字,也一样没有足够的勇气来说,说出来会觉得羞。其实,不说以后更会觉得羞。

  长大一些后,村里的一位老太婆经常挑柴经过我家门前,我会给她挑一程。虽然我偷过她家的一块磁铁,虽然我还指责过她私自摘了我家路边的梨。一个乞丐流落到我们村时,我把大人给我解馋的五分钱买了一块糍粑给他。后来,在我的生活中,看到那些弱小老残或需要帮助的人时,我总会不自觉地觉得自己就是他,从而产生悲悯之心,想帮他一把。

  当年,一条波涛汹涌让我不可逾越的河横在那里。岸的一边站着一个满是恐惧而嚎啕大哭的小孩,另一边却是一个全身轻松奔向回家之路的我。那个好心人用他的善举助我过了河,我没有说谢谢。而今,我也想帮助一个小孩,不管他会不会说谢谢。也许他会明白,“谢谢”是一生的行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