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924
用户名:  布知到
昵称:  布知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2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11-17 14:14

老铁难解的地老天荒

《老铁难解的地老天荒》

说到地老天荒,老铁总是有点懵,因为他一直都无法了解地老天荒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铁结婚后。不久就离了婚。

没有孩子,后来找了个女朋友。女朋友并不想和他结婚,同居几年后,女朋友就回了她的北方老家。

一样没有孩子。

然后老铁到了中年,都是自已一个人。

在老铁最好的朋友中,一共有三个人。非常可怜,三个都是离婚的男人。

最惨的是扬中。扬中年轻时家庭一直都很好,父亲是商业单位的领导,母亲辞职后经营五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家里有钱,所以扬中那时候在他的同辈中比较优越。

读中学他追求班花,出到社会后他们结了婚。

但扬中天生难以成才,他父亲去世早,后来母亲有病,五金店就交由他经营。那时候,市场规划要统一,城里的五金店都要统一到一个市场中。经过这次统一,因为市场的位置截然不同,扬中生意每况愈下,还欠了三角债,十分不妥。

经营上出现了状况,这时他结婚后越来越漂亮的老婆班花,却认识了一个推销产品的外省人。

这样就和他离了婚,跟那个外省人远走高飞了。

另一个朋友铁同。这个铁同对朋友还是挺讲义气的,但对妻子就粗糙了。他喜欢喝酒,逢喝必久,一喝就是半天,一个月总有大半个月总是半夜三更才回到家。回来后,倒头便睡,睡到第二天下午起来,接着又不见了人影,不知又在哪里开始喝了?

不管妻子也不管女儿。

铁同的老婆原本是逆来顺受的,从来不敢生气。但次数多了,带着女儿又辛苦,忍无可忍,就当机立断地提出了离婚。满嘴酒气头脑昏花的铁同也顺手签了字。还以为是老婆和他一时的斗气,等于是稀里糊涂就离了婚。

离了后铁同后悔莫及,多次跪地求饶老婆复婚,但就是绝无可能。

他的老婆宁愿带着女儿自已过,也死不回头。

最后一位宁超比较浪漫。

和他结婚的是青梅竹马的女人。两人都是在同一个单位里长大,都是企业职工的后代。

女人长大后,考上了重点大学。而宁超只是高中毕业就因为企业招工做了合同制工人。

他俩是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的,百份之百的早恋。宁超算不上英俊,但对人很好,非常地和善体贴。那时是女人的主动,宁超等于是白得了一个林妹妹。

出到社会后产生了悬殊,但女人不甘心自已的恋情,也难以舍弃对宁超的爱恋。谁反对都没用,她掷地有声地要和宁超结婚。他们结婚不办酒,不请客,只是订婚后就旅游了一个月,等于是不受干扰身心自由地结了婚。结婚后,毕竟是世界观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在一个知识化已经走向高端的社会里,一个有追求有抱负,学识非常丰富的知识分子,又怎能和一个对知识层面顽固得没有半点反应的庸人,共同地过上融洽的生活呢?

年轻只是天真,代表不了什么。

婚后,女人只有寂寞和苦闷。

种种感觉和苦水也只有她自已才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不辞而别去了已经发达的外省。了无音讯,这样一走就是十年。十年后回来,和宁超友善地协议办了离婚。

今天一早老铁就依旧去上班。他的工作是某局的门卫保安,属于公益性的岗位。

老铁没有什么特长,其实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一辈子也只能以替别人打工来过生活。他虽然是街上人,却只有三十个平方的世代老屋。一个人生活可以悠然自得,但如果是多几口人生活的话,老铁就是一个彻底的住房困难户。

下班回来是下午,坐着电车到了家门口,他看到自已家门外站着一个穿得很漂亮的高个子女人。

他刚刹住车,那个女人就叫了他一声老铁。

声音非常耳熟,就像老铁听惯了的声音一样。

老铁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

一声应过后,不用看他马上就知道了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妻。老铁只有过一个妻子,也仅和一个本地口音的女人一起生活过,所以前妻的声音熟稔得就像天天都听到的一样。

既然人都来了,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所以老铁打开了门,请他的前妻到客厅里坐。他们一离就是十几二十年一直都没有见过面,老铁一点都不知道前妻去了哪里?他只是听别人说,离婚后前妻就离开了本街嫁给了一个其它县份的年轻老师。

说起这个前妻,其实他们都是本街人。

只隔了两条街,比老铁小两岁。

当时他们都是适龄青年,要找结婚的对象,所以就认识了。

认识了两年,然后就结了婚。虽然没有通过什么恋爱,爱得轰轰烈烈,但彼此都是相当于初恋结婚,所以对于彼此,还是有一定的信任的。

至于什么情况离婚?其实他们结婚只是家庭条件的认同和婚姻的关系。

都是为婚嫁做准备的,并没有在认识过程中产生什么心灵的共鸣和殷殷切切的情感。其次婚后三年,老铁的前妻一直都没有怀有孩子。没有孩子,所以老铁的前妻下班后多数都是回娘家住,两人年纪轻轻,并不像一个真正的家庭。

没有坚实的感情基础,也没有长期的朝夕共处,你我同吃同住,像两个形同朋友的孩子,所以两人说离就离了。

坐定后,喝了茶,老铁的前妻说了一大堆老铁近来的事,连老铁的朋友们的情况她都淡了很多。可见在没有见到老铁之前,老铁的前妻就对老铁做了很多深入细致的了解,一切都是早已下定决心和有备而来的。

然后老铁的前妻说到了自已的事。

说自已现在也是单身,十年前自已后嫁的那个老师就因病溘然去世了。和老师有一个儿子,考上大学后在某省就读。

说到这里天就快黑了,于是老铁叫朋友们出来,和前妻一起到街边大排挡吃了晚饭。

饭后,老铁的前妻仍然没有回去。

于是他们坐在江边,公园里专为健身散步而修的小道继续说起他们说到的话题。老铁的前妻说,毕竟他们曾经做过夫妻,而现在又老之将至,都是单身,无依无靠,为将来着想,她有个想法,就是复婚,到老了大家好有个照应。

因为年轻时他们是无知而离婚的。

现在也只有他们最为信任和熟悉,所以恳请老铁认真考虑一下。

第二天,老铁就将这件事和朋友们说了,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毕竟朋友们都深受过失妻的切肤之痛,明白了生活的真正含义。懂得了应有的取舍,就事论事,一桩还一桩,珍惜现在,不看过去,所以大家都噙着眼泪无比激动地一致赞成老铁复婚。

老铁也认为大家都说得对,于是喜气洋洋地装修好了老屋。

一切都井然有序,按部就班。

然而一年之后,老铁的前妻还是别他而去了。

他们没有办结婚就过起了同居的日子,老铁前妻的儿子知道了这件事后,后来回来看了一次。

之后对他的母亲说,说老铁的条件太差。没有住房,做公益性保安生活也没有保障,不稳定,朝不保夕,可能会影响到他将来找女朋友和成家。说的都是一些长远,而又比较实际的问题。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所以至今,老铁都无法理解,什么是地老天荒,究竟它存在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