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来自:  广西 河池
年龄:  39

日历

2021 - 1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1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12年03月01日 11:26:12

中篇小说连载——《住在二楼的男人》第四回

九.
  
  素素上楼后,我还没有完全从她的故事中走出来。又感觉到饥饿,这致使我的两只手不停的颤抖。我想过实在应该要对曹新颖解释些什么,手机拿在手里却始终拨不出那个号码,最后颤抖着给她发了“对不起”三个字。之后,强忍着饥饿走进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当我吃完面条流淌着一身汗躺在沙发上时,那些不知名的忧伤,困惑,迷茫,扭曲,憎恨油然而生。我躺在那里凶猛地哭了起来,就在那副劣质的裸体油画下,在电视节目已经停播的电视机面前,在我的客厅,在我的出租屋,在我的世界,在我的一切,一切无法捉摸的未来。
  
  然而,我想人最恐怖就是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些什么。即便是你哭,即便是你找到一些烂透了能哭的理由。而这些理由在你撕心裂肺地哭完以后又开始怀疑你的这些理由,甚至否定取笑鄙夷这些理由。最后你不得不承认,其实你什么东西都不是。你还是在那里,在那里哭泣,在那里埋怨,在那里嫉恨。然...

类别: 小说 |  评论(1) |  浏览(646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3月01日 11:24:50

中篇小说连载——《住在二楼的男人》第三回

七.
  
  关于素素的过去,却不像她的外表一样看起来那么的自然,纯真。若是没有听过我死也不会相信那些残酷的过去会发生在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子身上,事情已然发生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的意思是在对素素的感观上完全看不到那些事情的踪迹。是的,感觉不到。我一直认为素素像个天使,她在早上的阳光中出现,干净纯洁。然而这个世界总是那么残酷,所有美的事物在阳光的背后都会带着哀愁。例如小龙女,例如杨过,一个被玷污,一个残废,看起来就好比称得上完美的就只能是两个或者许多个不完美而组成的,只有经历过世事的摧残,岁月的打磨,将事物的本身搞得狼狈不堪,这时他和她才会相知,想惜,之后组合在一起才算是完美的。而那些看起来本就完美的事物到最后终究也要支离破碎。我不知道这个逻辑是不是正确,但起码在我的身上,在我和那个女人的身上,在我和素素的身上就是这样的。
  
  现在我想说说素素跟我讲的关于她...

类别: 村狗 |  评论(1) |  浏览(668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3月01日 11:23:53

中篇小说连载——《住在二楼的男人》第二回

四.
  我以为自己很可能就这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饿死掉,直到曹新颖破门而入才发现我的尸体,她不停地捶打着我的胸口期待着我还能睁开眼,她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慌张,她不停的叫骂:张岸,张岸,混蛋,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你快起来,你起来啊,我求你了。然而我的的确确是死去了,也可以说是我想死去了。直到一阵急促地敲门声传入我的耳朵,我才意识到这又是我的幻觉,接着我的手机响起。曹新颖说:你在哪里,我在你家门口。
  打开门曹新颖就站在我的门口,头发扎着马尾,穿着银行的制服,肩上跨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左手提着一袋青菜,右手握着手机。见我开门她马上将手机收进衣袋弯下腰提起脚边的另一个塑料袋,嘴里嚷嚷地说:张岸有你这样的吗,请人吃饭自己在家睡大觉,是在睡觉吧。你看你那一脸朦胧的样子,再说了有你这样请人吃饭吃面条的吗,有你这样的吗。我就知道你没有准备,我连菜都一起买来了。厨房在哪里,是这边吧。冰箱...

