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95
用户名:  望子
昵称:  望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2-25 23:30

是谁躺在太平房里?





    是谁躺在太平房里?






        我到太平房去是因为工作。因为工作我不久就要到一趟太平房去。


        我不是看太平房的,我做不来那份工作。看太平房那个老头的手机比我的靓,荷包里钱比我多,夜生活比我丰富,好多人都想承包太平房。我做不来那份工作不是因为怕脏,怕苦。说实话的,老头的工作比我的轻松和干静得多,他整天在玩,电话一来就是把人抬入抬出,热天定时加些冰块。他有口罩、手套、消毒水和工作服。他忙得到哪又脏得到哪呢。就算我没有现在的工作,那我很可能去乡下做一名代课老师,天天和生命与朝气为伴。哪怕贫穷,也不用面对那些没有了生命没有了灵魂的躯体。


  我要到太平房看的那些人,在晨练的老人中有,在从夜总会涌出的红男绿女中有,在学校朗读的学生中有;在忙碌的上班族中有,在谈判桌上的款商中有,在街头路边流浪者中有。我分不清他是谁,他的面孔是一个年龄段的代表,他的穿着是一个阶层的代表。他已不是他,他是活着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生者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像他一样来到这里。他曾有一个名字,从现在开始不再使用了,留下来给谁使用吧。


  我们叫看太平房的老头将他抬出来。例行公事,脱衣、测量、勘验、拍照,有时还要剖开腹腔,把他腹中泡在血水里的物件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有裂纹的肝脏,缩成了拳头大小的肺叶或是被自己的折断了的肋骨刺穿的心。毕了,又一件一件地放了进去缝合——只是放进去而已——心没有与血管连接上,肝也滑到了腹腔。生命已逝,灵魂也走远,一切吻合的工作全没有了意义。


  我们将他翻过来仆过去,他不再害羞,不会生气,他有了无限的忍耐度。你不知道,那一刻,他是多么放纵,醉了酒将摩托车轰得飞快,就象那一刻挥霍他兜里所有的钱那样,一瞬间挥霍了自己的生命。老头说,你不用同情他,醉鬼,该死。


  真的,我为什么要同情他呢,有什么值得我同情?就是同情,他也毫无知觉了。


  与其说是同情他,不如说同情他的父母,老年失子将谁来依靠?从今年起,过年了再也没有人来在他们口门燃一束烟花,老人生日他也不来操弄半宴,老妈子的絮叨只能给了房中的静物。从前,老人总以为儿能伴老,给自己送终,总埋怨儿子不常来看他。谁知生命竟如此易逝呢?现在以后,连电话也没有了……


  与其说是同情他的父母,不如说是同情我自己。人就是那么脆弱,生命如此不堪一击。他腹中的物件摆在我眼前,裂了的肝轻轻一拿,裂得更开。一切都是易碎品。看到这些,我真不知如何来保护自己那柔软的躯体,还有只隔一层皮肉的五脏六腑。就是我那最韧的胃,却给了我最早的打击,一疼起来整个人都卷在了地上。我的生命和谁的都一样,经不起一点点打击,半块砖头,一根竹纤,几记拳头都可能让我们告别……


  与其说是同情我自己,其实我在同情所有的人,包括你。光是在我们的国度,车轮下一年就结束了十万人的生命。你没看过车撞人那后果,更没见过车撞人那过程,现实中总有万分残酷的一面让我们感受得心惊肉跳。那是一场战争,人和机器的战争,人和车轮的战争,也是人和人的战争。这场战争悄然而至,永无前兆,刹那间它让谁落了难。这场战争的过程远比枪击炮轰矛戳来得残酷,后果远比两军对垒来得严重。人一辈子行路没有八十年也有六十年,六十年里你要经历六百万人的非命,伤残就更不必说了,谁敢说那落难不是你或你身边的人呢。血肉之躯,遇车即飞,遇轮成浆,就算是铁人被辗下去也会散了架。


  不要自诩命大,不要以为以为那是别人的遭遇。前几天,我还扣了谁的证,给谁开了罚单,告诉过谁不要闯红灯,不要喝了酒开车,不要开得太快,告诉了谁要系安全带,要戴头盔,要想一想谁在家里等他……现在,他的证还在我那里,罚单也还没交。我去找他时他就躺在冷冷的太平房里等我。我要检查的东西,他再也不能像那天把证件给我那样地交给我了,只能我自己去找,去翻弄他的衣服和躯体。


  一次次,我从太平房出来,跟在看太平房的老头后面,从他在地上燃好的一团火上炙一炙手脚,再从火上跳过去——我只想温暖一下自己,彻底地告别太平房的冰冷,不要让那些惨象堆积在我的脑海里,入我梦来。一次与朋友们一起吃饭时谈到此事,朋友笑我过于迷信。我说,真的,那些人我仿佛都熟悉,有时在睡梦的时候梦着梦着,那人就变成了一个我熟悉的人。朋友一笑了之。我正色道,小心点,我是说你呢。他愣了一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