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来自:  广西 柳州

日 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 散文随笔

2009年12月25日 11:21:17

[置顶]他不纺线

1、


昨晚是平安夜,饭后去了附近的教堂呆了一会。


教堂里喜气洋洋的,好多人整整齐齐地坐着唱歌,唱《奇妙的双手》。


站在走廊外看别人唱歌才半分钟,就有脸蛋涂得红彤彤的阿姨给端了椅子过来,“这位姐妹,椅子给你。”热情得很。


比较喜欢听唱诗班唱赞美诗。


这些赞美诗的调子很奇怪,很好听。即使是一群中老年人在唱,听着也很干净。


愿世人平安。


 


2、


我家书架上有一本黑皮硬壳的《新旧约全书》,15年前有一个朋友送我的。


这本书我从来没有看完过,偶尔想起来就取下来看一会,这是我这种懒人的读书习惯。


我把这本书当成是文学书籍,看里面的典故和一些用词。


《新旧约全书》里有一些句子很有趣,比如第1页的,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这句被无数人无数次引用,我也用。


&nb...

Tags: 红绿   圣诞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75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21日 11:23:22

[置顶]伸伸腿

1、


好久好久没有吃蛋了。


因为怕过敏。


而最近我经常散步,容光焕发,瞪谁谁怀孕,荨麻疹那家伙似乎被打压下去了,似乎只是在某处探头探脑,并不敢露身。


于是,我当然有点伸伸腿了。


意思就是,我昨天吃牛排的时候,勇敢地吃掉了一整个半生熟的单面蛋。


 


2、


关于伸伸腿的典故,有一次我去图书馆,偶尔在书架上看到一本古旧的《夜航船》,作者是我喜欢的张岱老哥。翻开一看,第一篇说的就是这个典故——


昔一僧、一士同宿夜航船,船狭。士高谈,僧畏慑,蜷足而寝。后士语有破绽,僧乃曰:“请问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曰:“当然是两个人。”僧曰:“那么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仰天笑曰:“哈哈,且待小僧伸伸腿”。


我还想...

Tags: 红绿   伸伸腿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94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19日 20:03:23

[置顶]唱个喏

 

    今年是《柳州日报》创刊60周年大庆,作为一名柳州人,作为一名老读者、老通讯员,理应唱个喏、敬个礼。


以前每每打开柳州日报,我都是先翻开副刊,一看看有没有自己的文章,二看看有没有熟悉的作者名字,再看看是哪个熟悉的名字在编辑。这么多年来,柳州日报的副刊一直以传统的风格吸引了一大批文学爱好者,所发的小小说短小精悍,富有哲理,诗歌抒情凝练,散文随笔优美朴实,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十几年来,我向柳州日报、柳州晚报投稿无数,发表的副刊和新闻通讯稿件也有一大摞,我甚至不记得获得过多少次的优秀通讯员奖了,如今我成为一个自由撰稿...

Tags: 红绿   日报   作业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29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17日 10:17:38

[置顶]失恋的水痘

 

水痘是绝大多数人都会出的,一旦出过之后,会终身免疫,再也不出了。


失恋也是,绝大多数人都会失恋,尤其是女人。有的女人失恋了一次就获得终身免疫,而有的女人却反复失恋,频频失恋,常常不是正准备失恋,就是正在失恋。换句话来比喻,就是很多女人总在长失恋的水痘,一茬又一茬。


女人什么时候会失恋呢?当她不幸爱上了不能爱的人,或者偏...

Tags: 红绿   失恋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61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15日 21:09:20

[置顶]单恋的巴掌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老话历经千年依旧乓乓作响。


当我们要拍掌时,肯定得有两个巴掌互相拍,倘若不幸只有一个巴掌,那这只孤零零的巴掌就只好去拍又冷又硬的墙壁了。当我们要恋爱的时候,肯定也得有两个人互相恋,倘若不幸只有自己一个人恋,那就叫单恋。而单恋的感觉,就疑似拍墙壁,抑或打自己的脸。响是响亮了,就是有点痛。


男人单恋的方式有的明,有的暗,有的会厚着脸皮热烈表白,而有的则像几千年前...

