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76
用户名:  1日贯通
昵称:  1曰贯通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4-18 10:33

网络记者走南疆之二:用小说形式写边关

界河边 ( 小小说)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22:30:26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本帖最后由 申弓 于 2016-4-10 22:33 编辑

IMG_20160410_094608_副本.jpg 
界河边 小小说)

申弓

     版图上,这里有条明显的红线,按图例说是国界。可当你走到这里,红线根本不存在,便只有一条河。河的两岸有山岭,有水田,有树木,有人畜,并且,这山水这树木也没有什么不同,就连这里的猪、狗、牛、人,都没有明显的差别。
     但,北岸是祖国,南岸,便是异国了。
     其实说是界,可这河到了西边这段,并不宽,且少水,健壮一点的人,跨开双腿,一跃便可过去。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的不同,一样的斗转星移,寒暑交替。一样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样的婚丧嫁娶,生殖繁衍。
      李荷是这边的人,却嫁到了那边去。说起来还真有点姻缘。那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李荷的父亲李六叔在河里抓鱼,却网上了一个小孩,那小孩被水呛里变黑了,李六叔将他抱到了牛背上,一边用力拍打着背心,一边用万金油涂擦太阳穴,小孩哇的吐完了肚中的水,在万金油的剌激下,紧紧地抱着李六叔,哭个没完。
       这小孩叫阮忠,一直在李家住了十年,后来寻亲回了南边。在几年的走动往来之中,小女李荷竟然跟他成了相好。到了婚嫁年龄,便张罗着嫁了过去。
      李荷虽然成了南边的媳妇,可李六叔一直没觉得分离过。不是吗?每天傍晚,当李六婶做好了饭,他就要站到河边上喊:阿女,回来吃饭!李荷每每是应过之后,不久即回到了身边,坐上了饭桌。吃饱之后,又回那边去睡觉,看看太阳还没有下山。
       也有这样的时光,那边的亲家做好了饭菜,也站到河边上,双手弯圆成了个话筒状叫喊:亲家,过来喝一盅!于是,李六叔也就放下手上的劳作,穿上那车辘胶鞋,一步跨过去,直喝得面红耳赤脚步虚幌着回来。
      不独是人,连那里生活的牲畜也这样,这边的牛,看到那边的草青嫩,便跑过去,吃饱回来。那边的猪看见这边的薯苗青,便也跑过来吃了个饱然后再跑回去。
      日子是这样地过往着。这边种水稻,那边也种水稻;这边种花生,那边也种花生。但不知道是土质还是什么,那边种的红衣花生特别的好吃,生吃时还略带点甜味。因此李荷每次回来,都少不了给父亲带些,父亲也特别爱用它来作下酒菜。回去时,也不时地给她带上些国产的万金油,风油精,退热散之类的小药品。带多了,也分些给邻居和旁人,因此,这个中国的媳妇挺受那边的欢迎。
      第二年,李荷回来时,身边便多出了一个小孩,李六叔看着这小外孙,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慢慢地,小外孙会叫外公了,还要在李六叔喝酒时,一边摸着他的山羊须,一边学着六叔巴达的样子。有一回六叔给了他一小口,小子一下子辣得泪眼婆娑的扑向了母亲。
     可是,曾经一段时间,这种交往受到了限制。那一年的七月十四过节,李六叔杀了只肥鸭,当他站到了河边,将双手弯圆了,叫喊李荷带外孙回来。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六叔十分纳闷,怎么的了?第二天,他那头牛跑过去,回来时,他发现了牛尾巴上有个纸条,拆看了才知道,原来是要打仗了,李荷及小孩都要往南撤离。
     后来便不时地听到了炮响。
     而每次炮响之前,总有个铁皮筒对着这边喊叫:要打炮了,快躲一躲!六叔听得出,那是亲家的声音。于是,他便牵上牛,带着家人,躲进了村西的山洞里,等那些隆隆的炮声消除后才又钻了出来。
     那段时间,虽然每天都有震耳欲聋的炮响,村上的大人小孩倒也无事。只有那头黄牛,惦记着南边的青草,在一个早晨,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不幸趟上了地雷,隆的一下被炸出了肠,眼瞪着死在异国的土地上。
     见不到女儿,见不上外孙,这段时间六叔挺苦闷,每天黄昏总是在他站立喊叫的地方向南凝望,只见那河边的黄茅已齐人高了,风吹过时,一浪一浪的,哥喂鸟在草间飞过来蹿过去。他在家里备了不少的万金油,他也期望着李荷给他送回那略带甜味的红衣花生。
       却是没有。
      慢慢地,炮声停了。慢慢地,界河开始有人行动了。那疯长的黄茅被割除了,还看见了一队橄榄服,手执探雷器,将一只只埋在河边的地雷清理了出来。
     一天早上,李荷回来了,身边的儿子已长到了肚脐高了。远远地叫着外公奔了过来,第一个动作便是用手去摸六叔有山羊胡子,把个六叔高兴呵呵笑了起来。
     六叔又吃上了那略带甜味的红衣花生,女儿又带上了他备下的万金油回了南方。


IMG_20160410_103530_副本.jpg


DSC00189_副本36.jpg


DSC00210_副本37.jpg


IMG_20160410_095425_副本.jpg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719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wei符号 2016-04-19 08:3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