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来自:  广西 柳州

日 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 散文随笔

2010年05月04日 16:53:50

[置顶]一点点红

这个青年节,我来坦白我的非青年事件。


1、


前几天,有人来接我去看电影东风雨。


于是我就忙不迭去了。穿了一条有很多兜兜的迷彩裤子,对,不是裙子。


看完出来,影院经理还硬送我一张巨大的东风雨海报,当时我想要来干嘛?但我居然身不由己地接了。为什么这样身不由己?我感觉有点那啥。究竟是哪啥,我也说不上啥。


回到楼下。我摸遍了所有的兜兜3次。


没摸着硬硬的。


又摸1次,还是没摸着硬硬的。完蛋,钥匙没带。


那天风蛮大的,还有点细雨,我还多少荡漾在东风雨的氛围里,就不想动了。我们家楼前还有一块空地,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搬了两块转头到楼门前,铺上那张海报,坐下了。两块砖头太矮了点,但没办法,只有两块砖头。


原来冥冥中这海报有安排的。


坐在砖头上吹风兼发呆,真想抽根烟。


后来进出楼道的人都眼...

Tags: 红绿   钥匙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8) |  浏览(91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4月28日 09:33:50

[置顶]有个男人是国王

 


1、


有个男人是国王。白蚁国王。


在广西白蚁防治界,提起祖传三代从事白蚁防治的“江氏白蚁” 一家,没有不知道的。其中,富有传奇色彩的是第二代传人江老大,他颠覆了传统的白蚁灭杀方法,研制了独特的灭杀药物,引起业内震惊,人称“白蚁国王”。

Tags: 红绿   白蚁国王   山歌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172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4月26日 11:53:01

[置顶]古怪的女人

说起来,我是有那么一点古怪的。


至于这一点的大小和深浅,倒也不好测量和估算。


反正就一点,就指甲盖那么多。


 


10年前,我在厨房门口念鲍尔吉原野的《掌心化雪》给别人听。


两人笑得泪眼婆娑,蹲在地上。


鲍尔吉原野跟我一样,也古怪得很。


他有次去一个领导那里,领导正旋开墨水瓶给钢笔吸墨,见他来了,就忘了拧紧墨水瓶盖子,只顾着跟他谈话。


这下完了。


鲍尔吉原野的注意力全在那没有拧紧的墨水瓶盖子上了,领导说什么他一句没听见。


但他又不能造次,趋前为领导拧紧。


谈话结束后,鲍尔吉原野拖着沉重的步子,到每一个办公室去寻找没有拧紧的墨水瓶盖子。但是所有的盖子都被拧得紧紧的。


他无比沮丧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的墨水瓶盖子旋开,又拧紧。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大意...

Tags: 红绿   古怪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140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4月15日 21:54:57

[置顶]吃扇子

读书的时候,我每天都很勤快地把很多本书带回宿舍,放在枕头边上。


人家说你干嘛呢?扛进扛出你累不累啊你?


我说,扛回去我有心理安慰。


我想象我看了。我在意念中看了。


 


前几天被风吹了,就头疼。


就好像有人用卷起的一本杂志做吹风筒,一直在给我的眉心咝咝咝咝吹冷风。


撑不住了,就去一个中药堂,去被中医看,去抓中药。


想起苏轼文集里一段。也是以意用药。


苏轼回忆说,有一次欧阳修说有个人受了风寒,医生问他你怎么得病的?病人说乘船被风吹了呗。于是医生就从一个船舵把子上刮下了船夫陈年汗渍的粉末,混合在丹砂啊什么中药里给病人喝下。又有一个病人出汗很多,医生呢就给他开了一味中药,还加了一点葵扇的把柄磨成的粉末。欧阳修很以为然。


苏轼很不以为然,他说照您那么说,我把笔墨烧成灰给学生吃就可以治疗他们的...

