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8750
用户名:  种花的兔纸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28 15:24

有时候很想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



到荒野去


夏天一来,一颗想要出去旅行的心也悸动了。

也许是因为上半年宅家的日子长了,忍不住想要逃离,哪怕外面的世界也是拥挤的人群,堵塞的车流,也好过整日在家里百无聊赖。

又或者,从孩童开始,我们想要独自旅行,前往陌生地域的冒险热情就不曾减弱。

当火车、飞机轰鸣着从白天驶入黑夜,从喧嚣开往寂静,载着我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留下足迹,仿佛我们也离自由更近了一点。

星野道夫写给希什马廖夫村村长的信

要说,谁还没一个走遍世界的梦想呢?这样的梦想甚至不需要太多的解释。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面临许多选择,我想唯有回到当初的十字路口,才能明确回答这个问题吧?”当有人问起摄影家星野道夫为什么想去阿拉斯加时,他这样回答。

十六岁时,他曾背起背包,独自一人搭上前往巴西的移民船“阿根廷丸号”,在遥远的美国浪荡了三个月。

上大学之后,又因为一本阿拉斯加摄影集,串起了他与阿拉斯加的机缘。幸运地收到来自希什马廖夫村村长的回信后,他到阿拉斯加小住了三个月,最终选择在那里定居。

他曾近距离观察过灰熊母子追逐嬉戏,独自在冰原上听狼群此起彼伏的嗷叫,也曾连续五年追踪北极驯鹿大迁移的过程。

在他的镜头下,有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原,黑夜里闪耀的极光,迁徙中的驯鹿,在水面下吹出巨大气泡的座头鲸,穿着传统服饰的北地居民,夜色里坐在木架皮舟上的捕鲸人……所有的生命纯粹而朴实。

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了认为人是万物的主宰,但在极北之地,生命远比我们想象得脆弱。

最显要的威胁来自阿拉斯加的彻骨严寒,冬季占去了一大半的时间,恶劣的天气下,贫乏的季节和坏运气时常会有,不时有人迷失在荒野,从此音信全无。

然而吸引星野留下的,也是来自自然的残酷、生命脆弱的一面。

看着一心一意只想生存下去的生物,不断延续的自然界秩序,以及无论身在何处,所有事物都一律平等地在时间的长流中共存,很容易让人体验到自然的辽阔,人的渺小,万物的平等。

[url]www.snfwrx.com[/url]

当我们在繁华的都市里奔波时,想到此时此刻正有一大群驯鹿在北地迁徙,也会觉得不可思议,仿佛存在另一种时间,正缓缓地流逝着。

或许,就像星野说的,人的一生里有两个自然。一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周遭的自然;另一个,则是与日常生活无关的,遥远的自然。

并不一定得去到那个遥远的自然,“只要心里知道那里有大自然,心灵自然就丰富起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