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924
用户名:  布知到
昵称:  布知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3-09 19:50

教师农民工

因为楼顶需要翻修一下,所以到建材市场买了一些材料。但材料只包送到楼下,还得请人搬到楼顶上去。这样我到江边人力市场请了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临时工人,因为已是下午,他们说得三天才能把材料搬完。

谈妥了价钱,即刻就开工了。这三个工人都是本地人,是六万山那边的农民工。早上从六万山出来,晚上回到六万山里去,并不在城里租房住。另外他们还说无论工多工少,除非人多无法下手的话,都是他们三个一起干。

在停工休息饮凉茶时,他们还说到他们三个是同学,只是不同一条村而已。但走的是顺路,所以他们三个基本上都是同出同入。这是一个雨季过后的八月底,周五的下午,太阳特别大,充满着署气,晒得人有点头晕。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电话就响了。我接电话是三个工人,他们已经来到了楼下。我穿衣起床,开门,让他们搬材料。中午他们自己到外面买了盒饭,吃过后休息。

因为中午太阳太大,他们告诉我睡醒后四点才开工。才吃过饭无事我们坐在风煽下一起闲聊,这时他们就对着其中一个工人开玩笑,说他不好好在家上课,教坏学生自己偷工减料出来做泥水工。笑了一阵他们就睡了。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呼呼大睡。这三个农民工中,竟然有一个是老师?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一个老师怎么出来做泥水工呢?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老师?

当然这些问题是不能随便打听的,毕竟是请人家来做工的,出于尊重,人家没继续提,我就不好问。第二天,他们仍然是七点多钟就来到了楼下,今天是最后的工尾,不出一个上午工作就干完了。

今天上午在他们上料的时候,我还是仔细地观察了他们三个人。被称为老师的工人果然不同,不管材料怎样沉重,他总是保持着一种固定的姿势。这种姿势总透露出几分儒雅,正面、侧面和身影,注意看并不难分辩,这让我发现了知识分子固有的特性。

我确信了他是老师,在算工钱的时候,我不禁还是问了问。他温和地笑了并不否认。他说干了几十年民办教师,工资低不够生活没办法只好出来干段时间泥水工,山里人家穷,找不到钱,出来干粗工有失斯文让老板见笑了。

我说不是没有民办教师了吗?他说山村学校,生活条件艰苦,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愿意回去教。民办教师转公办,我们考了几年也没考上,一边种地,一边教学,乡里乡亲的事情多,指标少,没有时间复习考不过年轻人。

另一个工人在旁边说,他就是舍不得,另一个在旁边笑了。结完账他们走了,我走上楼顶看着那一堆刚搬完的材料,还有正准备翻修的楼面,不禁想,做人还是真的不容易啊!(记实于2010年中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