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95
用户名:  望子
昵称:  望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09年10月17日 21:17:06

女孩,应嫁什么样的男人

 

女孩,应嫁什么样的男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8月30日 22:00:03

打 柴

打 柴







  春天不是打柴天。春暖要开犁、发秧、插田。未忙完,梅雨接踵又至,淫雨霏霏,山中湿漉漉的。夏、秋也不宜,两季农忙累死了人,况彼时林盛难入,再者夏热秋燥的,虫蛇亦多。只待到了初冬,打柴的时机就到了。



  江南冬迟,论季虽入冬然秋味却浓。满山遍野都散发着熟透了的味道,洋溢着暖洋洋的颜色。朝远近的山望去,枫树、梨木树变了颜色,一团团火红火红地点缀在四野,红,黄,苍,翠,层次不一,恰如道道彩屏。天与地拉开了距离,几片闲云悠浮半空,野地里草尾正泛黄,只有在夜间,冷风吹来它们才会颤抖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2月12日 23:00:14

我爱过的那些畜生

 

  它们比起某些人来更为可爱,让我由衷地热爱和赞美它们。我曾像赞美爱情那样,为之赋诗,并谱了曲,只可惜没有谁来编写我的桃色新闻,也没有腕姐来包一下,一直传唱不开来。只好作个小传放在网上,或许会有个把潜水的来碰一碰。


  


  孩童样的狗


  我对狗一直怀有特别的好感,只要不是骂人,说我是条狗也无妨。对三岁的女儿,我一直称为“小狗仔”。狗,是我所爱排在第一位的动物。

  我曾经捡了个叔叔不要的狗来养,相处了几年,我不知如何描述我与它之间的情谊,只好说它那些生活细节,像祥林嫂一样,籍以啰嗦来证明我爱它。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8年01月31日 22:30:12

不要到了死的边缘才来渴求生



  一辆班车翻在路边坡下,被一棵大树卡住了。我来之前,它腾空的两只轮子还在飞快转动着,慢慢地,慢慢地变慢。当我赶到时,它已经完全停止下来。伴随车轮停止下来的,还有两颗心脏。如果我来得稍快一点,可能还可以看到车轮在转,还可以看见谁在挣扎,但也许没有意义了。

  我没有目睹到那人频死的惨状。两具尸体仍原始地摆在那里,一人被甩到石头上,鼻孔里全是黄泥尘。另一个人是司机,他跳车时被车压住腹部以下的部位。逃出来的人惊魂未定地说,刚才,那个司机的手还在半空中抓呀抓的。我听到下去摸了摸,已经没气了。

  其实每分钟都有悲剧上演,每天都有惨剧发生。在我们的国家,一天里,三百人生命消殒在车轮下。我们好多人看见车水马龙的热闹和欣欣向荣,却看不到车轮下的危险,听不到车轮下的惨叫和呻吟。我经常看到有人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5:58

那只固执的鸟

  屋边有一长形池塘。不大,三面环山,一面桔树林两面梯田。池塘上头有一小片野芭蕉林,旁边是丛丛芦苇。两条小路分走塘的两边。池塘景色随四时而变化。春天芦苇抽枝,野芭蕉拨节,候鸟回归,梯田插上了黄嫩的稻秧,燕子在掠飞,或全停在电线上,站成一个个黑黑的点。池塘水新水冒了出来,软软的,轻轻地流。夏时来到,到处一片浓绿,山树如盖,噪蝉在其间鸣叫。芦苇芭蕉正长得旺盛,池塘也满了,兰天白云倒影在塘水中,小孩甩杆下去,就像在钓一块云朵。过了中秋,云天高了起来,四野草木慢慢转成了黄橙。远近山野有红红如火般的球状物点缀其间,是的枫木。池塘周围的青绿也褪了,与四周相溶,坐在塘边,只见水面平静,芦花飘荡。不久,水矮了下去,露出了浅处的泥和芦根。寒露过后,晨霜还会将湿泥和浅水面构结了一层薄冰,随手掰下一小块来往冰面上一甩,就溜滑出好远。此时,即便到了暖洋洋的中午,也难见小鱼儿出来游动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4:35

