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来自:  上海 徐汇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20年05月29日 20:05:06

一边是“红烛”,一边是“死水”:跟闻一多喝一杯姚小远酒!


教科书对闻一多的认定是爱国诗人,民主战士。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里大都没有好下场,要么死的很惨,要么让人家死的很惨。

闻一多广为人知的是他的在李公仆追悼会上的讲演,这次讲演之后的回家路上,闻一多就被枪杀。三十多年前我当老师,给学生讲过这一课。“最后一次讲演”,站在讲台上的姚老师激昂澎湃、手舞足蹈,相信有些学生还记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9日 20:02:48

法律是干什么用的?(法律的正确使用常识)


大陆中国人的一个问题是,说到法律,他们往往以为那是管制人的,所以有种绕着走的恐惧心理和侥幸心理;而很少有人会明白并且践行,法律其实是保护人的。每个人都可以用法律来编织一个盾牌,保护保卫自己。

程序正义是法律的基础,法律还有一个重要的基本原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除了法律可以界定的豁免权比如外交豁免权,法律将王子与一般民众一视同仁。法律不是权力,权力必须接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8日 19:55:23

在暴政下做爱并且达到高潮:请肖斯塔科维奇喝一杯姚小远酒!


我对肖斯塔科维奇的兴趣并非是他的作品,而是他惨痛的人生经历。于音乐一项,我就是一个比白痴稍微强一点儿的准白痴。肖斯塔科维奇的那些庞大叙事面前,我就是一头行将灭绝的野牛。

肖斯塔科维奇是苏俄时期最后一位伟大的音乐家。他是一位天才的作曲家,1936年之前他是一位作曲家,之后他就只能是斯大林的、苏联的作曲家,作曲家和苏联的、斯大林的作曲家之间的矛盾纠葛,竟然让作曲家找到一种平衡,也因此,肖斯塔科维奇在西方世界和苏俄获得不同解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7日 16:12:19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32)


刚开始坐牢的时候,曾经想过,等我出狱,那场风波也就尘埃落定了。我会把自己的这些经历写下来,名字就叫“点燃一根烟”。接下来,我有两个没有想到:第一个没有想到的是,我坐牢的时间并不长,前后整十一个月就出狱了;另一个没有想到的则是,这个事情竟然经历了这么久,依然高悬在历史的山巅之上,没有尘埃落定。即使很多当时当事人都已经故去或者老去,只要那些既得利益者们还在继承着他们的利益,这个事情就不可能做到尘埃落定。

乐观和悲观,让我的人生像置身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7日 16:05:43

写在六月来临之前的悲伤


六月就要来了,风开始浓烈如酒

流星如子弹照耀夜空,夜空璀璨

六月有六月的沉默

六月有六月的悲伤

 

五月的早上鲜花...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6日 15:29:14

如果方方和医护落水,敲锣女救谁?


敲锣女有权通过她认为的方式进行一场救母活动,吃瓜群众也有权拒绝或者迎合她的这场活动;救母的目的达到之后,敲锣女应该感谢给她过帮助的人。但是,这种感谢的前提是,这些帮助过她的人不能因为这种基于自愿原则的帮助来完成对敲锣女自由意志的绑架,这种绑架将善意转化为恶行,成了一种货真价实的拦路抢劫。

那位自认为是他挽救了敲锣女母亲性命的二货最令人厌恶的地方是,他说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他绝不会施以援手,这种小人言论反应出这种帮助的功利性。没有任何一种帮助可以让受帮助人放弃自己的权利,为了感恩戴德就去选择对自己不利的结果,这种帮助是一种收买,既不道德,又很粗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0日 14:55:09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31)


徐平是车辆厂的,电大毕业,盗窃罪。跟女朋友谈恋爱,分手了,他觉得亏,花了钱,对方也觉得亏,没给他。他就撬了女朋友宿舍的门,搬走电视机什么的,就给抓了。我说徐平,你的盗窃罪没出息、没屁眼。

徐平大眼睛、皮肤白皙,看起来斯文,还有文凭,又带来一些外面的消息,我对他挺照顾。后来,他得志便猖狂,被王副所长看中,就有了干部范儿。

某天,我忍无可忍,将徐平叫到号子后面,很温和地对他说:“咱俩打一架吧。不过,咱俩...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20日 14:53:13

中国武术的宿命,就是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宿命!


这几天,大陆中国武术界有些热闹。先是徐晓冬从北平赶赴郑州,让一龙做了缩头乌龟。再是有“混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之称的马保国,上场四秒钟就被打倒在地,接下来共倒地三次,然后长躺不起,而打倒马保国的,仅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业余选手。

“要为传武正名”、“高手在民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19日 15:57:45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30)


看守所的日子,我背负着两个十字架,一个是我是老师,不能跟他们一样;另一个则是我是政治犯,不能给那场运动丢脸抹黑。

文明是被野蛮摧毁破坏的,野蛮是被文明驯化征服的,遵循这些原则,在文明的地方野蛮,在野蛮的地方文明,就是很好的生存法则。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5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14日 20:04:49

