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7642
用户名:  咕咕狗社交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2-16 16:54

春节过后,我就离开南宁了

刷地一下,大部分人的春节假期就这么结束了。


在这个小长假里,吃过年夜饭,有人会出门放烟火,有人哪里也不去,围着电视机嗑瓜子,有人瘫在沙发上抢红包,有的人回村里过年,四处搜寻手机信号,生怕错过拜年的良机。也有人舍弃了团圆的日子,默默在岗位上保持着工作惯性。










而有一群人,他们却寻思着过完这个春节,自己就要离开南宁了。团圆之后,总有人散场。

 



半个月前,在南宁寻找实习机会的Nicola去英国参加了自己的硕士毕业典礼,拿到了毕业证,这也意味着她将要正式步入社会,开启自己全新的人生阶段。


由于之前在南宁求职无果的灰暗经历,Nicola已经决定:过完这个春节就离开南宁这个并不舒适的舒适区。这个直到她上大学才离开的城市,终究是迎来了与她真正相离的一天。










小时候,Nicola曾经养过一只大白兔,有空的时候她会把大白兔带到小区的草坪上,来来往往的小朋友都对它特别友好。


到了追动漫的年纪,Nicola每年都会去逛漫展,一有空就去文化市场,她在那里积累了同龄人所没有的阅读量。


进了好的高中,到了要为学业焦虑的阶段,她又成了新东方的老面孔,并不厌学的她却总是追赶不上尖子生的脚步。


按部就班地长大,谋得不好不坏的成绩,也有自己的爱好和圈子,这就是在南宁的这18年里她的所得。再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她却失去了身为土著的安然,无处立足,但她已不再有时间可以蹉跎。










过完这个年,Nicola就要独自一人背井离乡,重塑一个新的身份。至于故乡,就让它藏在心里慢慢发酵吧。


为了成就自己,越来越多的南宁土著愿意出走南宁,逼迫自己冲破舒适圈,远离南普,远离酸笋,放弃不用交房租的先决优势,只是想试探自己在极端境遇下能重塑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是T阿姨在南宁过的第一个春节,正月过完,她就准备回县城老家了。


自从女儿请产假在家待产后,T阿姨就跟之前大家商量好的那样,从县城老家来到南宁,照顾女儿和新生儿的饮食起居,直到女儿结束产假,再换奶奶过来带孙子。


之前也来南宁看过几次女儿,但这次一来就住好几个月,让她多少有些新奇和紧张。她去过五里亭批发市场,去过淡村菜市,见识过朝阳花园周末的热闹,也常常陪女儿出门散散步。










南宁是女儿长大成人之后的家,是她外孙以后的故乡。对她来说,来南宁短暂生活,就像一场旅游。这里虽然有县城老家里没有的繁华,但如果不是和女儿女婿住在一切,也许这种陌生的繁华只会让她感到不安。


这是一座她不常驻,但会密切关注天气情况的城市;这是一座她不曾深扎,却延续着她生命的城市。


当然,一切都是为了迎接新生儿,为了女儿的身体健康,这种血浓于水的信念让T阿姨与南宁这座城市的联结更具温度。直到到了既定约好交接班的时间,T阿姨才觉得南宁对于她的意义之重。










如今,南宁也生活着众多为了照顾孕妇和新生儿,从老家赶来的长辈。来南宁意味着脱离了他们的大半辈子习以为常的生活圈,哪怕只是短短几个月,对他们来说适应新环境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Y从国企辞职在家待业半年后,就计划好年后去深圳发展了。


尽管这样说未免矫情,但他确实厌倦了这种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每天重复那些毫无意义的工作,事少钱少离家近,感觉自己在养老,不知不觉中就消磨掉了自己原本那个更有趣的灵魂。










一方面,没有多少朋友留在南宁,单位里大部分都是比自己年长的同事,他们聊房子车子孩子,让Y无处搭话。学生时代曾难逃“毒蛇话痨”标签,工作之后却很难顺着自己的性格发展。


另一方面,他渴望真正意义上的年轻化的生活,目前的“岁月静好”在他看来只是假象,没有激情和可观的物质积累,这种看似佛系的生活方式随时可能轰然倒地


这种一走了之的想法一直在Y的脑海里,犹犹豫豫了大半年,直到已经在深圳扎根的朋友劝他去深圳发展。不如一去,顺便争取一波人才引进政策的补贴。









离开南宁,是Y成长的必经之路,当然这与南宁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关,这只是他心里的一道坎。总有那么一群年轻人,喜欢马不停蹄地“折腾”自己,直面裸辞和职场空窗期,一切重新开始的开关被自己“啪”地一声按下。




从小生活在南宁的阿J一直向往邕城之外的世界,小时候很难得才可以去一趟北海,也正是这种难得的童年小事激发起了他对大海的向往,而这是故乡南宁所无法满足他的










尽管大学也是在家门口上的,阿J还是利用寒暑假全国各地跑,没有条件旅游就去做义工。一开始只在广西区内尝试,暑假去了一趟涠洲岛,早上和狗子去海边看日出,晚上和年轻的客人玩狼人杀。


后来他又尝试在冬天去泸沽湖,和一群小伙伴环湖骑行,夜里生起篝火围炉夜话。由于他热情能干,期间他还曾被之前涠洲岛民宿的老板请回去帮忙。










阿J的下一个目的地,是青岛,这个清新的北方沿海城市让他无比向往。他想象着夜里,一手举着炸串一手提着袋装啤酒,和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旅人开开心心聊一宿的场景。


当然,阿J对南宁一直都有种发自身心的情感,但他不希望人生的经历仅限于一条邕江、一碗老友粉、一口白话,他想把山河湖海看腻,想探寻更多关于生活的可能性。










每年春节过后,总有一群人手里攥着去往四面八方的票离开南宁,圆梦也好,谋生也罢,谁都想打破生活的僵局,谁都害怕离开原生城市带来的变动不可调和。唯愿盛宴之后,离席的人不会泪流满面。

 

(文章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为南宁范原创

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