有屁难放


 


现在的文明生活,屁是越来越难放了。有专家言,打喷嚏,排汗和放屁有益于身体健康。尽管如此,屁还是难放出来。明明肚子里肠蠕咕咚,气体由上至下窜到肛门,却怕它刚出肛门又入鼻孔耳朵。只得紧缩臀大肌,让它在肠里迂回,消散。




屁之难放,首先是文明的教化。当然,人类还生活在树上时,一条条的黄金条随时可自树上落下,更不消说屁之响与臭了。随着人类的进步,人对屁这种气体厌恶加深,对自身屁的约束越来越有道,“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深得人心。




屁之不放,给自身的是难受。屁在肚子里上窜下钻,让人腹涨而抽臀蹙目,坐立不安。明知废气留在腹中是祸害,放出来也不形成公害,但却不敢在公众场合排出。倘一不小心让它溜了出来,不响不臭倒也罢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3:52

如厕谈拉



  看到这个题目,好多人不禁捂住嘴,呕呕,好恶心!



  别忙,吃喝拉撒乃人之必须也。拉撒与吃喝并列,为何人人喜谈美食却忌说拉撒呢。何时人们开始关注起拉来,讲究“美拉”,那生活质量一定是真正提高了。有人说还是上半身好讲些,下半身不免有些那个了。这也不对,热衷于肛门隔壁的人也不少,各类杂志节目对谈性是津津有味。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对那气味厌恶,此乃人之常情,本人亦如此。然此文最适如厕时消遣,有助于放松肌肉,通气畅便,不宜摆在饭桌上——减肥者另当别论。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2:39

将爱予谁

很久以前我就想写一些关于堂弟的文字,但一直不敢落笔,怕写不好。写不好堂弟,他也只是一笑了之。我是怕写他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婶婶。如果文字里对婶婶有不敬之辞,哪怕是没有把她写好,都可能招致堂弟的不快。

堂弟从小跟着我,我们弟兄三人一起放牛玩乐。我教他游泳、抽烟、摘野果,和他一起去坟地里过夜,去扒弄那些因开公路挖出来的棺木,看里面有没有金戒指或玉镯之类殉葬品。后来,和他一起玩的两个哥哥都到了外边工作,成了村里有“出息”的人。而他没有,只能只身去了一个城市打工,开出租车。经常受别人的气,还出了几次事故,开了七八年的车却没存上几千块钱。

我不知道堂弟的成长跟他的妈妈有没有关。他妈妈也许曾给过他很多爱,那时他太小,能记住的不多,感受得更少。在他还很小时他妈妈走了。也许是我们那里太穷,也许是城市的诱惑太大,她不辞而别,拿走了所有的东西。谁也不知她到了哪里...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1:50

1987年的罗汉果

我记得村里是1985年开始种罗汉果的。1986年,西村的何永财种罗汉果成了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也是唯一的万元户,后来一直也没听说谁再成了万元户,不是以后没有人收入再过万元,而是没有什么轰动效应了。当时我还弄不清什么是罗汉果,他们说是像罗汉的果,但我从小也不知罗汉为何物,心想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果呢。谁想得到一年后我得天天侍弄它们,从头摸到了屁股。好像何永财1987年正月讨的媳妇,炮仗噼噼啪啪响个不停,听人说光放炮就放了二百块,啧啧!四大件差不多烧掉两大件了。何永财讨媳妇那天,我站在离他家二里多路远自家的地坪上,看见西村上空的炮烟升腾起来,笼罩住了全村,一直到晚上都散不去,好多人都在远远地看着。我真想跑到现场去一饱耳福,但不好意思。我们跟何永财非亲非故的,没打封包怎好意思沾边。虽说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去吃酒就不许看热闹,但一旦你到场去混了个脸熟了,帐簿上又没有你家人的名字,人家说起来你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20:47

