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8050
用户名:  南流一梦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2-08 21:16

2020春节,漫行散记



初一:宅
初二:宅
初三:…
都宅成抑郁症了,
春天养生,宜动不宜静,
那么,我应该出去走走了。




这是一条走过了无数次的道路, 山水依旧在,景况却不同!人车少,村寂寥,完全没有一点节日的模样。途经很多村子,村口关卡耸立,气氛压抑。疫情中,此时出门,看来是很不明智的。
 




这小城,有山很多但默默无闻,水却是大名灌耳的,这是黔江,这是仙城,这是武宣。一个有山有水,有历史故事的秀灵之地。








都说,镜头的朝向,是一个人内心真实的反映。不可否认,我就是一个很怀旧的人。
    沿着青石板路,我走进了武宣西街,走近老街中唯一残留古建筑:北门城楼。说好的修旧如旧,却修成了这个样子!有些许失落!或许,两年前我看到的“旧”,是某次经过修缮的新,现在所看到的“新”才是恢复本来面目的旧,我,还是感觉两年前的城楼更具沧桑感,更有味道。








 



同一个城市,西街,与新街区,是迥然不同的,这不仅仅是建筑物的差异,老街更有着其特别的性格。就像这位卖烧酒的老板:传统,守旧,不与时俱进的情怀坚守。
   街墙上的门牌,算来并没有多长的历史沉积。但过去的这一段时期,却是最容易让人遗忘的历史。就如门牌上的文字本身,简单、明了,却也没多少个人认识的了。。。




 



越往山里走,气氛就越平和,在现今这个控防形势下,进入这个村子的道路却没有拒绝外人进入的关卡与告示。偶尔,耳边还传来零散的鞭炮声,稍稍送来些许节日的喧嚣。
    来到勒马古渡,这处即将被大腾峡水库江水淹没的古码头,清末舟楫林立,商贾云集、墟客吆喝不息的繁华盛景现在己经找不到一丁点的印记了。既没险滩,亦无危岩,抛开凭今吊古的情怀,所见无非一湾野渡罢了。想象之中的东西往往比现实中美丽!风景如此,人亦如此吧。。。
 



 






继续前往大山深处,途经的,是大腾峡库区的一部分。看样子,一些村寨在不久的将来就要消失了,这些乡民、古寨连同数千年生活的痕迹将消逝在一潭江水之中。
 











这是一条尚未竣工的道路,在这之前,据说这些村落是没有硬化道路连通的,村民出行多靠黔江中行舟船渡,未来大坝蓄水,江河变平湖,这路就是所谓的环湖路了。







 



这些地方是武宣最偏僻最贫困的地区,也是未被太多经济活动所打扰的“世外桃源”。但凡这种前临大江、又有大山依靠的地方,都是风水极好之处。只是因交通不便,便拖了后腿。大腾峡电站将给这里带来的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预见的不远,这些古旧的土房子将被崭新水泥楼房子所代替。
    窃以为,
这些的泥土房子是很美,它们与大山组成了一幅幅很和谐的画面。诚然,就像黔东南某些木楼一样,远看风景如画,近观则破败杂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不太宜居的吧。




 








 独看青峰两岸,听风卷浪涛 ,多少往事,一切尽在悠悠江水。。。
 


 





到达这里,再往前走已经不合时宜了,返罢。。。。
 





来到弩滩的大腾峡水电站工地,已经是下午近六点了。冒然闯入,草草拍了几张图,寻思天色已晚,明天再过来细细品游吧,不料次日过来,未走近小道入口便遭遇一声大喝:“嘛野哽、喂D横开”,接着一名彪形大汉从远处朝我奔了过来,看情形就如抓特务似的,硬生生的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大河,便是在桂平。那是八十年代未期,学校组织的一次远游。从学校出发,破旧的汽车在路上颠簸了三四个小时后,到达了桂平西江渡口(当年桂平还没有大桥)。当昏昏欲睡的我们从车上下来,站在码头上,看着来往的船舶翻起的水浪拍打着江岸,宽阔的水面,一泻千里,即时让我的视觉和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与震撼。。。。





 
桂平到过好多次了,却从未曾近距离观摩过两条著名大江的汇合处那浩淼的江水,一直都在遗憾。今天,这个遗憾终于得到了解决。 
       沿着城区最主要的街道:人民路东行,从繁华的街区到杂乱的城乡结合部,走到最后,三角洲的最东端,是梧州“航管处”下属的一个单位。铁门内,隐隐人声传来,门前有狗但无半点的表示,我斗胆走过去,忐忑地探头张望了一下,却迎来一声温暖的问候:“新年好”!一年轻人微微笑着对我点头示意,我正想上前交流一下,他却自顾忙去了。想来如我这般的游人在他们看来己经是见惯不怪的了吧。



 


这就是江与郁江汇合的三江口。江这一边,有杂物推积,树影浓密,难以看清整个江面,我只能透过树木的缝隙,隐约感受想象中的两江交汇处那种宏大的气势和深远的意境。站在台阶上,竟然有隐隐的失落,果真是相见不如怀念,见了不过如此而已!







