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8367
用户名:  你来自哪颗星星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4-22 09:22

被风抚过的年岁



这世间,总有什么,是让人忍却不住,哭出笑声;也总有什么,是让人忍却不住,笑出泪来。因为真实,因为熟悉,因为隐忍,因为懂得,也因为有东西撞击心底的坚硬与柔软。

七点下班时分,往常一样挤公交。今天公车没平时拥挤,少见的零落。车行中途,有女子手机响起,铃声是筷子兄弟唱的父亲。

安静的车厢内,只听她说:“爸爸,我不辛苦,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叫妈妈也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嘴角微弯,静静坐着,无意倾听,记忆却因其话忽地潮水涌来,瞬间朦了眼。那感觉,就犹像在昨天,我还经常响起某个号码,父亲的号码。而如今,任我怎样奢望,怎样呼唤,却是再也听不到那个熟悉的响铃声,再亦寻不着那个慈善温良的身影,和那个慈爱到不能再慈爱的声音。亦再也不能为其素手作羹汤了,父亲也再亦不能为我们十指沾却阳春水了。

曾经,我也曾像她那样被人那么热切而无私的关怀着,亦曾如她这样那么娴熟而温软地对话过……

只是,年岁无情,浪里日深。一眨眼,父亲已因疾离世好几个月。这些日子当中,家里每人都看似平静,实则,我知道,个个心里都有一条痕。那是永生永世,也无法平复与割舍得了的牵念和亲情。

我不知道,父亲在老去之际,曾历经过怎样的翻滚与挣扎,又体验了怎般的怀念和依恋。是归途圆满,从容似水?还是命数既定,不舍也放?我只知道,原本就少话的母亲,比以往更加沉默更加寡言了,亦更加安静更加苍老了。常常倚于阳台,望着远方的更远方,一呆,就是一晌午。但却总在回过神后,看见我,就莞尔笑说:丫头,今天天气真好,连衣服都满是阳光的味道……

曾经意气风发而略显轻狂的哥哥,也比以往更加稳重更加成熟了。他说,基于父亲抗病失败,母亲紧接着多年疾患作弄,虽住了院,开了刀,如今欣然向阳恢复中,然历经人世动荡与无常的人,内心那怕坚韧明朗,对生离清明,对死别释怀,可终究俗身凡体,人心肉做,心内或多或少,都难免藏匿有戚然和隐忍。没事多让妈妈搓搓衣服洗洗碗,她有事可做,有忙可帮,才不会觉得自己老来无能,活如负赘,累却儿女……

车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依然琳琅,不改璀璨。纵有一色暗淡,仍可窥见有茸茸绿意倔强着怀抱恩慈,不屈生长。我想,孤凉岁月,人生于世,外表亮丽虽从来是留给别人看的,内心苦涩纵自此是留予自己咽的,但不论怎样,走在荣枯两旁的我们,一个人时更需不动声色的努力。相信,穿过夏的雨秋的风,走过冬的寒春的凉,阑干倚遍,蓦然回首,怕是两鬓吴霜,泪流满面,然仍能够,听得内心,无悔曾走过这一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95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