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2353
用户名:  黎汝胜
昵称:  黎汝胜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4-15 04:28

只有慈悲才能化解仇恨

四篇《黑色的太阳》连载,字里行间不是潜意识里偏激的、或者说是极端的思想表现。主要体现一种嫉恶如仇的激情,生命不能没有动力和激情,如果我们只是浑浑噩噩过完一生,你的灵魂能够安详吗?当然,激昂中始终要保持一份清醒,一份理智。正如《侠义道》宣导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侠义道。仁义兼有的侠义真谛一直是华夏仁人义士的精神追求”。歌德说:“大自然把人们困在黑暗之中,迫使人们永远向往光明”,这自然会让人联想到专制统治,比如明清专制统治又何尝不是黑暗。因此,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如此,《黑色的太阳》想要说的是:处在黑暗中要勇于寻找光明。

 

正如明清时代的黑暗,明代东西厂和锦衣卫对民众无时无刻的防范和监视,正是锦衣卫、东西厂为明朝极端专制统治充当帮凶,导致了明朝加速灭亡。清朝后期因为害怕革命,从而对当时体制许诺实行改良,但实质是在敷衍,更借故压迫,最后是给八旗既得利益集团拖垮的,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说白了都是眷恋权力,因为权力在不受约束下,他们可以谋取更大的私利,那朝那代的倒下都脱离不了权力和私利这两种关系。这两种关系在专制统治下,会无形中形成一条权力利益链,将上下都紧紧捆绑在一起,从而产生了权贵官僚主义。如此,权力利益链内发生了某一事件,必然在其集团内产生涟漪效应,或者说是官场地震,这种情况无论其内部斗争如何残酷,其一致遵守的潜规则就是:内部利益斗争归斗争,枪口是一致对外的。

 

晚清时期,西方传教士将民主概念引进了中国,权贵们对自主之理这些民主新事物充满了恐惧感,这不是反了么,如清末维新派陈炽说:“民主之制,犯上作乱之滥觞也”, 还有郭嵩焘说:“民气太嚣,为弊甚大”等。小民的地位怎么能够提到高于君主的地位呢,国不可无君,几千年来中国民众莫不遵循这个天命。但陈炽最后终主张仿西方的议院制,当时已经处于一个极度腐朽的状况之中,加上朝中老臣顽固守旧,维新派最后失败,但对促进人民的觉醒起了重要的启蒙作用。历经几千年专制统治下的民众,由此揭开了一波又一波为了自由和平等的民主诉求。

 

孙中山起共和而终帝制成功了,但后来大权在握的蒋介石实行了独裁统治:伪民主制度。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李大钊将马克思主义传入了中国,毛泽东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思想,显然是受到了李大钊的影响。如果不是受到了李大钊的影响,毛泽东基本上接受的是孙中山倡导的三民主义或者是美式民主制度。后来,世界上最牛的广告语:打土豪,分田地,将蒋介石赶到了台湾,因为保住了共产党,就是保住了饭碗,蒋介石当时的专制统治怎么打得过?对人民来说,没有压迫和剥削是最重要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任何有效手段都是正义的。共产党当时宣传的也是民主,宣称已经找到了打破专制统治这一规律的武器:那就是民主,当然民主肯定是行的,但是如果没有建立能够保证民主实施的制度,还是一句空话呀!毛泽东跟华盛顿比之所以不伟大,就是他没有身体力行,建立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权力能真正得到制约和实际有效监督的,没有思想言论禁锢的社会制度,反而搞出了领导干部的终生制,差点还搞成了世袭制。

 

共产党对毛泽东的定论: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不可争论的功绩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毛泽东无论在新中国前后所建立起来的个人绝对性权威,还是晚年犯的错误,这些才是真正影响着新中国往后的几十年,称之为后毛泽东时代,或者是后文革时代。我没有经历当时的社会环境,但我完全可以从公开的资料中去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而且,从现实中都体会得到。在后毛泽东时代,或者是后文革时代这种大环境下,只要你触及他们所设立的禁区,那么结果就是,你一个人不好过就好了,不要连累他们的饭碗,总不能让他们一班人没法糊口吧?无论他们用什么手段,他们只是为了保饭碗。这就是好的制度坏人变好人,坏的制度好人也会变坏人的原因。我们的制度坏在哪里?坏在一个传统,那就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糟粕——专制性,严重的帝皇思想,这个问题可以一直讲到现在:中央集权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情。五四没打破,文革更像是一次复辟,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好像是旧瓶装新酒卖给全国人民。

 

从当下来说,改革自上而下对社会的破坏最小,但仇恨的种子一经播下,就难以阻止。很多人都有一个原罪,无论是已经上岸的,还是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都要面临一个原罪,整个权贵阶层一个不堪重负的原罪。这个原罪无论现在,还是将来的民主化,都会面临遭到人民清算的危险,大赦还是追惩?谁保证民主化了不收拾他们,跑到国外也不是那么保险的,这是一个无法控制的局面。因此,政治改良派们纵有最美最好的政治改良蓝图:以专政结束专制,这不是不行,但正是基于人们可能对其“原罪”必须要清算这一点,自上而下的改革利益集团必然犹豫不决,或者干脆顽固到底你能奈何得了?持专制制度与民主制度“和平交接”理念的改良主义者才是最理性的,主动选择革命、推动革命的就算是天才加伟人,无不以狂暴收场,最终给人民和经济带来巨大的灾难。

 

仇恨永远不能化解仇恨,只有慈悲才能彻底化解仇恨。《入菩萨行论》中说:“故于害我者,心应怀慈愍,慈悲纵不起,生嗔亦非当。”对于伤害我的人,内心应怀慈愍;即使生不起悲心,亦不能对他生嗔恨心。又说:“若以怨报怨,则敌不护罪,吾行将退失,难行亦毁损”。即是说:如果不修忍而以怨报怨,那么敌人不但不会修忍防护罪业,反而会更加生嗔造罪。这是永恒的痛苦不堪,轻则自我折磨,重则可能导致疯狂的报复。既往不咎,才可甩掉沉重的包袱,大踏步前进。人要有“不念旧恶”的精神,用我们的慈悲去化解这个千年仇恨。《优婆塞戒经.禅波罗密品》中说:“若能观怨一毫之善,不见其恶,当知是人名为习慈”。意思是说:“如果能看到怨家一丝一毫的善处,不追究他的恶处,这人就已学会了慈悲”。是的,我们要记得我们追求的是民主,目的就是真正的民主制度,不是记恨、复仇,我们应当同心同德共同去完成孙中山的遗愿。那么,何不彼此放下仇恨?放下抵触情绪,放下满腔的仇恨和怒火,只要实行真正的民主,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让千年专制随风去,万代民主化雨来,和平统一中国造福中华民族。

 

但当权者如果堵死了改良的任何可能的时候,革命就可能会变成了名正言顺,革命对社会的破坏中国已经历经多次了,但愿当权者不要利令智昏。真正的民主制度于国于民有益,如果为了自己的国家着想,为了各人子孙万代都有一个真正法治保障的环境都有错,那么,这错我问心无愧,尽管来拉我。只要我们有一念之慈,万物皆善;只要我们有一心之慈,万物皆庆。欢迎与我抱着:“只要民主,既往不咎”共同理念的朋友跟进支持。

 

黎汝胜

二〇一二年四月十五日


类别: 思想 |  评论(0) |  浏览(483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