Tags: 红绿   意念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8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4月09日 14:17:13

[置顶]黑

昨晚11点这样,毫无征兆地。


在我刚刚关掉电脑,站起身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停电了。


屋里一片漆黑。连窗外都漆黑一片。


 


我想起手机在外面屋子的桌子上。


就摸索着出去。


在漆黑中小步摸索出去。黑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才走了2步,就感觉在黑暗中走路是件是吃力的事,黑暗它居然是有重量的,你可以感觉到它挡在你的前方,缠绕着你的四肢。


这叫人想起旧时的伦敦,想起戴黑色礼帽穿黑色斗篷带黑色文明棍的福尔摩斯侦探小说里的背景。在这小说里,背景总是阴湿的灰沉沉的雾。你可以感觉到那雾是浓稠的,有重量的。


身边的黑雾也是这样,浓稠地粘在我的四肢上。


令我举步维艰。


 


黑暗他是会变形的吧?


会聚,也会散。假如我在黑暗中摔倒的话,都不会摔到地上。只会摔到,它的怀里。

Tags: 红绿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6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4月07日 20:26:57

[置顶]男红





 

男是男人的男。红是女红的红。


一个女人做些针线活,我们叫做女红。


Tags: 红绿   男红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8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31日 13:59:14

[置顶]下巴有痣的男人

刚才,就在刚才。


 


天飘着牛毛细雨,那雨丝细得不能再细,飘到人身上,倏地不见了,一点都没有濡湿的能力。


我刚在附近一个饼家吃了一个蛋挞。吃完好久,我才想起,这蛋挞怎么发硬了?


然后,我就走在中国广西柳州的八一路上。


边走边想着昨晚看的林白和卡森·麦卡勒斯。不是我文艺,是这种天气,真的很适合在街头独自傻乎乎地走。


你可以撑伞。也可以不撑。


你可以想很多事情。也可以不想。


 


正走着。


迎面走过来一个高大的男人。似乎撑着伞。说似乎,是因为我不记得到底撑了没有了。


他站住了。并且向我靠近。带着温和的笑。


我也站住了,心想他是不是要问路?


果然,他说,我想问一下。


我点点头。


他说我从%¥&……来。


八一路的...

Tags: 红绿   下巴有痣   男人   故事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393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27日 12:23:05

[置顶]猫步

《你可不可以安静一点?》

你可不可以安静一点

当那些欲望

震耳欲聋的向我袭来

你最好闭紧你的嘴

退到一旁

这样我才能

心平气和的想一想

究竟是先奸后杀

还是先杀后奸


 


——上面那短诗是别人写的,甚合孤意。


世间的欲望大抵都是如此嚣张。它从来就不肯掂着脚尖像猫那样无声无息地来。


Tags: 红绿   也是乱七八糟   欲望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8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24日 15:45:59

[置顶]会笑的狗

下午起风了。


这个春天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热一阵,冷一阵,不像往年那样干脆爽快地,一热了之。


反倒有点像世人的心,反反复复,来来去去。


 


出门去一个裁缝那里要我的风衣。


拐啊拐,其实不远,就半箭之地。


风有点大,干冷干冷地吹。拐到一栋楼旁边,看见一只狗。


我认识它。


它就喜欢趴在地上假寐。左爪子搭在右爪子上。眼皮耷拉着。


我怀疑它已经很老了。


因为它懒得跑来跑去。而且还喜欢假寐。而且还躺在路中央。来往的车子也不少,虽说是在小区里,这也很危险。


可是我不敢去喊醒它,叫它走到路边树下去睡觉。我不敢。


 


要了风衣回来。


又看见另外一只小一点的圆眼睛的年轻狗。


不,也许是小学4年纪的狗,就那种年纪。风起了,吹得一只白色塑料袋飘来飘去,...

Tags: 红绿   乱七八糟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10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16日 22:51:42

[置顶]竖一根手指

前几天,我那个痛。


我就在QQ签名里写:“我那个痛。”


哗啦冒出一堆人来,眉飞色舞地问:“哪个痛?”


我老实老实地说:“那个痛咧。牙齿咧。”


然后我改签名:“就是那个痛。”


哗啦还是出来一堆人,眉飞色舞又问:“到底哪个痛?”