夏天终于像夏天了,人也要像人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世界这杯酒里

我喘息了很多年后,终于安定

安静地写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14日 20:04:48

夏天终于像夏天了,人也要像人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世界这杯酒里

我喘息了很多年后,终于安定

安静地写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7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12日 15:31:27

一生等于一日.姚小远(小说24未完待续)


叙述很多时候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套上责任和使命的缰绳的叙述。戴着镣铐跳舞也不容易,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又非常赏心悦目。这是高手们才能够接受的挑战,要战胜可不容易,可是一旦战胜了,就有一种非凡的成就感。

大环境越来越严苛,很多时候,我愿意文责自负,哪怕坐牢杀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问题是,网络审核制度的存在,让你负责任的文章根本就没有发出来的机会。即使发出来,也会被秒删。技术越来越先进一方面带来更多方便,这种方便的另一个结果却是,技术有些时候会跟文明背道而驰。或者就是,技术带来的专制和垄断,对于文明带来的伤害更加会是致命性和毁灭性的。过去,你可以去反...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11日 14:56:41

五四已经忘记了五四青年:敬罗家伦一杯姚小远酒!


作为五四运动的三大学生领袖和“五四运动”的命名者,罗家伦也在很长时间里失踪在五四运动的历史中。

罗家伦的一则趣事令我感慨,因为我也曾经遭遇过,不过,他的这则趣事更有戏剧性,如果不是这则趣事,罗家伦就不会进北大读书,进不了北大,五四运动也许就会是另一个名字了。

罗家伦报考北大的时候,胡适给他的作文满分。遗憾的是,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0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9日 15:46:21

一个前浪对后浪如是说!

对于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甚至一些六零后、五零后来说,我都绝对是前浪。所以这样说,一是因为我的经历,一是因为我的思想,三是因为我的胸怀和境界——今年我都五十七岁了,还有着改变世界的理想,仅这一项,就够五零后、六零后那些糟老头子早老太太学习和羡慕一百年了。

六年前,也就是我刚刚构建出一样模式的那一年,小范围地讲演过这个模式,对于所提出来的问题都做了解答,获得一致认可。唯一的问题是,项目太大,很难启动或者一蹴而就。注册了一样科技,而且踌躇满志,这个项目做起来,是真正的原创,比马云...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9日 15:45:09

做一个混蛋:致敬一只知更鸟,M星球叙事(之二十一)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小说了,这段时间,M星球在经历过很多大起大落和前所未有的变故之后,进入一种奇怪状态。

疫情中心的虢城已经安静下来,越白和冯小娟夫妻已经死了。讲述这些故事的姚小远依然还在北平,大陆中国的那座中部城市已经解封,波及最广的那个中部省份也已经尘埃落定,疫情好像就要在整个大陆中国成为过去,报复性消费像强弩之末的小高潮就要吱吱呀呀来临。

世界却已经陷入一种水深火热之中,由此,世界发生了深刻甚...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6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8日 16:26:36

一起浪吧,然后,死在浪尖上!


听着滴答声,我已经很久没有早起了。最近总是疲倦,布谷鸟的叫声总是在清晨或者傍晚如期而至,让我有活在历史的恍惚感。

从三楼下来煮鸡蛋,厨房里放的狗食盆洒了一地狗粮。弯腰捡拾狗粮,恍惚到以往。

 

2003年的时候,我曾有过一个非常具有电影画面感的想法,在奔驰的上海地铁上跟我心爱的女人做爱。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8日 16:24:06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27)


我在十号监室的时间不长,二个月左右,当我已经适应号子里的生活,并且获得某种程度的自由,睡在中间的时候,被调到了十三号监室。

三十多年过去,很多具体的情节和细节已经忘记,或者,会有某种恍惚,将人和事和地方相混淆。当年在狱中以及在大兴安岭、北大荒地区的徒步旅行,我都有记徒步日记、狱中日记。徒步日记先是被警方扣留,出狱发还给我,少了一本。狱中日记被我带出来,这么多年跟我一起颠沛流离,到过新疆,到过深圳,最后落地在上海。此刻,我在北平。将来出书,也许重写,也许会根据日记校正这段文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7日 19:58:24

那么多前浪真的死了:请马秦燕女士喝一杯姚小远酒!


37年前,大陆中国开始过一场以打击刑事犯罪分子为名义的严打运动,据官方统计,发生在1983年的这次严打运动,判处死刑者就达2.4万人。

朱德的孙子这些官二代们是在这次严打中被处死的,电影演员迟志强也是在这次严打中被判刑四年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罪名“流氓罪”。...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7日 16:58:31

前浪大多数已经死了:跟潘晓喝一杯姚小远酒!


经历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如果不知道潘晓,离老年痴呆应该只有一步之遥。1980年5月,《中国青年》杂志刊登了一封长信“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信的署名“潘晓”。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20年05月06日 16:40:25

请不劳动而收获的人们喝一杯姚小远酒!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还是中华民国的时候,希特勒纳粹德国已经把5月1日定为国家的法定工人节日,并且提出了口号:“工作光荣,尊重工人!”对于劳动和劳动人民的推崇,是集权国家的一个特征,因为劳动人民是最容易满足、最容易被利用的乌合之众。

十几年之后的1949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1 2» Pages: ( 1/2 total )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