类别: 小说 |  评论(0) |  浏览(60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2月17日 01:13:40

柳州园博园半日游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68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2月04日 14:21:27

中篇小说连载——《住在二楼的男人》第一回

  这是一部花了半年时间写完的中篇小说,已在《河池文学》2011年特刊发表。由于某些话题有点敏感,在杂志上所刊登的是删减版,去除了一些槽糠之除。但是我更喜欢这个没有任何删减的版本,虽然它粗糙,碎碎念,不紧凑,正基于如此它才是真挚的。从真正小说的艺术上来说,这算不上是一部有艺术的小说,或许可以理解为一个男人的意淫事件。当然,在我的这部小说里所想反映的不是什么艺术,比起艺术我更喜欢描写现实,现实的质感与残酷。
  
  在这部小说里,你可以看到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是存在着双重人格的。张岸唯唯诺诺不得志的活在前女友的影子里,然而他又在素素与曹新颖两个女人之间不停地抉择,又同时在两个女人之间发现了自己的卑微与优越感。张岸代表着这个社会很多时下的男性,彷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9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1月31日 22:36:25

死在侩子手下的两条河




  这是我所最喜欢的两条河,两个地方的人们,但是有一天这两个地方的人们都为了这两条河感到无比的纠结。而他们所纠结的祸根却不是因为人们自身所产生的矛盾,这该是怎么样的一个情何以堪的局面啊。
  
  人们,这是一个多么伟大朴实的词啊,可是某一天你发现人们不再有话语权,不再有知情权。他们居住所赖以生存的河流在某一天不知情的情况下,鱼没了,船没了,河草没了,绿没了。他们站在河边,就像站在奄奄一息地母亲身边,母亲的面容已经褪色,母亲的肌肤已经干涸,母亲无力地呻吟。可人们就站在母亲面前,却无能为力。他们似乎呐喊过,疾呼过。他们愤怒过,讨伐...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0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1月31日 14:20:00

革命老区东兰县列宁岩一日游

没有配文字慢慢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607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1月16日 01:43:56

夜里、我所能做的事儿——

回到家里的这些时日,起得晚睡得晚。本打算用这些闲暇的时日读点好书,结果躺到深夜拿在手里的却是手机,不断在各大网站浏览一些没有价值的新闻。自感堕落。 记得往前倒的那几年里,每每寻得好书便挑灯夜读,好似要活生生地将手里的书吞了似的。一直看到天亮,看到日出,看到各家都下地干活我才昏昏睡去。那时村里人给我起了一个外号“睡星”,还说我这个人冷漠无比,不善言辞,不喜欢交际,眼光高挑。说得最传奇的是我已经患了神经病,要不我总是夜伏昼出的。即便大伙在白天看到我也是一副白脸恶鬼的吓人样。基于我的这般堕落,每到夜里一两点父亲就说:怎么还不关灯,浪费电。父亲说父亲的,我依旧看我的。 不光如此,我还有夜里趴在床上写作的习惯,这一趴往往就保持一个姿势几个小时,以至于胸闷腰酸去**检查,医生拍了片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开些去痛片了之。 到现在科技发达,手机无所不能,几个朋友都喋喋不休地说,你还买书干嘛,直接网上...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1月16日 01:07:47

手机试发博客

如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5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06日 22:16:37

树、是一个正在上演的寓言

  

      树,疯了。他在一片苍茫的雪地上晃晃悠悠地走脱离了现实。树,他疯了吗?还是树已经超越了,豁达了?
  
  树就是那样的,这样的树在中国的每一个农村都会看得见,这样的树有点痞,烟不离手吐得优哉游哉,唾沫星子横飞说得面红耳赤。树的朋友一般都已经成家立业,树的家一般支离破碎,树一般爱交朋友爱帮助人。树,人家都会觉得这样的树有点神经质,也会觉得这样的树是不会有出息的。而树知道,其实树什么都知道,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实质上树是没有办法去做。于是树就是树。
  
  树,是超越的。他知道知道自己得不到别人的重视,他宁可活在死去的父亲与兄长的记忆中,可残酷的是兄长与父亲的死是那么的不光彩。树,便没有了精神的依托,而树也只...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03日 18:20:28

干炒通心粉

整个冷清的下午、

给自己一份干炒通心粉、

火要大、椒要辣、

吃到通心热辣、

吃到浑身冒汗、

方可驱寒、

我是这么做的

干、辣、Q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561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1月30日 17:53:55