问的人太多了。


我就改:“我想竖一根手指。”


 


哗啦一下,来的人更多了,滴滴滴滴。


个个都表情诡异,欲笑不笑:“竖哪根手指?”


还有个豪放的美女记者直接说:“我帮你比出中指,哈哈。”


我眨巴眨巴。


眨巴眨巴。


一根手指,可以是大拇指,可以是食指,可以是中指,还可以是小指。可以挖耳朵,挖鼻孔,可以表达五体投地,可以表示鄙夷,甚至问候对方的祖先。...

Tags: 红绿   手指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2) |  浏览(7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08日 09:55:37

[置顶]我是大娘

早上醒来,又用力想了一下。


我每天早上都这样,醒了就想想有什么高兴的或者新鲜的事情。


很快想起昨晚有人短信,说送芝士蛋糕祝节日快乐。


哦,今天是节日,妇女节。


我是妇女,今天我该去乐呵乐呵。那,昨天也乐呵过了,看了电影,跟朋友们吃羊肉和肘花肉,还在风中步行越过美丽的文惠桥,风猎猎地吹我的衣服……算不算过量?不算吧。


 


小时候,三八节这天女老师总是放假半天。


男生们就起哄,你们妇女节嗷嗷嗷……妇女妇女妇女。


女生们就着急,你们才是妇女,你们才是妇女。


 


刚才百度了一下,原来妇女是成年女子的统称。


那,当然,我是妇女了。


早已不是髫年,不是总角,不是金钗,也不是豆蔻了。


也不是及笄了。


算是那个姓徐的大娘了吧。

...

Tags: 红绿   妇女节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6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04日 15:10:40

[置顶]红绿扶春

 

春天到,花儿开,鸟儿叫。


有个宋代的诗人说:“朝来庭树有鸣...

Tags: 红绿   草莓   春天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14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3月02日 12:10:27

[置顶]你长尾巴了

 

人类在古时候也拥有一根尾巴,后来失去了。


假如某一天,人类像3D电影《阿凡达》那样一夜之间重新长出了尾巴,那么地球人的生活将会怎样呢?


1、


首先,睡意朦胧的人们在睡...

Tags: 红绿   尾巴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6) |  浏览(14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2月23日 20:08:44

[置顶]霸占宝贝

 

今年在桂平过春节。


大年三十的上午,老人家吩咐我负责贴春。往年也回来过年,但这算是我第一次独立干这种技术活,结果搞得蛮弄囊的。


桂平街头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简直水泄不通。好容易挤进卖春联小摊,一看就晕菜了,即席挥毫

Tags: 红绿   春联   春贴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21) |  浏览(26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2月06日 00:26:41

[置顶]有人卖布

最近常有好友敲我QQ门,说我好久没有写博客了,在做什么。


这次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正要答我在……


突然还是不大好意思。


因为我在看《后汉书》,我说我看这个,别人又要接着问很多问题。


比如好看不好看?


比如看这书做什么?


比如有什么用之类的。


答复起来还真不简约,我于是欲言又止了。


 


很多年前看《后汉书》,记得有一个偷牛的典故,现在翻了一遍,居然就找它不着了。


奇怪,躲哪去了?


现在看这书,简易版的,居然发现蛮好看。


 


有很多好玩的故事。


故事里都有天意的。


比如,董卓实在太坏了,连义子吕布都要杀他,当然也许这跟王允以及王允的义女貂蝉姐姐策反有关系。


很有意思的是,当时有人把“吕”字写在布上,...

Tags: 红绿   貂蝉   吕布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5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1月25日 13:00:12

[置顶]唔?

最近在忙什么?


没有,只是。


唔?


没有什么,只是想太阳腾讯。


网恋了吧哈哈,说来听听。


没有,在种菜卖菜,忙得很,恨得很。


唔? 


因为春节前要用收成去换摇钱树,所以我很勤奋地每天去翻地种菜收菜。


很正常啊,我们都这样。


我这里不正常。


唔?


