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6112
用户名:  疯掉的记忆
昵称:  青色原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10-24 22:38

刮车,让我遇上了一种美

           刮车,让我遇上了一种美

 

开车时,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别拿生命开玩笑。宁停一分钟,也不抢一秒。别随意“亲”别人的车,这样伤了别人,损了自己,两败俱伤,情何以堪?

虽千提醒自己万注意了,可我还是逃脱不了去“吻”别人的车这一劫。这一周星期一晚上,去娘家回来已经临近十一点。到了十字路口,也就是准备到家的十字路口,姐夫说:“你自己开车回家吧,我和你姐乘三轮车回家就行!”,我想:反正我自己开车也不是一回了,这么近的一段路,没什么困难。他们走了,我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开左向灯,下手刹,缓缓向前行驶。对面是一家烧烤店,两旁摆满了摩托车,几辆小轿车。 我继续向前行驶,前面有一辆车驶过来,我伸头看看,那宽度应该去得了,于是再缓缓前行,那边的车也缓缓地开过来。哎,不行,停下,给它先过来吧,对面的车缓缓地开过来,好不容易才向我后面驶过去,我往前开,不行!前面有一辆车停着呢,还以为把方向盘往左打死就可以驶过去了,我不得不开倒挡,往后挪再开,正当我往后开时,一位夹着公文包的先生走了过来向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下车看看。

我下车,走过去,他指了指前面那辆红色的轿车,说:“你的车已经把我的车的这个地方给刮了,过来看看”,我有些惊讶,意识到麻烦来了,走过去,用手擦了擦,发现车被刮了两条伤疤,面积不是很多,长度也不是很长,我对他说:“什么时候刮,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说:“可能你刚才光顾着看左边对面那辆车开过来,所以你就没注意右边我停着的这辆车。”,想想刚才我是真的这样,就只顾看左边开来的那辆车,右边的全然忘记了,真是顾此失彼呀!算自己倒霉,时间也不早了,准备11点,明早还上课呢!该陪多少就多少吧,于是我就对车主说:“那怎么办?你说这个该陪多少钱?”他说:“多少钱我也不懂呀?这样吧,你有没有熟悉修理厂的?帮我电话联系一下,到时给他帮补个漆,该多少就多少,好吗?”说到修理厂,我哪里懂?于是第一个电话想到的就是姐夫,他见多识广,兴许他会懂。于是我就电话给了姐夫,让他与车主沟通一下,姐夫向车主说了几句道歉的话之后,告诉车主修理厂在哪里,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厂里的电话。好麻烦,当场给了钱私了多好。

说真的,现在回忆起来,我也看不懂车主那车的价位,车款是什么,车牌号是什么,哪里的车,完全不懂,只知道是一辆红色的小轿车,比我的那辆宽,用直觉来判断,应该比我的那辆贵得多的多。我也不知道该陪他多少钱,看着那车刮伤的程度,还有根据自己的承受能力,心里想着:最好不要超过200块。我试问他:“你说该陪多少,现在我开钱给你,行吧?”他说:“我一个大男人的,你说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呢?”我想:类似的事,只要是刮伤的,哪怕是一点点,起步价起码也得200块,但我不能一下子开给他那么多,先来个100块,如果不行,两百块我也愿意了。于是我又一次对他说:“100块可以吗?”他再一次说:“我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这样吧,明天我抽个时间去补个漆,该多少就多少,到时你去开钱就是。”我很天真地说:“你不能换,只能补漆,而且不能要那贵的,我开不起。”他再向我解释:“不会的,就这点,去补个漆,最多也只是150块钱。”于是我们相互留下对方的号码,我跟他说:“明天你去补漆时,如果打电话我不接,那估计我还在上课,你就发个短信就是。”他说:“中午的时间吧”,最后他要我把车开走,挡在那儿不方便,还提醒我以后注意。

我刚把车开到门口,姐姐电话过来,说:“事情解决了吗?”我说明天那车主去补个漆,该开多少就开多少。姐姐有点放心不下,说应该开钱当场私了,不然如果他明天到一个很贵的点去,或换了那一处,那可就惨了。我想,刚才他自己说估计也是150块左右,他应该不是很坏,不会变卦。所以,也就不想那么多。

第二天早上上课,我时不时拿手机来看,是不是有电话或短信之类的,一直到放学,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午休时间,短信铃声响了,我打开看看:

小王老师,我现在在五隆修理厂,这里老板看了车痕迹,补漆要150元,你看可以补吗?

他那征求的语气显得很真诚,可我当时已经休息,实在不想起来,不过那钱我肯定开的,于是我回:

好的,现在我已经休息,下午两点半你可以去实验小学门口那里,我再拿钱给你,好吗?真是不好意思了。封一个“大吉大利”的包吧,这样以后出行,对你对我都好!

回二:

我本意是让你帮把修理费送到五隆修理厂(我已经跟厂老板说了),然后我自己再择机去补漆。若你不方便,因我也确定不了几点有空,你就把吉利包放到一德大酒店总台吧。

我问:

一德大酒店在哪个位置?我很关少注酒店,你交代一下总台的工作人员吧。等下我送过去顺便去学校。

回三:城东路,已告知总台。让你破费了!

城东路?那么长,到底在上端还是下端,还是中间?不管,问人就是。

也许是因为自己碰上了一个好人,我心里极度地兴奋,再加上中午回复的几个短信,心底里还想着自己还要完成一个神圣的“使命”,我根本睡不着。两下子,起床的闹钟响,我出门,第一个先到店里去买个吉利包,完后再问别人“一德大酒店”大概在哪个位置,问第二个人,一个小伙子,他说:“上去左边,法院附近。”我一边开电动车,一边往左边看,开到往学校的那一十字路口,“一德大酒店”几个大字赫然地展现在眼前,我看了看,在自嘲自己,天天路过,居然不知道“一德大酒店”在自己的旁边,真是孤陋寡闻,井底之蛙!看看时间,准备上课,虽几步路,但还是先送孩子去学校,跟领导说一下,不然等下记迟到印象不好。于是我把孩子送到学校,领了胸牌,跟领导说明一下。来到一德大酒店,我将自己的吉利包郑重地送到了总台的工作人的手中。工作人员问我:“是姓周的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对方姓什么,但我相信他已经交代好了工作人员,不会萌我的,萌我也不值。

从酒店出来,我真的感觉自己完成了一项神圣的“使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回到办公室,我拿出手机,向对方去个短信说明一下,顺便发发自己的一些感慨:

吉利包已经放在总台那里了你说多少就多少,不敢多给一分。但愿今后你的车不再受到损伤,我的车不再乱“亲吻”别的车。将心比心,之前我弟碰到这类似的事,折腾得我们兄弟姐妹好长时间,筋疲力尽。我知道你是个好心人,祝你事业如日中天,或生意红红火火,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也希望社会上能有更多地向你这样的人出现,这样社会便多一份和谐,多一份安宁,多一份信任,人间便多出一份真情!

晚上八点多,我收到车主的短信:红包拿了。谢谢啦!祝你工作顺利,吉祥如意!

是的,刮车,让我遇见了一种美,一种实事求是的美,一种相互谦让、相互信任、相互祝福的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88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汇金网络188 2015-10-26 10:3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