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405
用户名:  伊人独酌
昵称:  伊人独酌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19 09:36

【小说连载】临街的窗(五)


    (五)


 


    照相馆的生意继续惨淡地维持着。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让老莫头简直有些无地自容,他终于向晓平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转行做其他的,要么把店铺租出去,否则回收店铺,不再给她经营。


 


    晓平一下子陷入了窘境。说实话,她不愿意连累父亲,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曾很痛苦地思考过自己的出路,但内心总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坚持,坚持。她对自己的固执也感到无比痛恨。于是,她只好把自己更深地埋入到书海里。这两年,读张爱玲的爱恨情仇,读得自己都恍惚起来了。她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张爱玲这么知性独立的一个女子,竟会为一个胡兰成让自己变地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却又满心喜欢的,希望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可究竟,在这样的尘埃里,女子是开不出花来的。她看得直叹气。




    一个雨后的中午,天色有些暗淡,晓平正把头伏在一本摊开的书上小憩,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抬起头眯着眼睛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站在面前的是谁。她猛然站了起来,盯着那双有些躲闪的眼睛,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来做什么!”闪着泪光把头扭向窗外,“强记糖炒板栗”的招牌下,阿强正在忙碌地给顾客称着板栗。


 


    她悄悄地虚掩上了店门,把高个子男子带上了骑楼。


 


    高个子男子在窗边的椅子坐下,随手翻着桌上堆着的几本书,眼睛却瞥着“强记糖炒板栗”,嘲笑般地说,坐在这里一边看书一边看情人,也挺有情调的嘛。晓平坐在床边,低着眉不搭话。男子又说,晓平,不是我逼你,但我们应该做个了断了。晓平抬起头盯着男子,一字一顿地说,想把扬扬抢走,你的梦也做得太美了吧!


 


    男子抬高声音说,扬扬也是我儿子,他跟着我总比跟着你强,都给你两年时间了,你竟还在开着这个破照相馆,你靠什么去养活扬扬!上法庭我也要把扬扬带走……男子的脸激动得有些扭曲,手把桌子拍得“嘭”的一声响。


 


    晓平被吓了一跳,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熟悉的男子,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缓缓站了起来,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压低着声音却又坚定地说,是啊,破照相馆,我是该结束了,但扬扬么,谁也带不走他,就算我讨饭,也不会饿着他。


 


    转身便要下楼。男子突然从背后一把搂住晓平,用下巴顶着她的肩头不断的摩挲,柔软的头发不停地撩拨着晓平的脸。晓平一阵眩晕。男子用极低极柔的声音喃喃地说,原谅我,晓平,原谅我……晓平定定地站着,用力掰着他的手,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说原谅。男子把晓平搂得更紧,晓平,我天天都在想你……可我……求你,我真的需要扬扬,她不能生育……算我今生欠你的……晓平闭着眼睛,强忍着痛苦说,只要你不再来打扰我和扬扬,你就什么也不欠我。


 


    突然,一记拳头把男子打得差点飞出一边去,往后趔趄了几步,才站住了身子。晓平回过神来,看到阿强两眼喷火地站在面前,吓得脸色苍白。阿强挥着拳头又想上来揍男子,晓平拼命拉住了他。男子被打得眼冒金星,半晌后握着拳头,一脸乌青,愤怒地瞪着阿强问,你是谁?


 


    阿强把两只拳头握得咯咯直响,挑衅般地盯着男子的脸说,她是我的女人,你说我是谁?滚远一点,否则打爆你的猪脑袋!


 


    男子的脸霎时苍白起来,两眼狠狠地瞪着晓平,良久才嘲笑般地吐出两个字:“果然!”气咻咻地大步走下了楼,把楼板踏得咚咚直响。晓平跌坐在床上,浑身发抖,脸色发青,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冷汗珠;阿强倒了一杯热开水放在桌面上,说,不用担心,有我在。


 


(未完待续)



类别: 小说涂鸦 |  评论(0) |  浏览(97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