烧一窑炭,暖一个冬









 


烧一窑好炭也许并不很难,但也不是简单。得花一翻气力,还会被窑火逼赤了脸膛,被炭灰染黑去手脖。“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是免不了的,但可得一冬的温暖。冬日,与家人一同围在炭盆边,下炉子吃饭,拉家常,看电视,其乐融融。最好是有亲戚邻居来,不用窝在烟火熏目的灶门口,不用防灰降落鞋面。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18:47

童年过年纪事

八十年代前几年农村还没有电视。天还未黑,年夜饭便早早吃罢。吃罢饭后,是不能到别人家乱窜的,因为你不知人家吃了没有。这时可以放几颗鞭炮。鞭炮也不多,要节约着放。每封鞭炮都被拆得一颗一颗的,装在衣袋里,手中拿一根燃着的香。虽然衣袋里的鞭炮不多,但我们却可以玩出很多花样,放得很久。比方找一个竹筒来炸,或是扔到树洞中,要么就扔给狗,给猪,给鸡,大人会由着。甚至是插在牛屎上,点燃后即跑开,小磨盘般大的一堆牛屎被炸烂了。有的点着了跑不及,牛屎飞到衣服或是脸上,那没什么,牛屎又不脏不臭,没有谁不高兴的,相反大家开心极了。

天黑下来后,去看电影,一般是包场电影。就是村里包给村民看,不用买票,电影场可随进随出。最先到电影场的都是小伙伴,人人手里都拿根香,当然也有抽根香烟的,点着了炮就开仗。我们村的电影场是大队的会议堂,可坐四五百人,分楼上楼下。楼上楼下分两派,点着鞭炮相互扔,黑...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07:41

留级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05:46

满地星星




  我经常尾随大人的后面,在半明半暗的手电光下踏着疙疙瘩瘩的田间小路去大队看电影。看电影是那些时间里最高兴的事情,有电影看的那一天,通常日头离山还有一两杆高,队长就跑到田头放开喉咙喊:“收工喽!回去煮饭看电影啦!”累得瘫软的大人们顿时步子轻快起来,麻麻利利地回家吃饭洗澡,把家里收拾妥当,急急赶赴电影场。最高兴的还是我们小孩,又蹦又跳的,造作地学着大人的口吻。离电影场还很远时听到传来的乐曲,怕迟到了,老催大人快点。


 

  那晚放什么电影,我记不太清楚了,总之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之类的,很是无趣。入场时的心情慢慢地没有了。我对大人说出去尿尿,就溜了出去,在外面碰见几个和我一样心情的小伙伴,我们就一起捉迷藏,结果越捉越远,也不知道捉了多久,当我看见电影场那边人涌出来时,才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02:53

打 蛇




 










“见蛇不打三分罪”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3:00:52

我爱兰静









我爱兰静


兰静是我们班的美女。





除了兰静,还有一个阿秀。她俩从三年级到初中毕业,在我们学校一直就是两朵花,两朵最鲜艳的花。要是让我来给她俩评分的话,兰静无疑是一百分的。阿秀呢,九十九点九吧。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2:54:13

石桥界

石桥界是我家乡一座普通山峰,高虽只有海拨五百多米,但对于方圆十几里一带来说,石桥界却是这里的“珠穆朗玛峰”。 桂北是丘陵地带,我住的村子就象一个小小的盆地被山山岒岒包围住,置身其中,目光所到之处不过三五里,再想延伸就完全被遮挡住了。连绵的山岭和墨绿如黛的林木不仅阻挡了人们的目光,还限制了人们的思想。自古以来多少年,人们都想越过这重重山林的包围,想像山那边的世界。尽管山那边还是山,林外面仍是林,可是再远的地方,毕竟有平原海洋,有整齐的楼房,有街道上喧嚣和和攒动的人群。只有偶尔在劳作时登上了一座高峰,望到天边最远处那隐约的群山时,想象的翅膀才会飞驰起来,无限的张力会把人带到远山的背面,带到想到的地方。 对于渴望望远舒怀的少年来说,登一回石桥界吧。人自古就有登高望远之举,只有登上高处,才有开阔眼界的感觉和“一览众山小”的气势。虽然对于置身平原和海角的人来说,可以领略地之博大...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7年02月25日 22:51:20

