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924
用户名:  布知到
昵称:  布知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11-25 12:17

厦门游之大嶝岛与小嶝岛

《大嶝岛与小嶝岛》

从云水谣出来,当晚我们就来到了大嶝岛。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但见岛上已漆黑一片,除了一条小街,其它地方都是一团漆黑的。而街中又比较寂静,只有两三个酒店和面馆还开着灯,再者就是关门闭户,没有行人万籁俱寂了。

住下旅店后,我们没有跟团吃饭,而是到那条寂静的街中,去吃路边小摊。这个举止有些大胆,毕竟街中少有行人,地方又陌生,街灯昏暗,树影颇多,要有几分淡定,又有走南闯北,经常出外跑的勇气,才敢走到街上。

路边小摊在还开着灯的酒店隔离,摊中以烤鱼为主,都是海鲜,并不热闹。我们点了鱿鱼和海螺,还有几样小菜,但都比较新鲜,况且这是我们第一次吃到了福建境内的闽南海鲜,所以心情还是比较愉快的。这时陆续来了几桌客人,他们吃的都是烤鱼和啤酒,气氛安祥没有紧张。

只是结账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麻烦,负责收钱的大妈不会讲普通话甚至听不懂普通话,这样就麻烦了。但并没有因为听不懂彼此说些什么而多收我们的饭钱,对着单收费,价格还是公道的。吃了饭,我们回到旅店睡下,期待明天到首站小嶝岛的旅行。

天色微亮,早上六点后,我们起床吃了旅店赠送给我们的早餐,就走向大嶝岛码头开始登船出发了。这天没有海风,海面平静,迎着没有海上日出,一片泛白的晨光,在海上大约航行了半个多钟头后,即来到了小嶝岛。

走出码头,只见渡口的通道上,已经停满了几十辆电瓶旅游车。这些车占在渡口,我们是跨过电瓶车走上岸边的。按照行程安排,我们首先是通过渡口上的地道进入小嶝岛境内,然后再乘坐电瓶车环岛一周。七时半,隐蔽在渡口通道大山脚下的铁门打开,我们走进了地道。

这是一个军事地道,洞内高过人头,但比较狭长,只能容一人通过。我们也没有发现有岔口,更没有高低起伏,远远地走了一段才有一个幽暗的折弯,是一条比较通畅的平行道。但在洞内竟然听到外面炮火轰鸣,声声震耳。

这时才发现到,原来整个洞内都装有拉着线的扩音机,这些炮声全是喇叭发出的声音,以造成身临其境,特别紧张的局势。因为小嶝岛对面就是台湾金门,在台海敌对时期,小嶝岛是一个主要战场,也是一个硝烟弥漫的烽火小岛。

出了地道,坐上旅游车,开始环岛。在岛中一片空旷的地面上,出现了很多残存的老屋,其中还能见到一个宽大的祠堂。这些老屋全部建在一个比较低的地方,数量上应该有几十间,全部都是红瓦大土屋,最明显的是分尖和圆两种屋顶,基本上没有楼房。

开旅游车的导游告诉我们说,这些平房全是他们的祖屋,在小嶝岛上,已经居住了几十代人。他们的祖祖辈辈就是在岛上以种农作物花生,在海上以种紫菜为生。尖屋顶的是门庭显赫的大户人家的老屋,圆屋顶的就是他们普通人家的祖屋。

分得清楚明白,可见闽南一带,远至偏远的海岛,过去的老屋都墨守成规地始终保持着他们一直沿袭下来的清规。在岛上我们见到了一直传说得沸沸扬扬的喇叭台,这个喇叭台高有十米左右,藏在稍为隐蔽的山窝中。

它的对面就是台湾金门,开旅游车的导游说,这个喇叭台在还没有解除台海敌对关系的时候,在紧张时期,基本上每天都对台湾宣传。它发出的声音就像炮弹一样,人不能靠近,如果靠近,百米之内耳朵即刻就会被震聋。

而对面的金门也装有同样的喇叭,每天宣传半个小时,之后,就是播放邓丽君的歌曲。另外导游说,迷信宣传的普通偷渡客也没有好结果,台湾会一慨遣送你回来,大陆会一慨判你的判逃罪责。与传闻中关于台湾和大陆的情况,基本上是一样的。

出了喇叭台,我们转向海岸,坐在旅游车上观海,最后来到了一个尾巴插进大海中的宽大的沙滩。沙滩从尾巴的尖端折回到海岛上,但见海面平静,沙色锃亮。深厚的海水无比碧蓝,看不到任何礁石。

只是在相隔不到十里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条海上屏障。这条屏障虽然并不高大,只露出一线在海面上,但是无边无际,就像地平线一样伸延得无穷之漫长。

导游说,对面就是台湾金门。台湾虽然我们无法见到,但金门确实是一条非常壮观的,漫无边际的海岸线。是一条地理位置上十分重要的波澜壮阔的海上屏障,它紧紧地把台湾守护在怀中。而金门,就像渔船上见到的横亘于大海里的内陆。

游完小嶝岛,返回大嶝岛。这时已是上午九点时分,但见没有风浪的海面,万里长空越来越辽阔。这时在快艇的右边,出现了一条无比清晰的漫长的沙堆,沙堆筑得很高,一堆又一堆地高筑在大海之中,就像万里长空出现的戈壁一样。

船长向我们解释,我们见到的“戈壁”,其实是一个正在修建之中的国际机场。机场需要填下一片大海,我们所见到的戈壁就是填海的沙。沙在海上,非常坚固,任由海浪拍打,全然不动。

原来填海是用沙的,记得有一句通常的彦语叫做“担沙塞海”。大意是白费工夫的意思,想不到填海竟然是真的使用泥沙。非常天真好奇,难以确定,但一下子就打破了原来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这个国际大机场,现在是大嶝岛一个绝美的旅游大景点。

登上大嶝岛,仍然是坐在旅游车上观海。在正在修建的国际大机场对面,我们又见到了金门,在这里比其他地方看得更加清晰,原来大嶝岛比小嶝岛更为靠近金门。另外还有一个没有开放的军事小岛角屿岛,在厦门,它们并称为“英雄三岛”。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