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1355
用户名:  qlsheng
昵称:  qlsheng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1-06 03:58

过不过年也杀土猪



  过不过年也杀土猪 

   qlsheng

家在百色师范。那时,母亲大人刚从农村上来,家庭生活比较困难。虽然是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但是光有感情的生活是苍白的,必须有物质作为基础。穷则思变,父母一合计:母亲一时找不到工作,而母亲最“擅长”的是养猪。养猪成本不高,一条小猪当时就两三块钱,谁都可以养,也谁都会养。咱人穷志不穷,抽烟抽大筒。就是它了!

百色有一条河,极清,大部分河底是沙石的。河底长了水草,那水草可值老钱了,大大两分五钱一斤哩,可以卖给养殖场作牛、马、羊的饲料,更可以给猪作饲料。每天放学我的第一要务是打猪草。天天在河水里浸泡,夏天还可以,冬天就……可是,我毫无怨言。那年,我8岁,是家里的老大!什么叫老大?就是工作打冲锋了!咱豪迈。有什么办法,只能说些硬气话了。

    百色师范,像母亲这种情况比较多。在母亲的影响下,大家行动起来,大养其猪!那年养猪的大获成功。过年,杀猪的杀猪,卖猪的卖猪。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是猪的产业使大家渡过难关。吃水不忘挖井人 。许多养猪人家杀了猪都拿着猪腿,带着猪头来感谢母亲大人,说没有她便没有大家的今天呀,云云!笑得母亲合不拢嘴,她作为一名家庭妇女,能让人家感激,这是她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呀!

第二次是文革前。国家正经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当时经济困难的情形,是没有经历过那场劫难的人难以想像的。困难到据说连来广西视察的周总理也没有肉吃(不知真伪,这么大的官。管他的,人云亦云,随众总是死不了的,国情如此)。

那时,家已在广西民族学院。民院的好处是地盘大,有点土地。民院各科室、各系都展开生产大自救。父亲所在的教研室为了老师们生活好过一点,决定投一点钱。反正当时猪花极便宜,才十几块钱一只,按时下的价格简直跟白送一样。于是开荒种地(主要种饲料,如红薯藤什么的)养猪,轰轰烈烈,很有点南泥湾大生产的味道。我每天放学回来,便跑去看那条陆川猪。说老实话,我是看着猪儿长大的。说不好听:咱和猪儿一起成长。这点连系里的老师都承认。可是,有一天,猪儿突然不见了。我才不慌哩,那年头人穷志不穷,还没见哪家被入屋盗窃的;即使就算个别贼人算胆特大,敢造次,他也难逃卡宾枪赠他一粒“花生米”(我夜晚玩“夺粮仓”:一种小孩子的游戏——回来,就见到隔壁的保卫处的“小王”(我见人家这样叫,我也跟着叫,为这事父亲不知批评我多少回了,甚至请我吃“五粟子”也没把我训过来,可见记性之差)挎着卡宾枪巡逻,神气过鬼。要知道,那年头的人,可不像今天的人有那么多法制观念的哟,给你吃一粒就是一粒,还嫌少哩!

父亲告诉我,猪杀了。可是,它才是中猪呀 。我眼睛红红的。父亲明白我的意思,说那猪救了人,到极乐世界去了,是解脱,我们应当为它高兴才对哩。大家欢天喜地地杀猪,分猪肉,过节一样。孩子就是孩子,我很快就和大家一样快乐起来了。

在非上山下乡的大潮中(我在1965年插队,比大批量插队早了一年,哪年才刚满16岁),我们插队去了。不知为什么大家选我做组长。组长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大官儿”了。也许是大家都成分高吧,也许我比较干得?反正是当选了。既然人家看得起你,你就要好好地干。上任尹始,插队组开了个讨论会,议题是:搞什么副业最来钱。那时一切以钱为中心,我们这些成分高的更加需要钱。没钱是万万不行的。对这点我们深有体会——没钱就意味着没饭吃,没饭吃意味着什么,不用说出来了吧?正所谓“画公仔唔使画出肠”(用南宁白话读【百色白话也行】)。

讨论来讨论去还是养猪比较来钱。1.成本比较低——虽然比起过去价格已不可同日可语了;2.我们有养猪的优势:口粮多,糠多,菜皮多;3.我们比较有时间……养什么猪,当然是出肉率最高,个头大为首选——哪不用说:白猪!然而出师不利。不知消息怎么传出去了,村里知道我们要养猪,推荐自家猪苗的个个都口吐莲蓬吹出花来。我们只是偷着乐,就是不松口,只等最便宜的出现。

一天,三婶怯怯地跟我推荐她的猪花。说知道她家是陆川猪,不太出肉,长得又慢,可她的孩子等着交学费,她的猪花只按市面价85%收钱就可以了。说这话时她眼红红的。

说起三婶,是个苦命的人,不仅成分高,而且三年前丈夫去世,丢下三个孩子。生活极端困难,每年都要向生产队借粮渡饥荒。也许同病相怜,晚上大家碰头,结果:就是她了,而且按市价:一斤猪水,一斤肉价钱买进她的猪花,一分钱都少不了她的,我们不想趁人之危。这事后来在村子里传开了,贫下中农就是贫下中农,对我们所为极为赞赏,说我们高就是高!我们才吃了定心丸。

话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们插队组终于散伙了——虽然是那一片(指整个四塘片)最后一个散伙的插队组。分手了大家还是有点伤感,有什么兴趣吃散伙饭?猪也懒得杀了,卖了算了。那天,供销社上门收猪。我们的猪被评为一级。这简直是奇迹,村里多少年也没出现过等级这么高等级的猪了。人们都说我们风格高(也有人说我们傻,一点猪饲料也不知道喂)。他们哪知道,我们嘴苦、心更苦啊——但谁也不说!

这就是我们三次养土猪,杀土猪的经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66) |  收藏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