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782
用户名:  唐芳
昵称:  唐方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2-13 17:28

读《灯笼树》之感想

    《广西人大》2016年第12期刊登一篇文章《灯笼树》, 这是一篇深度好文。作者从一棵摇钱树延伸出杭州、江浙、中国的经济繁荣、祖国富强理论,我非常认同这个价值理念。

      文中说,“  灯笼树,又名摇钱树,正式学名是复羽叶栾树。主要分布在中南及西南等地,喜温喜湿喜光,是南方城市选用的观赏树种之一。我对杭州街边红的黄的褐的灯笼形状的果实格外留意,一来对它的喜庆形状有兴致,二来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摇钱树,在杭州明显体现重商的传统触动了我。……同行的人评价杭州,说判断一个地方的富裕程度看三处:一是食物精美;二是当地人长相好;三是人们节奏慢,说话办事温文尔雅。如果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杭州这方水土养的人就应该是富人。否则,就不会有精美的食物、满街的俊男美女、弥漫在空气中的含蓄文化。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颁奖词为:这是一座让南来北往的游子们,可以诗意地栖居的地方,它从善如流,不拒绝一切进步的文明;它精致宁静,温文尔雅,如同西湖水那样浑然天成;它大气开放、自强不息,如同钱塘江奔赴海洋之约。”能用这么文艺又不落俗套的文字语气描绘江南名城杭州,可见它的文化底蕴多么深厚。

      我多次去过杭州,而且深爱杭州。行走在清河坊,发呆在柳浪闻莺,登上雷峰塔,恍如身处影视剧里,景物虚幻,景致如诗如画,让人感觉美得不真实,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洋溢着气定神闲、和颜悦色的神色,令我艳羡无比。特别是2016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G20峰会)在杭州召开更是让全世界的目光聚焦杭州,马云的阿里巴巴帝国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全球消费者的眼球,杭州成为中国“北上广深”之后最耀眼的城市。我不禁要问,生活在杭州,天堂便是如此吗?

      此生有幸在上海工作生活五年,切身感受到长三角经济领航、富裕文明的社会环境,体会特别深刻。文作者在最后的良好愿望是“灯笼树,广西也有,愿广西人民的生活早日赶上江浙,家家挂灯笼,庆小康。”,我也希望这份美好的愿望能够早日实现。广西在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外在形式上我们都享受到发展改革的成果,特别是高铁、动车通往全国,首府城市开通了地铁和快速公交,这些都是城市发达物质文明的特征。只是从内在形式上,我把江浙沪与广西一比较,感觉还是有一些距离,特别是在观念认知上。

      一个是感觉人们不爱学习。我的同龄们,现在年纪大多50出头,都有体面的工作,在各行各业也曾辉煌过,距离55岁退休年龄还有两三年时间。然而两三年前和他们接触,大部分人都流露出不想干的念头,熬着日子等退休。他们谈论的话题无一例外只停留在过去式,没有现在式,更没有将来式。有些女同志的表现更是令人吃惊,她们极少懂得利用微信社交平台,她们不知道如何下载百度地图,甚至支付宝为何物都不知道。一提到这些新名词个个如临大敌,惊呼会上当受骗,观念就像上个世纪的老人。我和他们说我还参加商学院学习新理念,他们第一句话就说是传销洗脑,一副拒人千里之外水泼不进的样子,你根本无法和他们谈论新知识新理念新蓝图,完全一副不学习不接纳不进步的状态。他们具有广西部分基层公务员代表性,从他们身上我看到广西发展的障碍。

      二是不愿意接受新生事物。在上海,在长三角区域,城镇化、城市化特别明显,区域无明显差别。就拿“一卡通”来说,上海这个超大型城市早就实现“一卡通”,就是地铁、公交、出租车、轮渡都是一张交通卡通用,甚至高铁、动车都可以办理城际间的中铁银通卡,出行极其方便,免除市民麻烦。我在南宁期间,大都以出租车和滴滴快车方式出行。我喜欢做社会调查,一上车就和出租车司机拉家常,了解南宁出租车行业的痛点在哪里。我在向他们介绍“一卡通”对他们工作的便利时,十个有九个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认为这是政府变相收老百姓的钱,有的甚至问我刷卡后如何拿到他自己的那份钱。这种现象在上海早已经不是问题,而在南宁却普遍存在。

      三是服务意识固步自封。在上海,出门办事你会感受到政府高效率,一件事情有头有尾,善始善终。他们答应你可以办的事就不会让你失望,公事公办,谁也不欠谁的人情。而在我们可爱的家乡广西,我亲身经历了一次“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过程。2015年,我与广西某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拟通过该社出版我的散文集,从编辑初审到编审终审,历经四审,并报新闻出版署获得书号。就在付印前出现了新问题,理由是其中某个编审认为我的文章是发表在网络上的,立意不高,要求重改。正常情况下,出现问题我们解决问题就可以了,但是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当我重新调整、修改、删除有任何歧义的敏感词语和部分文章之后,仍然得不到出版社的认可,本书“别致”的部分已经消除无几,只剩下“生活”中的流水账,在意见无法达成统一的情况下不得已由出版社单方中止出版合同。出版社并没有给我作任何的解释,没有支付违约金。后来更换出版社重新申报选题,改书名,重新报批获得书号,历经半年之多,终于修成正果。

      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前一个出版社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里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思想观念固步自封,停滞不前,不能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解决问题。后一个出版社已经走在市场经济的行列中,他们有敏锐的视角,他们敢于吃螃蟹,也尝了甜头。

      当我们离开广西看广西时,自然而然有一种家乡情结,一种热爱和保护的情怀,容不得别人说家乡半丁点的不好。与发达省份相比,我们是有先天的不足,但我们也有我们自然条件的优势。不管怎么说,我依然热爱广西,依然引以为傲。就像作者最后所说的“希望有一天我们对杭州人民讲述广西人的奋斗史,也有我们经营摇钱树的发展理念”,企盼广西全面腾飞!


类别: 思想 |  评论(1) |  浏览(167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wei符号 2017-02-14 09:15 Says:
【评论未审核】
唐芳 于 2017-02-15 21:36 回复:
谢谢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