走着走着,又少了一个

我从小就是个惧怕死亡的人。“吃不得,吃了会死人”、“碰不得,碰了会触死人”诸类教导,使我一路来小心翼翼,生怕一不留神,便碰上了“死亡”。





但我更惧怕别人的死亡。那种凄苦哀号,出丧的人群,常常令我心惊肉跳。丢在路上的纸钱,我从不敢踩中。凡在我视野内的一丘新坟,我总盼它快些旧去,快些长出草来,长出小树大树使它与山溶为一体。我不敢上到奶奶家的楼,就因为楼上放有一口棺木。




上二年级时,我祖父去世了。去世的那天早上,我母亲对我说,你爹(爷)从**回来了,你还不去看他。于是我到了他家,他坐在椅子上,因哮喘不能说话。我按母亲的话,老老实实地看了他一眼就去上学了。他死时,我有点庆幸正值期考,可以不用参与到丧事中。尽管我是他的长孙,尽管他在死前还吩咐父亲不要打我。




上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6年12月16日 00:01:23

七十年代的农村幼儿园



 


  七十年代,我们村办起了幼儿园。好像不用交学费,父母叫我和弟弟去上,我们就自己去上了,不用父母接送。

  大大小小的孩子在一起上课,自带小板凳小黑板。为此,父亲给我和弟弟各做一张小板凳,给我做了一块小黑板,一面黑一面红。我们的小板凳和小黑板是最漂亮的。放学后,小板凳不用带,而小黑板就象背书包...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6年12月15日 23:57:51

吃 屎




 
我要说我吃过屎,人们一定会说这个人在制造惊奇,哗众取宠。如果我说我从小到现在无数次地食用,以前是自高奋勇遍地寻来吃,现在花钱买来吃,你又会有什么看法呢?其实说起来,小时候吃的那一段回忆,充满童趣的岁月却颇让人觉得温馨,至于现在食之,那感觉却又让人有点说不上来。有时候,我觉得,把这事记下来给人看,让别人来评论倒是一着妙招。

在我们那地方,凡比我大的,象我这样大的和比我小一点点的,都食过屎。听人说,在饿饭的时代,好多人煮食老玉米。玉米老且人又饿,吞下去从屁股出来时还是一颗一颗的,而且色泽更鲜嫩,籽粒更饱涨了,像刚剥出来的石榴籽,还有玉米香!把那一团玉米屎捡回蕃箕中放在水里一泡立刻散了开来,洗干静再煮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6年12月15日 23:51:15

今晚又要和愛妮睡覺

  这两年我脾气坏了不少,就怪她俩,先是娇儿,后是爱妮。

  就说爱妮吧,我在她身上没少花钱。一大堆的情趣内衣,性感衣裙,还有高档旗袍,晚礼服什么的,有的一件就得花上千元。每次洗衣的时候还不敢晒到阳台上去,怕别人说我金屋藏娇。可做完爱还要我帮她清洁!有时我累了,就一脚蹬她到了那头。没办法呀,家里总要有一个吧,否则,你能在急了的时候猫着腰去寻小姐?

  有什么办法呢?恋爱谈了好多次,回回都是杨白劳。在咱这个阶层,说是白领,乍看似乎有点蓝。第一次谈恋爱吧,那女孩靓丽,高挑,没得说的了,谈了半年,被一个雪白带金的白领抠走了。第二次,咱长了个心眼,挑了个农村来的打工妹,人俊秀,诚实,又谈了半年,人家还是枪毙了我,说我不够老实,不可靠。后来又谈了好几次,机会总是留给女性,挑...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1 2 3» Pages: ( 2/3 total )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