白萝卜、苹果、土豆、麦子等等每样只能留88个,多了少了都不能换摇钱树。


唔?对啊。


于是我就种,种了收,收了卖掉多的,只留88。


对啊。


问题出现了,一不小心种多了就要卖掉多余的,就要算数,比如127个豌豆要卖掉多少个才等于88个?种少要再种,收多了又要再卖掉,卖多了要再种。有时候难免会算错,236个南瓜我卖掉了158个,那就只剩78个南瓜了,一看就傻眼了,赶紧去买种子重新种……忙的汗流浃背。

Tags: 红绿   咬牙切齿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2) |  浏览(58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1月12日 11:48:18

[置顶]我爱你

昨晚看了老电影《鳄鱼邓迪》1、2。


片中几个细节印象颇深。


 


1、一个是河边汲水。


女主角雪去河边汲水,险被鳄鱼拖下水吃掉,人们纷纷记得邓迪如何英勇地制服鳄鱼。


我就记得雪穿的那条游泳衣,即使30年后的今天,那仍是一条惊世骇俗的先锋泳衣,一般的女人不敢轻易染指。


 


2、一个是地铁公告。


邓迪知道雪要结婚了,怅惘离开。


雪一袭红裙,赤足追到地铁。地铁里人潮拥挤,水泄不通。


雪站在台阶跺脚,喊,邓迪先生~~~~~


人群中一个满脸胡子的高个黑人听到了,问她,小姐你怎么了?


我要跟那个戴黑帽子的男人说话。雪遥遥指着人群中的邓迪。


大胡子就喊,嗨,那个戴黑帽子的~~~~`


人群中一个戴红帽子的矿工回头张望,大胡子就对着他喊,有...

Tags: 红绿   随笔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86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0年01月05日 16:18:27

[置顶]红绿的照片









1、


总是有人说我的博客的题目很怂人,那好,我就写个老实的。


很老实吧?


也不对啊,我之前的题目好像就该那么起的,都起得其所得很。


 


2、


其中一张照片在前几天的本地报上登出来,立即有老同学来喝问我,原来你就是红绿。


我仍然矢口否认。


尽管照片不小。


 


3、


小时候到现在,我都很不会照相。


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怎么样。一到照相就很局促。这次翻照片给报纸,就只有...

Tags: 红绿   照片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10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31日 10:03:49

[置顶]你来了?

又一年年末了。


每到新旧岁更迭的时候,我总在等,等新年是怎么来的,觉得那就应该是一个崭新的时光。


我总觉得,新年的到来,总应该有一个仪式,或者一个动作,一个标志,一把钥匙。


比如,你走过一个长廊,推开一扇门,一看,哟,新年就在那里。


又比如,夜里12点刚过,门笃笃笃响了,你跑过去开门,新年就站在你家门口,慈祥地笑。


你来了?你说。


新年点点头。像个老朋友。


新年进来的时候,会带来一道新鲜的亮光,和一股清新的香气。


 


不知道有人明白我的呓语不?


这种叫做瞎想,是吧?


尽管无数次,新年都是不动声色地来到我们身边,一如昨日,一如上周,一如前月,我依旧固执地打算好了。


我打算今天晚上我也不睡觉,像小孩子说的那样,“我要看看,新年究竟是怎么来的。”


我...

Tags: 红绿   新年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7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12月27日 12:49:07

[置顶]接吻

 

1、


前几天,我去做一种古老的美容——开脸。美容师棉线如绞,扯我脸毛。我闭着眼睛,想。想什么呢?我在想,一个人自己看不见自己的事情,有开脸,还有打喷嚏,这些事情都不得不闭眼睛的。要不,你打次喷嚏试试,我就不信你还能睁着眼睛阿嚏一声?


后来一想,还有接吻。


接吻也是不得不闭眼睛的,因为睁着眼睛接吻,肯定会笑场。

Tags: 红绿   接吻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135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123 4 5678» Pages: ( 4/10 total )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