Tags: 红绿   单恋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64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13日 16:52:59

[置顶]一坨电话线

昨天下午3点到晚上8点,在一家新发廊里呆了5小时。


去搞头。


 


因为头发稀少且枯黄,只能搞那种看起来比较蓬松的那种乱七八糟的头发。


小工帮我洗头,手指明显很紧张,很珍惜地帮我洗。


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想,要小心,不然洗洗就没多少根了。


后来修发、剪发。不多的头发飘飘洒洒落地,别人听不到落地的声音,我却是听得到的。


然后是上夹子。


上夹子的时候,镜子里的那个人有点像《功夫》里的包租婆的样子了,就差根香烟上下翘。


然后上药水。


然后洗头。


然后上药水。


吹干了一看,一头方便面。


或者一坨电话线。


 


陪我去的女友发质好,顺得很。


人家做的是数码头。


夹了很多插头在头上。她猛喊,脖子受不了啦,好重好重。


我...

Tags: 红绿   电话线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7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09日 09:19:28

[置顶]乱了

乱了几日。有恙。乱得人仰马翻。


1日——


觉身倦,背痛。


 


2日——


背痛加剧。


午后在太阳下散步1小时,返室内,忽觉身冷。


当即躺倒。遂发烧。


夜半踉跄往返于卧榻与便池之间若干次,呕吐呕吐。


 


3日——


医嘱不得沐浴。多睡。


药毕仍烧,胃痛背痛倍增。


粥水续命。


发冷。


 


4日——


医嘱仍不得沐浴。多睡。


仍烧。仍痛。


前胸和后背始终挂一毛巾,大类婴幼儿。前三日是吃退烧药后的虚汗,后三日是盗汗。


单被嫌冷,加毯又重,喘气不得。


每夜被恶梦惊醒若干次。


粥水需滚烫方可进食。


 


5日—&md...

Tags: 红绿   乱了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8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1月11日 09:51:36

[置顶]雷

近日闲极,就读诗。读雷平阳。


读得心里惊雷大作。


 


他的诗——



张天寿,一个乡下放映员  


他养了只八哥。在夜晚人声鼎沸的  


哈尼族山寨,只要影片一停  


八哥就会对着扩音器


喊上一声:"莫乱,换片啦!"


张天寿和他的八哥  


走遍了莽莽苍苍的哀牢山  


八哥总在前面飞,碰到人,就说  


"今晚放电影,张天寿来啦!"  


有时,山上雾大,八哥撞到树上  


"边边,"张天寿就会在后面  


Tags: 红绿   诗歌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67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1月10日 10:26:26

[置顶]爱情五花肉

 

我有个网名叫做五花肉。


有一次,某媒体一位老总跟我开玩笑说:“五花肉这个网名很有禅意,我们吃肉,肥的太腻,瘦的太柴,只有五花肉刚刚好。”我起这个网名纯属无意,闻言却如醍醐灌顶。


中国人自古以来最推崇的中庸之道,其实讲究的就是“合适”二字

Tags: 红绿   爱情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4) |  浏览(13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1月05日 17:38:35

[置顶]吃一把锅灰

1、


我生来羸弱。


记忆中最早的是,穿着花棉袄,摇摇晃晃跟着父母上了一艘小船,船上有个白胡子的老中医。那时我三岁不到。


小时候,我吃过各种奇奇怪怪的药。


包括锅灰。


我妈把我们家和邻居家的铁锅反扣过来,刮下那层黑乎乎的锅灰给我做药引子。


其实,好像我也没什么病,就是弱。


 


2、


生平最怕的两种人。


一是医生。一是体育老师。


我大一的时候,上体育课,我经常请假。如果明天有体育课,我今天下午就不安起来,挖空心思要找理由请假。


快60岁的老师也很鄙夷我,跟其他同学说,你们不要跟她比,她是先天不足。


后来毕业后,偶然得知这位体育老师去世了,那时他该有70岁了吧?


