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95
用户名:  望子
昵称:  望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12-02 19:38

青春不作伴

青春不作伴 - 望子 - 龙妙君原创 博客
 

 
  十二岁的苏宁最近爱跑明华家厕所。“自家有厕所不拉,干吗用人家的,人家急用还得等你。”苏宁妈说。但似乎妈妈话不起作用,苏宁跑明华家厕所一阵一阵的,有时很少去,有几天他却频繁出入,一呆还会好久。
  “我们家的厕所要修修了。”苏宁妈对苏宁爸说。的确,苏宁家的厕所实在太破了,三面的土墙都裂了好大口子,后面靠斜坡处还没有遮拦,早晨阳光从后面照进来,小虫在阳光中飞舞,映在地面上一大块,犹如放电影。一直以来,苏宁家都认为他们的厕所远离大路,用不着修得那么好。可是现在不同了,因为苏宁长大了。秋季,苏宁爸在田里打好了二百多块泥砖,冬闲时他将厕所重新砌过。新厕所四面砌上了墙,茅坑前是一个木板钉成的百叶窗。一个结实耐用的好厕所。
  也许但苏宁已经上惯了明华家的,家里有了好的,苏宁不久还是要往明华家的跑。明华家的厕所在大路旁,距离明华家三十多米,水泥砖砌成的,里外用灰浆抹平了,还刷上了白石灰。在村中,如他家的房子一样,有点气派。
  “串家狗。”苏宁爸对苏宁妈说。串家狗虽然串百家,最喜欢的还是到富人家,有骨头啃。在苏宁爸眼中,苏宁真有点长大了,知道要往好的地方钻了。
  明华去年结的婚,新娘子是娟子,街上人。有关新娘子的事,苏宁从来没打听过,但凡是人家说的,点点滴滴苏宁都在记在心中。“昨晚明华搞老婆了咧。”,虽然过了听房时间,但还是会有人谈起。是啊,娟子可是漂亮人儿,多少小伙儿心里还惦记着,多少男人斜眼偷瞄着呀。“你听到啦。”“可不,大路边,这么大动静谁不听见呐。”
  大人们拿来当作说笑,可是苏宁可紧张了,是说不出来,没来由的紧张,仿佛人们窥到苏宁干了什么坏事。苏宁的脸迅速烫了起来,很烫很烫。他想逃,可是他还想听人们究竟怎么去说这件事。一直回到家,苏宁的脸还热乎乎的。他跑到房间,镜子里的脸涨红得难看,眼珠子更是红得吓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而下身也一样不对劲,火烫似硬梆梆的,伸手去打,也没打回来。
  晚上,苏宁很久没睡着,满脑子是娟子和明华的影子。咳,明华搞了娟子呢,明华琢磨大人的说笑来着。怎么搞?苏宁想,怕是像摔跤一样。在被子里,苏宁为这个结论既充满疑问又感觉到兴奋,兴奋得浑身僵硬,身子弓了起来。
  苏宁一直想从人们那里听到明华和娟子的详事,到底是不是像摔跤一样,可是没有人说。苏宁只听说娟子像一头“小母猪”。本来嘛,娟子向来是可亲的,人们这样一说,苏宁就在可亲中滋生了一种邪邪的念头。“哦,小母猪……”他的心漾开了,漾得晕乎乎的。
  有时的夜晚,苏宁会路过明华的屋,他将步子放得很慢,犹如一只悉悉索索的老鼠。但苏宁没听到任何的声音。明华的屋安静得很。也许他父母睡着了,该死的明华不是也睡着了吧。苏宁不敢到窗口下面去,他觉得周围一定还有许多只耳朵正等待着“小母猪”的哼哼声。
  没有事,夜晚十点钟以后苏宁没有理由跑出去,他要听从父亲的话上床睡觉。当他躺在床上时,就会想到明华那个小子。早晨苏宁去学校路过明华屋时他会留心娟子,娟子操持家务的样子都被苏宁从眼角仔细记录下来。“咳,她走路双腿不是分得很开……”苏宁想,“昨晚没被搞。”
  中午回家路上苏宁小便涨得紧,他钻进了明华家的厕所。苏宁刚推开门时,就看到角落纸篓面上盖着一大把皱纹卫生纸,已经从折叠状态展开来了,洁白洁白的纸中间有一片殷红的鲜血,小巴掌大小浸得很深。“噢,昨晚搞了!”苏宁头脑“轰”地一下。他想尿,却一个劲地尿不出来。等尿出来了,却只有一根细线。苏宁掉转目标,细线准确地击在殷红的鲜血上。一点,一点,很有力,冲淡了血痕。夜晚,躺在床上的苏宁好受多了,甚至明华和娟子在他脑中没呆多久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苏宁去学校路上先进了明华家的厕所。这下他心中有数了,太阳刚升到了两竿,明媚得很,仿佛照得苏宁心中亮堂堂的。来到明华家前,娟子正将被子展开在晾衣线上,用手掌拍打着。“苏宁呀,现在才去不迟到吗?”娟子冲苏宁招呼,她的微笑有点甜,很亲和。
