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405
用户名:  伊人独酌
昵称:  伊人独酌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16 08:09

【小说连载】临街的窗(三)


临街的窗


文/伊人独酌





   (三)


 


    阿强三年前从都安来到玉城做糖炒板栗的买卖,因为与晓平做了对门邻居,这一来二往的两人就相熟起来,成了好朋友。他的“强记糖炒板栗”是玉城的第一家糖炒板栗,开张不久,生意就红火得很。尤其是这条老西街改建成步行街后,生意就更好了。玉城后来也冒出了好多家糖炒板栗,但大家都认准了“强记糖炒板栗”的招牌,生意依然好得令同行妒忌。一个人忙不过来,阿强请了小子阿华和姑娘阿玲来帮忙。但前些日子他对晓平说,再过一段时间,结束这里的生意回家去,家里催了好久了。晓平问他为何不继续做下去,趁现在正打出了名号。阿强没有解释太多,只是说,家里人催着呢,再说,铺面的租金也越来越高,我都供不起了!晓平听了,有淡淡的失落。


 


    晓平照相馆的生意却一落千丈,终日冷清得令人发慌。近两年来,随着数码照相的兴起,传统摄影行业受到严重冲击,日渐式微,许多老牌的照相馆纷纷倒闭,晓平的小照相馆就更不用说了。有时候一个月也没有几个顾客上门,偶有几个农村的大爷大娘扯着三几个孩童来照相,赚不了几个钱。幸好铺面是自家的产业,不用花租金,再加上原先有一些积蓄,晓平才撑到了现在。但自己一个人扯拉着儿子扬扬,这手头也越来越紧了。晓平的朋友都替她着急,都劝她改行,或是干脆把铺面出租,收取颇丰的租金也可以衣食无忧啊,阿强甚至还对晓平说过干脆一起合伙经营糖炒板栗,再想办法兼营其他,把生意扩大做大来。可晓平似乎并不着急,没有生意做,就终日坐在柜台埋头看书。熙来攘往的步行街中心地段,热闹非凡的强记糖炒板栗店对面,一个女子守着一个冷清清的小照相馆,只终日坐着埋头看书,倒成了老西街的一道独特风景。老父亲老莫头曾叹着气说,我老莫头这辈子做的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把房子换到了老西街,却料不到上好的店面,全让你拿来摆景用了,闺女你别把你老娘她气活了。


 


    说起老莫头换房,曾很有一段故事的。


 


    老莫头原先并不住老西街,而是东头的人民路正十字街口处,新城商厦开发的时候,开发商用老西街东段的玉城供销社一个六十平米的两层旧楼与他交换。老莫头没什么挣钱本事,膝下一儿一女渐渐长大,住在一起紧巴巴的,看见住房面积一下子增多了一倍,也不管老西街破败冷清,一下子就应了下来。但老莫头很快就知道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原先在十字街口,车来人往,两口子可以在门口摆卖个酸料什物的,但搬到老西街后,他却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楼下虽然可以做铺面,但新城商厦建成后,老西街越发冷清,鸟不拉屎的旮旯地连个路人都见不着,还有什么生意!老两口懊悔得青了肠子,三天两头吵个不休,互相埋怨指责,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儿女受不了这种日子,晓春到大修厂做了学徒工,自己租了房搬了出去住,晓平中学毕业后索性去了广东在一个国营照相馆打工,一年到头也难得回家一次。儿女一走,晓平妈更是把一切罪过都归咎于老莫头换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环路恰恰从老西街绕过,而现在二环三环路建成,老西街一下子从鸟不拉屎的旮旯地变成市区中心了,老街老房都变得金贵起来了,而市政规划又把老西街开发成步行街,它的价值更是一夜之间飚升起来。老西街改建成了步行街,青石板的街道,缩小了三分之一,沿街的老楼房,都往外扩建出了两米,成了骑楼。老西街的住户个个欢天喜地,跨出街面的骑楼,既扩大了楼上的居住面积,又使楼下形成自由步行的长廊,防雨遮晒:老西街一下子成了热闹红火的商业步行街。


 


    老莫头的铺面一分为二,一间租给了别人开了一家时装专卖店,一间留给自己开了个甜品店。老莫头仿佛一下子抖了起来,对老婆常常吆三喝四起来了。每每与街坊杀了两盘棋喝了两盅酒后,他最爱眯逢着眼涨红脖子说一句话:我老莫头这辈子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把房子换到了老西街!


 


    但老莫头有一块心病,就是晓平。晓春在厂里好歹是个中层管理人员了,买了房子成了家,而晓平,老大不小的姑娘,还没有婆家,眼看都成了“剩女”了,她自己也一点不着急。老两口曾借口晓平妈生病骗女儿回来相亲,不料晓平当夜收拾东西就走,这一走,两三年都不回家一趟。后来晓平妈果真一病不起,晓平总算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一岁左右的小男孩扬扬。一个未嫁的大姑娘养了个儿子,惹得街坊邻舍在背后指指点点,真是颜面全丢,老莫头指着扬扬对晓平吼,不把这个孽种扔出去就别想再叫我爹。晓平犟着性子任你骂,就是不哼声。晓平妈被气得病情加重,临终前,用手抚着扬扬的小脸蛋,叹着气对晓平说,唉,都是命,就认了吧,好好照顾好扬扬。办完了晓平妈的丧事,大哥晓春丢下一句“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妹妹”走了人,伤透心的老莫头对晓平说,别说我偏心,这两间铺面,你和晓春一人一间,你爱咋办就咋办,以后你的事,我也管不着了。他应聘到一所学校去当了门卫,而晓平长跪在母亲的遗像前大哭了一场后,结束了甜品店的生意,跑通了所有的手续,置办了照相的全套行头,正儿八经的开起了“晓平照相馆”。


 


    开初的两年,晓平照相馆的生意很红火,还请了两个帮手。玉城都知道有一家“晓平照相馆”,除了照相,人们感兴趣的,更多的还是照相馆的老板娘是一个未嫁的漂亮大姑娘,奇特的是还养了一个儿子。有人说那是路边捡的弃婴,反正晓平自己也不想嫁人了,养个儿子做伴,也有人说那根本就是晓平的私生子,甚至有些人还添了油加了醋传说晓平的故事。特别是两年前的一天,人们亲眼看到一个高个子、长着一头柔软而油黑的头发的小伙子从广东大老远的寻到了晓平照相馆,还听到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争执,从那以后,晓平的故事传说,就更多版本了。晓平不气恼也不解释,似乎什么样的传说都不会引起她心池微澜。


 


(未完待续)



类别: 小说涂鸦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