我的家乡并不美

我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uliaoliao33


      我打小就生活在农村,是个地道的农民家的孩子。在我的某个童年片段里有那么几年村子里老是有洪灾,每每到了洪灾过后政府都会发放一些粮食,还有衣物。起初村里的人收到这些捐助还是有点感觉到自卑的,各自拿了物资泱泱回家。可是这样的感恩与谦卑的举动在连续几次洪灾过后便荡然无存了。但凡洪水一过就有村民开始唠叨这救灾粮和衣物什么时候到啊,等到粮食和衣物一到更是不听从村领导的安排发放,而是直接哄抢。抢到好的沾沾自喜,抢到不好的骂骂咧咧,那场面甚是让人唏嘘。
  
  很多文人但凡提到自己的家乡,...

类别: 村狗 |  评论(0) |  浏览(590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1月24日 10:18:16

我想说的只是写作

草稿:

  石老师叫我写一篇关于对“文学”的看法的文章,这对我这个初中生而言真是苦差事,就好比要一个刚学步的孩子去聊聊对“跨栏”的看法,说起来未免理不直气不壮了。但既然走在了这条路上,也就顺道说说这条路吧。
  
  早些时日,我穿了海魂衫,戴了一顶绣有五角星的平顶帽,拍了一张相片。我的一个朋友看到相片后说我真像个文学青年,我心头紧了一下,原来21世纪的文学青年就是我这个样子的?我这个朋友远在上海,是学美术的,对画画很有手段,她时常画一些我看不懂的线条,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是觉得那些线条弯弯曲曲很好看。所以有一天我写下了这么一段文字:给我一只笔,很多书,回到农村盖三间瓦屋,晚来饮酒话山歌,起早牧牛寻小河。种点小菜,养些肥猪,闲时小菜宴宾朋,倘若痛快便杀猪。尔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5) |  浏览(67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1月20日 09:13:02

地主家凭什么没有余粮


  每每看葛优在《甲方乙方》撅着小胡子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还是会犹然而笑,仿佛这句话自古就是为债主所存在的。也只有地主才能油嘴肥脸淡悠悠地说出一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这话在古时是很实用的,他能体现出一个人的自身价值。可是到了如今这个年代就全然不是这样了,欠钱的那绝对就是爷,也可以飘飘然地说:其实我也没有余粮啊。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县政府司法部官员,年初在我的汽车音响店里装了一套价值1850块钱的音响,当时付了1000块钱整,他在收据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还欠了850块钱。要说这位官员肥头大脸开着一辆别克别应该是一件挺威风的事吧,谁曾想这家伙这850块钱一欠就是一年,期间打无数次电话这家伙硬是以各种理由避而不见。
  
  事情在...

类别: 调侃 |  评论(6) |  浏览(1237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1月09日 22:27:12

跟我一起“了了”体吧——

某一天很心烦,于是在我们本地论坛的文学版发了一个帖子,没多久迅速回复近百效仿。人称“了了”体,因为我叫吴了了。

原文:

秋天的风
犀利地扫过我的裤裆
我垂头指地
无比忧伤

下面是网友们的“了了”体。

秋天的阳光
温顺地抚过我的胸膛
象刚挤的牛奶
还有草的清香

秋天的雨
猛烈地湿过我的衣裳
看绿肥红瘦
谁解衷肠

秋天的情毒


流水的衷肠

秋天的城市
收割的楼群
天窗射出信鸽
片片银翎掠过我母亲的村庄

秋天的霜叶
落进我的盲肠
让我无限忧伤
不料有天早上
化为一杯奶茶
医生放刀笑说
胜过一头奶牛

秋天的花
冷艳地开满我的目光
象泛黄的誓言
落红满床

秋天的虫
呻吟得有点忧伤
是慨叹不了了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0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1月07日 18:49:44

在感性与理性中——


【正、青春】——不是一部残酷的青春电影、只能说:谁的青春不犯贱。

——每天醒来、你听到的不是鸟啼、蜂鸣、只有汽车的呼啸声灌穿耳膜、那种震荡使人烦躁、使人疯狂、使人迷失方向。

——躺在床上、只有戴上耳塞才能隔绝外面的一切、闭或是不闭眼睛、都能感觉到那些一直恍惚着的光、我想我并不属于这里的夜、也不属于这张床、我甚至想过这张床与我的身体一起在天空飞翔、于是、我一直做着一个同样的梦、梦到自己在天空飞翔、随后便是骤然下坠、我想那种下坠的痛快与惊悚就是所谓的自由吧。