  可是现在苏宁看来就不一样了。“迟不了,娟姐。”他嘴上应答着,心道:“哼,昨晚刚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居然还那么自然!”他不再偷偷地看她了,而是放心地看着,简直有了点放肆的样子。身着缎面棉衣棉裤的娟子像裹着的粽子,仿佛还有点弱不经风的姿态。“是了,一定是昨晚被弄伤了,怕冷。”苏宁想,“不过这样子挺好看的,哪里是小母猪,分明是只大母猪嘛。”
  一直走过了娟子,苏宁还扭头看着她在拍打被子。苏宁突然发现娟子的婚被也很迷人,“该不是明华用被子将娟姐像卷春卷一样卷起来吧?那样,太有意思啦。”
  一环扣一环,环环而推去,明华的秘密就这样被苏宁掌握了。苏宁觉得,大人的世界本来很神秘,却也容易破解,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从来没有谁来教,长大长大着自己就会了。他觉得自己也会了。
  有好长一段时间,苏宁发现明华没有动静,一旦有了,就会几天不停歇。而这几天,明华厕所角落的废纸篓都会被淋湿。
  不久明华和娟子又有动作了,苏宁对着纸篓尿着。尿完了,他注意墙上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有些陈旧,“王东东我日你妈”。大约谁被王东东欺负了,发泄这墙上。字迹没有人管,王东东也没来管,因为王东东住在村西边,没来过明华家的厕所。苏宁望着的时候,这个“日”字的两头,就分别成了明华和娟子。第二天,他从讲台上捡了几支粉笔,看见讲台上分别放着红墨水和蓝墨水,想了想,将粉笔分别在墨水中浸过。放学回到明华家的厕所,他先用红粉笔画了个长发鼓胸的女人,又在女人前面画了个男人,两人隔有两三厘米远,对面站立着。苏宁分别画了四只手使两人隔空拥抱,最后,在这两个人物的裆部画了一个斜着的,粗粗的“一”字将两人连接起来。“呵,就是这样了!”,苏宁非常兴奋,盯着看,还在自己身体上胡乱抚摸着。
  好几天,苏宁不敢进明华家的厕所。后来,他发现画好端端地留在上边,“喏,谁有闲心来管厕所的墙呢。”他暗自发笑。这几天来,他又构思了一幅画。不久,明华家厕所的白墙上已经有好几幅各种姿势的画了。没有谁留心是谁画的,尽管苏宁进入明华厕所行动已经变得诡秘,但也没有人有功夫去管厕所的墙。
  苏宁重复着淋纸篓、画图画的事已经不新鲜了,一个更心跳的念头出来,他要在每个人物上面署上名!
  为了自己的做法苏宁兴奋了好几天,也忐忑了好几天。过了几天,苏宁又开始想念明华家的厕所了,“不知道里面怎样了?”苏宁偷偷溜了进去。墙上的图全被人用拖把拖过了,灰白的墙好像缀着几片破麻布。终于有人起了反应,苏宁反而更兴奋起来,他掏出粉笔,又画上了一幅,并在两个人上身分别写上明华和娟子的姓名。
  当苏宁推开厕所门的时候,愣住了。明华像一堵高大的墙堵在外面,“小杂种,终于逮到你了!”明华咆哮着犹如一头狮子,一挥手,大拳头结结实实地擂在苏宁的后心,苏宁一个且列,撞到厕所的门框,手中的粉笔掉到地下。苏宁只感觉呼吸一下没上来,上来时喉头一甜,一大口血喷在了墙上。“还没三泡牛屎高,就这样下流!”明华骂咧着。
  苏宁不知道自己怎样回到自己的床上。晚上,苏宁爸见到苏宁脸色腊黄,“爸,我从田坎上掉下来了,睡一下就好。”苏宁睡着后,梦一个接着一个,他看见凶神似的明华,又看见小母猪其实是一只可怕的狐狸,他梦到他拽掉了自己的小弟弟。苏宁就在这样的梦中,一直没有醒过来。(2013.12.2写成)
青春不作伴 - 望子 - 龙妙君原创 博客
  评论这张
0  分享到:        
阅读(5)| 评论(0)| 转载 (0) |举报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登录后,您可以在此留下足迹。

评论

点击登录|昵称:
  取消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