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405
用户名:  伊人独酌
昵称:  伊人独酌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16 08:14

【小说连载】小河淌水(三)


  7



  那男人,正是红姐姐的父亲黄叔。黄叔跟秋哥的父亲本是老相识,曾一起在石场采石,私下里也颇有些交情。秋哥父亲因为山石爆破时被飞下的石头砸中头部死了以后,黄叔也曾到秋哥家探望安慰过秋婶,也挺喜欢秋哥这壮实的小伙子。女儿跟秋哥处对象,黄叔虽说对秋哥家根基不好颇有些微词,但因看好秋哥为人老实能吃苦,又心灵手巧懂孝道,暗地里已许可了他跟女儿的亲事。只是一提到礼金的事,秋哥就闷得像只闷葫芦一样,不说行,也不说不行,黄叔心里就那个气哪。黄叔家境殷实,本并不稀罕秋哥的那几个彩礼,但想到村里比女儿不知要差多少的姑娘出嫁都能得到丰厚的彩礼,自己女儿出嫁如果非但没得到礼金还要倒贴一笔,岂不是让村里人笑掉大牙?再说,让秋哥一分钱不花白白捡了个水灵灵的姑娘回家,也太便宜了那家伙,也显得自己女儿太没价值了。如是一想,便硬梆梆地强调,没有6000元彩金,休想把女儿娶走。

  

  其实黄叔也并非是一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人,他也知道秋哥的家境,父亲死了以后,秋婶又病恹恹的脱不了药罐子,秋哥连外出打工都去不了,那6000元的彩礼,确是为难了秋哥,但他也想借机看看秋哥的诚意。看秋哥犟成一个闷葫芦,他也不甘示弱,尽管女儿哭哭啼啼非秋哥不嫁,他仍是犟着脖子对女儿说,这个男人不要也罢,天底下多少好男人你不想,偏想一个穷小子。看女儿低着头不吱声,黄叔气恼地指着山那边的方向,夸张地用手指戳指着那影影绰绰的山影说,那穷山恶水地儿,别人躲还躲不及,你偏要往那里钻,真没出息!啥事都好说,独这事,想想都没门!



  秋哥看黄叔气哼哼地转身就走,失落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秋哥做梦都想着黄红,恨不得卖了那几十只田鸭立马就把她娶进门来,但东瞅西瞅,连门缝旮旯都细细地搜寻了一番,除了那些个田鸭还能卖几个钱外,也没找得出几样能值上点银子的什物来,况且那养得肥肥大大的田鸭,不多时准会变成秋嫂的一包包中药渣呢。人穷气短,他知道自己除了有一副还算得上不赖的皮囊外,实在没啥条件去跟黄叔高攀这门婚事,只好把心事压在心底,心想时日久了,终会忘了黄红的;此外又抱着一丝希望,黄叔什么时候回心转意也不定呢!可如今再看黄叔气哼哼转身就走的样子,便知再也没有半点希望了。



  秋哥把剩下的那三只田鸭以最低价格随便卖掉,甚至把笼子也一并给了买主。屋头河边四处是竹林,什么时候要用笼子了,随便砍上一两棵,不消一个晚上,便可编得两只来用,秋哥不心疼那竹笼子。把一切都处理好后,秋哥抬头望望懒洋洋的日头,用力拍了拍额头,没精打采地对朵朵说,朵朵,走吧,去买你的蝴蝶发夹。



  朵朵紧紧拉着秋哥的手,抬头望着秋哥说,秋哥,我不喜欢那发夹了,我们回家吧。朵朵看秋哥蔫蔫的样儿,知道秋哥心里不痛快,乖巧地跟着秋哥走。秋哥说,傻丫头,秋哥说过的话,一定要当真的。



  给朵朵买了那只朝思暮想的桃红色发夹,秋哥便带她去买了几只肉包子当午餐。朵朵显然是饿了,刚才又卖力地吆喝了半天,肚中早就咕咕地叫了好一会儿了,她狼吞虎咽地吞着肉包子,嘴唇上油光光一片,甚至鼻尖上都油光起来了。秋哥坐在一旁看着朵朵猴急的吃相,紧绷的脸微微露出了笑容。待朵朵吃饱了,秋哥又给朵朵买了两只黄梨,自己却只是灌下一大碗凉水,什么也不吃。朵朵用衣摆使劲地擦了擦黄梨,递一只给秋哥,他只是摆摆手说,秋哥不饿,秋哥不喜欢吃。



  秋哥带着朵朵在圩市上胡乱地转悠了一圈,肚子也有饥饿的感觉了,便想去煮碗米粉填填肚子,一转身,却又在路口的米粉摊上看到黄叔正和一群人在热气腾腾地吃米粉,边哧溜溜地吃边大话春秋,群情激昂时,个个脸涨红得像关公,甚至一个驼背大叔还把身上那件脏兮兮的外衫都脱了下来甩到一旁的凳子上。秋哥认得那驼背,秋叔出事的那会儿他还上门来讨年前黄叔借的三百块钱,驼着背右脚要跨过门槛时才看到门槛上用火砖压着的白布条,悬在空中的脚想收收不回来还差点摔一跤,他骂骂咧咧地嘟囔着晦气,悲愤的秋哥给了他一个利市他才哼哼着走了。秋哥望着黄叔发愣的时候,他也正好望往路上,显然也看到秋哥了。秋哥心头一凛,对朵朵说,这日头也快落山了,我们回家吧。



  往日爱说爱笑的朵朵,似是看透了秋哥的心事一般,秋哥不说话,她也一路沉默地任秋哥牵着她的手往回走。夕阳把余晖脉脉地投射在山麓上,把远山修剪成了黑濛濛的剪影,一道金边镶嵌在参差的树尖上。稀稀落落的村落,袅袅炊烟飘满上空;路上不时有老农牵着老牛嘴里嗨嗨地挥着鞭子从身边经过。秋哥说,朵朵,唱支歌吧。



  朵朵便荡着秋哥的大手,一路快乐地唱秋婶教的童谣,唱得秋哥听了寂寞得像山上的那一只啁啁哀鸣的孤鸟。走到小河的竹桥边上,秋哥说,朵朵,累了,咱们歇歇吧。

  转自

  夕阳中的小河,河水清亮得照人,只在转弯处竹林影下的那一汪仿佛停止了流动的水上,残留着薄薄的浮霜,在夕阳中微微泛着五彩;几叶枯黄的竹叶,飘落在水面上,似是不经意间点缀上的几只静止的木船。秋哥让朵朵在草地上坐着晒晒太阳,自己蹲到水边,拨开浮霜,掬起冰冷的河水猛洗一把脸,然后站起来,用衣袖猛擦一阵,回过头对朵朵说,走,朵朵,我背你过桥去。



  秋哥背着朵朵在晃悠悠的竹桥上大踏步走过。桥下,静静的河水,在唱着缄默的歌。秋哥长长的影子投在水面上,孤独而寂寥;只有朵朵头上的那两只小球,在河水中跳得正欢。


 

Tags: 小河淌水   伊人  


类别: 小说涂鸦 |  评论(0) |  浏览(98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