我仍然不安,觉得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差生去气他,他也许活得长一点。


我至今仍保留着体育...

Tags: 红绿   药膳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281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1月02日 10:08:19

[置顶]中年男人的爱情

 

已婚中年男人的爱情,并不像他们日渐鼓起的肚腩那样,越来越膨胀,而是跟他们日渐谢顶的头发成正比,愈来愈稀,寥寥可数。


他们的爱情无外乎是初恋,婚恋,外恋。


已婚男人到了中年,会愈发怀念初恋。


Tags: 红绿   专栏   男女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6) |  浏览(79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0月30日 12:01:07

[置顶]林荫道上的私语

秋天了。


有一天,路过哪里,听到别人家的窗子里飘出叮咚的钢琴声,是《秋日的私语》。


顺便想起很多事情。


 


有一年。我在一个华侨学校里念书。


教我们英文的老师是印尼归侨,满头卷发,肥硕高大。她在黑板上写字,手指粗肥,毫无美感。她走过我们身边,我总是隐约闻得到葱花和大蒜的味道,应该是残留在衣裳上散发出来的吧?


她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少年唯美的我,当然会皱眉。


当然也没学好英文。


华侨学校的教学楼到我的宿舍,一条向西,一条向东。


向西走,要路过足球场,那里经常有好多男生在踢球,如果有女生经过,他们就会故意把球盘到你面前。刺耳的口哨声会此起彼伏。


向东走,是一条安静的林荫道。


如果走中间,会经过一片树林,杂草丛生,偶尔会看见有大片紫色的牵牛花和含羞草,含羞草开着粉红色...

Tags: 红绿   钢琴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8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0月23日 23:18:02

[置顶]唏嘘

我妈姓刘。家在南宁郊区的一个古镇。


我妈很小就是孤儿。我外公是国民党军人,去了台湾。我外婆是古镇上出名的美人,30不到就死了。我舅舅也很早就死了,20不到。


记忆中我妈家没有什么亲戚。


我10岁那年,突然有一天来了一封信,上面贴了很多地址迁移的纸条,我妈手抖脚抖看完信,哭了一场,说是找到亲人了,表妹找到了!


不久,表姨借着出差的机会来看我们。


我很兴奋,因为别人家都有姨妈啊小姨啊,就是我们家没有。


我跟我妈到县城的那家大旅社去找表姨,我至今还记得那高大昏暗的旅社楼梯是木头的,涂着暗红的旧漆。长大成人后,我甚至还梦见过几次那个暗红的楼梯,以及楼梯角的扫帚。


终于,见着表姨了。


她竟长得又高又瘦,脸颊瘦小,头发短粗,声音尖利。跟我妈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一口白话叽里咕噜的。


我妈后来问我,你怎么见了表姨都不说...

Tags: 红绿   故事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8) |  浏览(5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0月14日 22:51:09

[置顶]这样的夜晚

这几天闲,看看书。尤其是晚上,读一些美妙的诗。


1、情诗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这是仓央嘉措的情诗,好像看得到他的眼,眼里闪的光。


 


2、范春歌和泰戈尔


前段时间在胡须男书房里偶然看到范春歌的《请记住他的好》,回来就...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8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0月08日 15:57:40

[置顶]迷失

前几天说了,太大的东西总是不好,比如海虾,太大了油盐不进。


一个城市太大了也不好,比如北京,大而无当,到哪都迷路。


我最惨痛的迷路经历就在北京。


不是大街上,是在北京车展。


 