沿浔江东去,有小镇名曰:江口。江口,也是一个有风景,有历史故事的地方,据载: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二日(1851年1月13日),洪秀全等由金田兵至大湟江口。咸丰元年正月十八日(1851年2月18日),太平军预设伏兵,埋地雷于大湟江口,清将向荣率兵三路进攻,败绩。
    未到镇上,先看到了一个很别致的村子整个村庄竹林簇拥,微风中,竹叶飒飒有声,很有潇洒俊逸之气。对这样子的竹林,这样子的村庄,这样子依江而立的城镇,我都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这就是当年大清军与洪匪大战的大湟江口了吧。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四,在以往正是寺庙香火旺盛之时,这江中佛寺现在却在闭门谢客。想来这场瘟疫不独涉及了人间烟火,还严重的影响到了神仙的生计。
         在 老街,发现了一幢气势不凡的旧楼。我贼头贼脑的东张西望,取景拍照,有行人驻足关注了我好一阵子,未了,问我:这幢楼是不是要拆除了? 想起我手持相机的行头有些吓唬人,不禁莞尔,我摆摆手抿嘴走开。      


 


 





江口再去,就是平南地界了, 对于平南,对这个城市,对这个地名,没来由的,我总想起一篇风马牛不相及古典小说:《五虎平南》。人的思想真是千奇百怪,有趣得很呢。
    我印象中的平南,是沿江的老街,是西江大桥下的大沙州,是形状千篇一律的汽车总站,是宛转悠扬的本地土白话。故地重游,却是完全不同的境遇了。沙州淹了,老街拆了,汽车站搬了!唯空余陌生的旧地,与无处可安放的情怀。。。。












今晚就在这安顿好了豪华大房且可观江景,这是我有生以来最贵的一次住宿消费。酒饱饭足后,泡上一个让我全身舒坦的热水澡,沏一杯热茶,看着窗外的风景,让思想天马行空,顺便发发呆。未了,打开手机,关注疫情实时况报:广西确诊51例,贵港和来宾,崇左三个地市尚没有发现确诊病例。加油吧贵港,广西加油,中国加油。。。。。









  觉醒来,看看手机,广西的新冠病患者又增添了几例,全国病例竟然增添了好几百。心情竟有些沉重,这次疫情可能与想象中不太一样了!那么,似乎我应该回家了。
    我来到西江边,渡过彼岸,途经华南内河排名第二的武林港,来到广西著名的特色古镇大安镇,古桥旁,大树下,乡亲们在聚众娱乐,他们下棋打牌,他们谈笑风生。对于突如其来的疫情,他们似乎在盲目自信,也可以说他们在坦然面对,或许,在他们这般的年纪,经的风浪多矣!这点事儿算什么呢。。。
   
我远远取图几张,匆匆离去。



 


 


 



 我骑着车车,走在路上。寒风中,偶尔也有春花盛开。透过枝条花间,远处的乡村和衣的村妇们让我拉近好多渐行渐远的往事:依稀记得,当年的我,也如这般的到处周游浪荡,我趿拉着拖鞋,骑着破旧的廿八拐单车,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子,那些村头树下,那些塘角河边,那些姑娘们大嫂们,那些水边浣衣的嬉笑,谈笑间,偶有浣衣同龄抬头对视,年少 的我,顿时车头不稳、胸如撞鹿  。


 



 


 





   近来的疫情形势和一连几天的雨水,把我们锁在屋里太久太压抑了,无聊的日子给了我堆砌文字并配的充裕时间。这次行旅的时间是农历正月初三出门,初五回到家中。当时的形势并没有后来那么严峻,恐慌尚没有在本地漫延,出行还没被控制,其过程还是比较自在惬意的。
       出门三日,我只与风景对话,不与人扎堆,自我保护到位。但是,在全国控疫的背景下,不老实在家呆着,到处乱跑,客观上还是给社会添乱了。
   特此,予以置歉。

       
                      2020.2.7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59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zhuopy 2020-02-20 16:39 Says:
欣赏美文美图
zhuopy 2020-02-20 12:12 Says:
欣赏美文美图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