——非诚勿扰上一个广西男人牵走了一个韩国女人、众人皆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0月23日 23:06:02

那些感性与理性的生活碎语——




——电影版的《挪威的森林》大概的意思是:一对懵懂少男少女,他们不小心做了,男孩问女孩你没有跟那个谁做吗,结果女孩走了,但他们还是想做,于是又相约见面,还是没做成,反复几次女孩不乐意,自杀了。你妹的,拍的什么玩意,整部电影看下来就只记得,做,做,做,还是***做。

——去幼儿园接小侄女放学、她和小伙伴一起奔向路边的小吃摊准备抓热狗、这时小伙伴的奶奶突然出现、先是猛打小女孩的手、又猛拍小伙伴的脸、然后像拽兔子一样强行拉走。小侄女被这一幕惊呆了、回过头很诧异很迷惑地看着我、我充她微笑示意可以拿热狗。后来她一直不开心——这事让我很郁闷、孩子是不能打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0月12日 12:26:13

职业教师与普通话







  当我想要在这个早上花一点仅有的时间来写一篇关于教师的文章时,我仿佛看见了那些个长期对教师充满敌意的人,他们斜拉着脸,睡眼蓬松地想:哇,又一篇力挺教师的帖子出来了,今天我要搞搞他先。
  
  倘若,遇见的都是这样的人。在这里我就想奉劝一下河池民声的教师们,如果看见了类似的耸人,你们大可不必理他。
  教师是什么?
  
  教师无非就是授业,是世上众多平凡职业的一种。说白了做教师和做公务员,扫大街,技工等等都是一样的。既然是平等的,那么我们凭什么要给教师这个职业附加一些另外的“虚无的外衣”,什么“人类工程师”什么“园丁”等等,倘若我们给世上的每一个职业都附加一些荒谬的标签,这跟天下炎黄子孙一般“红”又有什么区别...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0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9月18日 00:14:21

我的中篇小说选段:素素讲述做二奶的经过


感兴趣的可以去起点网看连载http://www.qdwenxue.com/Book/2106985.aspx
  
    素素上楼后,我还没有完全从她的故事中走出来。又感觉到饥饿,这致使我的两只手不停的颤抖。我想过实在应该要对曹新颖解释些什么,手机拿在手里却始终拨不出那个号码,最后颤抖着给她发了“对不起”三个字。之后,强忍着饥饿走进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当我吃完面条流淌着一身汗躺在沙发上时,那些不知名的忧伤,困惑,迷茫,扭曲,憎恨油然而生。我躺在那里凶猛地哭了起来,就...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4) |  浏览(762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8月22日 22:46:19

一只狗的生活意见




  我属狗,所以我喜欢狗。但是我不养狗,不养狗的原因是我这个生活懒散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便不想花额外的时间去照看一只狗。所以,每次我看见养狗人士牵着爱犬远远走来,我总是羡慕不已,那怕那狗看上去是凶神恶煞也想前去抚摸抚摸。这个爱好一直存在。
  
  我以前也养过一只狗,它是狼狗和土狗的杂交二代,生得一身灰麻色,体型威猛,耳朵竖立,四肢粗大,。故赐其外号“威猛”,我常以“威猛先生”而呼之。
  
  威猛是我从小市场里买回来的,那时我赋闲在家也算是无所事事了,平日里除了看书写字也无其他的乐趣。所以威猛便成了我的好朋友,我时常带着它在山坡上田野里狂奔,也曾带着它进入大山林抓箭猪,小松鼠。可能是它狩猎的技术实在太臭,自始至终威猛都没有扑倒过一只野生动物。偶...

类别: 散文 |  评论(0) |  浏览(679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12 3 4567» Pages: ( 3/16 total ) 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