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9367
用户名:  莫雨慧
昵称:  莫雨慧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1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18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9-10 18:17

采桑——乡村生活记事一












 



 

 


     “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小时候读这首诗,对于采桑的印象直觉会觉得是在清晨日出的时候。因为它讲到了日出,讲到了罗敷采桑的场景。可是后面想想不对:如果一早采桑的话,应该会有露珠,不适合动物食用。采桑叶喂蚕,每天应该是九点多和下午四点多的时间。实际上回家干的第一件活是采桑。
       下午四点多出发。弟弟开着他的面包车载着我和他家的小朋友,妈妈开着她的小三轮向地里出发。
       农村实现了村村通了,水泥可以通到有人家的每一处。但是,路真的好窄,只能容下一辆车。因为路基虽宽,路却没按照原来铺的路基那样铺设。会车的时候,可以看到乡下人合作的品性和他们开车的水平。弟弟说要教我开车,把我吓了一跳。
     不得不佩服开车人的技术,在城市里满是车辆行人,在乡下窄窄的路上也满是车辆行人,亏他们怎么开得那么平顺。这些年出去打工的人多了,而且能源也是用电和煤气,田边地头的树和草没什么人割,虽然通了路,来往的车辆行人也多,可是路边树木青草反而极茂盛的,开车走在路中间,就有在一片绿海中荡漾的感觉。车子开进村里,一路上有不知道谁家的小土狗躺在路中间撒懒,看到车子也半天懒洋洋的不愿意避让;看到车子在房子于房子中间左拐右弯、小朋友嬉戏打闹。经过一处院子,那院子还像过去那样长满了芭蕉树。小时候,总是踮着脚想看清楚院子里到底有什么,可是永远只看到围墙上露出来的那些芭蕉树的树梢和影子。现在看,那墙恐怕不比一个人的腰高多少,坐在车子里,院子里的景色一览无余。不知道是墙变矮了,还是当时的我们真的不够高。我一直记得夏天下太阳雨,我带着弟弟,赤脚走过这围墙,大太阳下大大的雨滴砸在泥土路上,尘土夹着水汽向四处荡漾开,那气味瞬间充斥鼻尖。我一直分不清楚,那是雨的味道、阳光的味道、尘土的味道,还是夏天的味道……
        院子过去,有一家子做满月酒,电动车摆了一路。弟弟下车和旁边的人稍微把电动车推了推挪到旁边。从一片电动车中的夹缝里开过去,然后,开到田埂上;一路往里开,开过小时候那一片荷塘,开过小时候洗衣服和捞鱼捞虾的小河,开过我们抓过泥鳅的水沟。好些田里种上了桑树。树枝摇晃,扯桑叶的声音频频响起,低语声若有若无的传来,不知道是哪家夫妻在一边采桑一边谈着天。
       原来家里还有这一块地啊,传说中属于我的五分地不知道在哪儿呢,似乎也在这附近?虽然我从来没有实质性拥有过它,未来大概也不可能实质性拥有它。可是想想自己名字底下竟有过五分地,自己也是个小地主,就莫名的兴奋。
        桑树高过人头。妈妈说邻居种芭蕉的交代,早上旁边芭蕉地里刚打了一些药,靠近芭蕉地的桑叶不要采,然后大家分头干活。
        我一直以为采桑叶是挺简单的事,真正去采叶子,才知道我没法把握标准。比如说:“太老的桑叶不要采。”多老的桑叶算是老?不见枯黄的桑叶,那么,有点黑灰的长了斑的算老吗?还是比较硬的算老?蚕虫它是喜欢嫩一点的鲜嫩多汁的叶子,还是老一点有嚼劲的叶子?有虫的桑叶要吗?上面有虫子结了点网的桑叶要吗?越采越心虚。有的桑树采过了一遍,弟弟说:“你采得太狠了。不能给摘那么秃。”有的桑树,采过一遍,妈妈还又跟着采了一遍。说桑叶别浪费了,再留就老了。头疼。幸好,也只是采两袋子,我不过是玩票性质,很快就结束了。然后,抱起闹得不行的小丫头,四个人一路回家。
       路上一个小男生看到车里的小丫头,很兴奋的叫:“媛媛。”然后小丫头很高冷的别过头假装没看到。“他是谁啊?”“我同学。”“为什么你同学叫你你不答应啊?”“没听见。”这样也可以啊。
       在公众号里,配乐放的是林俊杰唱的《唯一》。特别喜欢他开头讲的那两个字:“唯一。”那装载着我们童年记忆的地方,那决定了我们人生最亲切的回忆、那确定了你生命底色的地方,那个叫做“家乡”的地方,是唯一的。不可复制、无法取代的,是吧?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3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