前年还是去年的北京车展,一到场外我就被吓得直想吟诗:“大海啊,全是水!车展啊,全是人!”其实不光是人,还有车,还有铺天盖地五彩缤纷的广告帖子和彩旗,以及超级迷宫一样的超大展厅。


我跟一只光头摄影师持卡先进,保安十分严密,要过很多道关卡。


光头进去看见美女靓车就撒腿跑,后来见我不为美女靓车所动,巍然端坐,就托我看管他的笔记本。


再后来,接了电话,让我持卡到D3门接几个助手进来。


我挂了手机起身就走。


走了几分钟,突然心头一声霹雳!想起那光头的笔记本还在座位上,赶紧拨开人群就往回跑。还好,它还在。

Tags: 红绿   迷失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2) |  浏览(77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0月06日 18:00:53

[置顶]5杯啤酒和1碗稀饭

1、5杯啤酒


昨天晚上去兰桂坊。


2个包厢,1群人。吹哨子的那头领导,眼神中有浑浊,有锋利,也有傲气和柔软,写得一首好律诗,还会看人,看石头。


姜酸很好吃,泡菜也不错。


啤酒也还可以。下酒的歌声还勉强。


我们几个老人家提前散了,出门的时候,被风一吹,想起丰子恺先生的一幅水墨黑白小画——名儿叫做“人散后,一勾清月天如水”。那画笔法寥寥,却画出那种深深的寂寥,淡淡的凄凉,我甚喜欢。


我抬头看看夜空。墨蓝墨蓝的。


楼太高,没有看见月亮。


兰桂坊外是另外的人间,人来人往。


 


2、1碗稀饭


昨晚被那姜酸折腾,翻来翻去烙饼。


中午11点多被电话吵醒,一美女诗人电话说下午去看礼仪大赛。


于是前往。


问我可以吃...

Tags: 红绿   乱七八糟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18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9月21日 15:40:56

[置顶]老爱情





 

远镜头一:


Tags: 红绿   老爱情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24) |  浏览(169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9月17日 09:46:42

[置顶]别问芳名

1、


我的真名不好听,真的不好听,小时候还有过一个与红楼梦里的秦钟同音的名字。


后来上小学了,老爸给起了一个花花草草的名字,叫起来又不响亮,又不温婉,很叫人懊恼。我有个高中同学叫做曼珊,我不知道多喜欢她的名字。还有一个同学,她说她妈妈是华侨,表字叫做“薇”,这都令我羡慕而悲愤。


有一次,路过一地,同车的同学大叫:你看你看,  ××发廊,是你的名字耶!


我能回应什么呢?


唯有讪笑罢了。


 


2、

Tags: 红绿   芳名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6) |  浏览(125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9月14日 15:02:39

[置顶]红牡丹蓝凤凰









Tags: 红绿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32) |  浏览(21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9月13日 22:52:32

[置顶]爱情雨

1、


好久没有下雨了。


一直以来到处都干巴巴、灰扑扑的。一出门就要忍不住打喷嚏,灰尘实在太多了。想起小时候,过了一个假期再去学校,我们都会在同学满是灰尘的桌面上,用手指写下一句骂人的话,譬如谁谁是缺牙棒之类的。


前天黄昏的时候,噼里啪啦,下雨了。


雨点好大一颗,噼里啪啦砸下来,砸得尘土味道窜得到处都是。


我站在阳台上把臂观雨,很文艺地想起四个字——久旱逢甘霖。


这场喜雨并没有噼里啪啦多久,就停了。


我想象,柳州的千家窗户万家阳台,必定有无数颗人头探出去看天上的云。彼时,那骄傲的雨云正渐散去,人间意犹未尽。


怎么就不多下一些呢?


 


2、


我突然想,我是老天爷的话,我也烦人类的。


下雨多了,泛滥了怪我。


下雨少了,干旱了也怪我。


世间哪...

Tags: 红绿   爱情雨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20) |  浏览(9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34 5 6789» Pages: ( 5/10 total )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