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7642
用户名:  咕咕狗社交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1-25 15:49

南宁共享单车三部曲: 野蛮生长——无处安放——消声觅迹

你多久没见过南宁街头的无桩共享单车了?也许很难确定,有的人上一次看见满大街小黄车的画面已经是大半年之前了。


那么南宁街头的共享单车究竟去哪了呢?



摄影师吴国勇和无处安放的小蓝车


2018年3月,南宁市的航拍爱好者在火车东站附近发现了一座共享单车的“坟场”,不久之后,全国人民又见到了摄影师吴国勇的作品《无处安放》


这种集体无意识的“行为艺术”终于让人们感到触目惊心。


和众多典型的共享单车大城市一样,南宁街头的共享单车也经历了从2016年底开始的“野蛮生长”,到2017年的“无处安放”,再到2018年的“消声觅迹”的发展周期三部曲。


而在刚刚开始的2019年,当初被全世界美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已在它树立起的全民共享角色下摇摇欲坠了。


 

回家的最后一公里上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些年来,很多牌子的共享单车一直都断断续续传出过崩盘预警,也有很多市场占有率低的共享单车公司早早在中途扬长而去。


用户一直在这种奇奇怪怪的争议声中小心翼翼地扫码骑行,然而其实警惕的种子早已在心中种下,人们只好且行且珍惜。



不久前的ofo小黄车风波掀起之后,即使其总部远在北京,南宁市民也撸起袖子走上了漫长的退押金之路。


南宁市民小岑在事情开始在网络上发酵后,便开始认真着手申请退押金的事情。


先是在手机上安装自动拨号器,让手机自动向客服拨打电话,一共打了300多个电话之后终于成功接通。又经过15个工作日的漫长等待,押金才得以如数归还。


小岑这些举动恰巧赶在了小黄车更改相关的押金规定之前,可谓幸运。目前为止,小岑身边的朋友无一办理退款成功,而小黄车在南宁办公地点也早已人去楼空。


据说,南宁市共有10万辆小黄车,原本由400名人员进行维护,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无人问津。



实际上,小岑在大学时就是小黄车的忠实用户。


一开始大家也许是出于高强度的优惠力度才开始频繁使用小黄车,比如每个季度9.9元的大礼包和每周末的免费骑行。虽然很多人也曾对百来块的押金耿耿于怀,但习惯这种猛烈的营销攻势后,小黄车就成了众多大学生校内通行的首选。


从大学到工作,这两三年里,小岑的主要交通工具少不了小黄车;从西大校园里再到南宁任意街道上,这种共享模式解决了她不止“最后一公里”的出行。


夏天骑着自行车在南宁街头兜风,沿路蹭着扁桃树下的阴凉,也许就是很多人对共享单车的难忘体验。



一些同学大学毕业后退出了小黄车的阵营,拿回押金,另一些同学散落各个城市,也许还将继续自己的共享消费,也或许由于出行方式的调整而早已遗忘当年再三权衡后交出的押金。


告别了以小黄车为主的共享单车,回家的最后一公里,又让习惯了共享单车代步的人群重新陷入出行焦虑。

 


共享的事物,永远是

人类手边的灵魂拷问


共享的概念刚出来的时候,也曾被人们质疑,共享是否是一场对国民素质的终极考验。在投入市场数月之后,事实证明,无桩共享单车的出现确实让少部分市民露出了自己一言难尽的吃相


小黄车刚开始在西大等各大高校投放试行时,很多校外人为了尝试这种共享模式,经常在小黄车集中停放的地方蹲守,搜寻没有被上一位使用者上锁的空闲车子。别人前脚刚下好脚撑,他们后脚就黏上去,开始了自己的魔鬼骑行。



当然这种对小黄车的好奇算得上可爱,大部分蹭车的人还是会遵守相关的规章制度,不会把小黄车骑出校园,也不会用极端的手法去损害共享事物,大家也对这种蹭车方式心照不宣。


但从大学校园走出来并开始疯狂扩张之后,小黄车很快就遇到了人们早前预料到的不公待遇。


以下是那些年,共享单车在南宁街头的N种死法



南宁街头不止一次出现男子让女友坐在小黄车的车篮里,旁若无人地在马路上骑行,并大呼“浪漫”;


大沙田曾有几个小学生为做直播吸引人眼球,直接将路边的小黄车扔入邕江中,声称“过瘾”;


人民路曾有男子手持板砖一路猛敲小黄车进行暴力开锁,得逞后骑着小黄车若无其事地离开;


北湖曾有几个初中生因一时兴起纵火烧毁一辆小黄车,面对自己的罪行,他们沉默不语;


某些贪图一己之私的市民暴力解锁后给小黄车扣上私锁,据为己有,殊不知已涉嫌盗窃;


莫名其妙的人随手刮花小黄车身上的二维码,导致车辆被迫“闲置”;


由于使用者乱停乱放共享单车,受影响的居民迁怒于此,对共享单车痛下死手;

……



命运多舛的共享单车越是大量普及,反馈回来的效果越是负面。伤痕累累的小黄车多次成为人们用以自省的道具,为整个群体争取回微乎其微的自觉与善意。

 


问倒了用户,也拷上了运营者


时至今日,共享厂牌零零星星,在南宁街头还能偶尔看见被人们拆掉锁头的小黄车招摇过市。南宁的小黄车用户在全国长达千万人的退押金队伍中不寒而栗,更多的市民握紧了手中的小电驴。


小黄车也曾走出国门


小黄车的疯狂扩张,脱离了现实环境中的折旧率,毫不掩饰其急功近利的心态,最终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正是内部运营者出于私心的纷争。它的覆灭,也顺带把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拉入了恶臭泥潭。

 


□□:作为几个品牌的共享单车重度使用者,天气允许的时候上下班都选择骑共享单车,小黄车因为在南宁街头比较多见,所以使用频率会高一些。知道小黄车黄了以后,我也认栽了,以后会更留意这种共享模式吧。


□□:小黄车这件事对我来说算是一个荒唐的教训,以后不会再用要交押金的东西了,谁知道钱会被卷去哪里。


□□:感觉自己被骗了,每天都在关心自己的押金什么时候能还回来。全国使用小黄车的消费者成千上万,难道就能这样不了了之吗?


□□:虽然我当时不是用押金注册的,直接用支付宝的芝麻积分免去了押金,但是小黄车作为共享单车里最刷脸的品牌,出了这种事,真的有点细思极恐的感觉,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倒台的“共享”是什么。



姑且不提对于大部分人而言稍显陌生的资本游戏,我们只知道,小黄车的覆灭几乎彻底让人们对共享单车失去了当年的清新情愫。


一场猛火灭去,没有人善待的小黄车退场了,带着人们对新生事物的遗憾,而这场共享单车的狂暴疟疾过后,只剩下人们谈“共享”色变的后遗症


(文章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为南宁范原创

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