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405
用户名:  伊人独酌
昵称:  伊人独酌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19 09:33

【小说连载】临街的窗(四)


 


    (四)


 


    老莫头嘴上说不再过问女儿的事,但那口恶气过后,却又心疼起女儿来了,特别是这两年,看晓平日子过得艰难,暗地里偷偷托人帮晓平物色合适的人家,也常常来看扬扬了。不谙世事的扬扬,每次见到老莫头,总是“爷爷”“爷爷”的叫得清脆响亮,就算是铁石心肠都给叫得柔软起来了。老莫头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小孙子,轮休的时间,总骑上摩托车接扬扬去“兜风”,扬扬也总是早早地洗了澡,端坐在门前一本正经地等着爷爷来接。每当这个时候,阿强就总是开扬扬的玩笑:“扬扬你又准时等爷爷上班了哪?”


 


    阿强与老莫头本就相熟,平时也很喜欢在一起开些小玩笑,有时候,阿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老莫头说,最佳候选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老莫头你什么眼神哪,这么一个良好青年横在你面前你愣是瞧不上眼啊。老莫头就眯逢着眼打量着阿强说,别说我老莫头自夸,我家晓平这么漂亮,你抬大轿来她都未必看得上你。阿强不恼也不急,只是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老莫头笑笑,拍拍阿强的肩说,俺的好女婿,我倒看看你有多少马力。笑嘻嘻地说,说完却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两男人之间的斗嘴,晓平自然是不知道的。但阿强却一有空就往晓平的照相馆里蹭,有一次还拿了几张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翻出来的黑白旧相底翻晒,让晓平把这些相片用木质的相框装祯好,说这些都是“强记糖炒板栗”的祖师爷,要把他们都挂在店里头呢!晓平听了眉毛向上扬了扬,哂笑道,我干脆帮你用雷蒙娜工艺装祯算了,更显祖师爷的价值呢!阿强一听“雷蒙娜工艺”这个他素不听闻的新名词,又借机缠着晓平解释了半天。晓平知其醉翁之意,嘲笑道,你不卖你的板栗,莫不是想跟我抢饭碗?一说到抢饭碗,自己倒有些红了眼睛。阿强只好灰溜溜地回去卖他的糖板栗。


 


    他们的相识很有些意思。阿强初到玉城,头晕脑涨地下了火车,竟然晕头转向的不知道出站口在哪个方向,拖着行李箱傻傻地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旅客一个个从身边走过,他竟也没反应过来该往哪走。正好晓平一手提着行李一手牵着扬扬的手轻声说笑着从身边走过,阿强傻傻地问了一句,出站口在哪里呢?看着这个愣头愣脑的大小伙子问出这个傻乎乎的问题,晓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不够礼貌,又连忙忍住了笑,对阿强说,你跟着我们走就可以了。阿强的“强记糖炒板栗”租下了老西街的铺面后,晓平去买板栗,阿强惊喜地叹了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就这样,相熟了起来。在阿强的眼里,晓平真是一个不沾一点世俗之尘的谜一样的女子。他的“强记糖炒板栗”正对着晓平照相馆,楼上起居间的窗口也正对着晓平的窗口。阿强便常常看到她哄扬扬睡下后就坐在灯下捧着书入迷地看,浑然不顾窗外街市上夜生活是如何的红火,仿佛真进入了一个“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境界。书中还真有清静世界哪,难怪晓平一点不像一个做生意的女子,静得脱俗。阿强有时候总这样想。时日一长,阿强就喜欢上了晓平,很渴望走进晓平的内心,去解开她的谜底。莫说晓平是个心如止水的大姑娘,阿强对她的好,她并非一点也没有感觉。尤其是阿强说她“监视他”的玩笑话,真说中了她的心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到窗前呼吸新鲜空气,舒络一下筋骨。其实她自己心里最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内心里最渴望的,便是看到阿强忙碌的身躯,和时不时不经意扬起的憨憨的笑脸。当她意识到这点后,却又有意疏远了阿强。


 


    阿强常常呵着扬扬的痒,笑着要扬扬唤他“干爹”,扬扬就“干爹”长“干爹”短的叫得甚欢。阿强说,扬扬,我可是一辈子做定你的爹了。晓平就呵斥扬扬太胡闹,阿强趁势说,你不愿意我做扬扬的爹么?


 


    听阿强说要结束生意回家乡了,晓平心里疙疙瘩瘩的有些不爽快。一次阿强过来串门,晓平假装不经意地问,是家里人要你回去相亲了吧。阿强不置可否。晓平又问,玉城也有很多好姑娘的。阿强说,可我喜欢的好姑娘,她并不喜欢我。晓平笑着说,是哪个好姑娘,有这等福气都不知珍惜。


 


    有是有,可人家不愿意我做她儿子的爹,我不回家还留在这里讨没趣么。阿强乜斜着眼睛看着晓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晓平一下子有些恼,你就会寻我的开心,连你也欺负我。眼睛竟有些红了起来,阿强慌忙向她陪着不是。不过临走的时候,又涎着脸打趣了一句,如果那个姑娘愿意嫁给我,就在窗口挂一串紫色的风铃。晓平铁青着脸,眼睛瞪得像两只强光的灯泡,刺得阿强灰溜溜地闪回对面街去。


 


    那是阿强第一次试探着对晓平说出自己的心事。虽然早料到晓平的态度,但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心里头也闷闷的搁了个疙瘩。晚上收工后与朋友喝酒,喝着喝着就喝出了情绪,再加上朋友怂恿他不如把生米煮成熟饭,大半夜里喷着酒气去敲晓平的门,揪着晓平的胳膊瞪着眼睛说,我知道你是假装不喜欢我的,是不是?用力把晓平拽往怀里强吻起来。晓平又恼又羞,用尽吃奶的力挣脱他的怀,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阿强一下子被打蒙了,愣着盯了好半天晓平恼羞得变了形的脸,身子往后一仰,跌坐在沙发上。突然间喉咙咕咕地响了一阵后,一个翻身,把地板上吐得一塌糊涂。晓平捏着鼻子清理干净秽物,替他擦洗着脸和手掌,倒了一杯热茶想给他喝下,忽然想起书上说喝酸奶比喝茶好,又连忙跑出去买回了一盒酸奶,折腾了半天,他才终于像死猪一般睡得沉过去。凌晨五点多,阿强清醒过来,一看自己睡在晓平照相馆的沙发上,拍拍脑袋,依稀想起发生的一些事情,跳起来就一溜烟儿的回了自己的家。阿华正好来开工,看到自己的老板鬼鬼祟祟地从晓平照相馆溜回,乐得抿嘴直笑。阿强“威胁”阿华不许闲言碎语,阿华笑而不语。


 


    凌晨六点,对面的窗口准时推开了,晓平如往日一般站在窗前舒活着筋骨。阿强时不时偷眼看窗口的晓平,却从她脸上看不出半点异样来,仿佛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晓平牵着扬扬的手从店前走过,扬扬欢呼着叫“干爹”,晓平也是一脸坦然地冲阿强淡淡地笑。看晓平冲他笑,阿强忐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但阿强从此以后有些怕见晓平了,虽仍日日朝夕相见,时时关心着她和扬扬,却再不敢在她面前嬉皮笑脸了。平日说话客客气气,互相帮了忙也客客气气地道谢:他们生分起来了。


(待续未完)



类别: 小说涂鸦 |  评论(0) |  浏览(9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