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6112
用户名:  疯掉的记忆
昵称:  青色原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0-05 00:16

中师岁月,难忘的同窗旧友(一)

          中师岁月,难忘的同窗旧友(一)

  

   “闺蜜听起来如丝丝阳光照爱心底,别样的温润。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抛弃你了,还有闺蜜来拥抱你。”我觉得这句话说的不错,事实也是如此,生活中,我不能没有闺蜜。

        1995年的9月,估计是我父亲带我到师范学校报到迟了些,本班的两间女宿舍已满员,所以被安排在混合宿舍。那间宿舍,一年级有5个,(其中我们班2个,其他班3个),其他就是二年级和三年级,也许是因为我太穷,所以显得很吝啬,几乎没什么东西和大家分享;也许是因为我性格太过于内向,不懂得主动与舍员交流;也许是因为自己本身言谈举止不够吸引人的问题,没能赢得舍友的欣赏。总之,太多太多的也许,整整两年我没能让自己完全融入那间混合宿舍,似乎受到一种被排挤的感觉,我遭到过白眼,遭到过生硬的语言乃至其他,我曾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在棉被底下偷偷地哭过。就现在回忆起来,我头两年的中师时光几乎在暗淡中度过,在茫然中度过,我靠练书法、画画、看书来充实自己这郁闷的时光。

    第三年,我很幸运地能跟我们班大帮人马在一起了,我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闺蜜。她们就是开、琼、红,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四人帮”。

    现在我在托着腮,竭力地去回忆,当时我们是因为什么能撮合在一起,如此的情投意合?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不是!是因为同病相怜吗?似乎也不是。能走到一起没理没由。记得,无论是吃早餐,还是中晚餐,我们都一起去,要是我动作稍微慢一点,她们就边帮我拿碗边催快一点。记得,我们大家都节衣缩食,每天早餐只是5毛钱的二两粉,没一块碎肉,中晚餐就是二两饭两份素菜六毛钱。见别人加扣肉、蛋、鱼之类的,我们只是偷偷地用余光看,口水往心底里流。然后为了给饭好吃点就把碗伸到厨房的阿姨面前,可怜兮兮地说:“阿姨,多给点菜汤!”好讲的阿姨会面带笑容的给你添一勺,不好讲的阿姨会绷着脸,极不情愿地,动作及其生硬地舀给你。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到就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我们最开心的是,每到周末晚上,我们可以把一周节约出来的饭票加菜了。多数是加一块扣肉,哪怕再肥,照买不误,有时肥扣肉一吃下去,肚子涨涨,然后咕噜咕噜直闹,但我们照样乐不可言。周六,我们四个最爱逛街,目的就是为了那几个三毛钱的“开口笑”和廉价的香蕉。一大早出去,傍晚归来,彼此拎着大袋小袋,全是廉价的。真是乘兴而去,满载而归呀!

    如今毕业已16年整,如有机会那间混合宿舍的舍员能相聚,我想我们会有好多好多的故事要倾诉,不是因为自己没能融入那间宿舍而感到遗憾或埋怨谁是谁非,相反的倒是为当时我们的幼稚无知而津津乐道。当然,我更庆幸是,我能在最后一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闺蜜,那份感情一直持续到现在,不因为家庭、工作、距离、时间而改变、淡化,相反的,时间越久,我们的感情越浓,越醇香。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1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