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10-15 15:04

秋夜雨寒鬼拆屋  野史笔记

    道家修行高人,一般不怕鬼,还可以说是“甚爱之”,驱鬼推磨,就可以吃驴肉,炖驴皮;让咸湿鬼变身田螺,扮纯情去做奴,比冷暴力捉鬼推磨,技法更胜人一筹;画个符咒,借得瘦鬼,仙医命相卜道家五术就更加灵验。

    流年庚子,野鬼多在冲克的甲午位上,甲午也就成了年度鬼方,到那里去捉鬼,鬼都肥大生猛,可以炖汤做药引…

    捉鬼路上,想起范仲淹《岳阳楼记》里“若夫淫雨霏霏连日不开”一句,后背有点发凉,淫雨霏霏,不就是天上飞的咸湿鬼不停的拉尿吗,想着就毛孔突然间粗大沁水。圣人范仲淹是不是也怕鬼?疑问重重叠叠。

    香港和台湾,也许是今年的鬼方,诡异事情多多,联想起以前看的香港鬼片,觉得编剧太圣明,佛儒道三家的方术,齐齐摆上,也碌碌为之,道法为体,佛法为用,儒学渲染,鬼没了,名扬了,钱赚多了。

    关于鬼,蒲大爷的《聊斋志异》所捉拿下来的,都不算厉鬼,看看聂小倩就知道了,蒲大爷只是儒学生,他不懂道家的法术,写的都是迷情与人性,拿来吓唬小孩用的。淫雨靡靡,秋风萧瑟,靠近千里孤坟,斗笠蓑衣,站在无边的大海的无人岸边,有烛光摇弋,这样的场景,才能读懂《聊斋志异》。至于《汉书艺文志》《山海经》,有鬼无鬼,读多了,心中自然而然的有鬼。

    道家的捉鬼之术,本不可为外人道,这是陶渊明装逼用词,但,真正的捉鬼高人,不是用桃剑和画符,鬼最怕的,是方形的法器,可以匡死厉鬼,至于红线,鬼见了就逃不了。叫魂,是民间传承的巫祝遗风,表演的是两根筷子,放在空杯空碗内,无依无靠又不倒,巫师就跟死去的鬼对话,你看的真真,见得真真,假假真真,不分真假。这个术法,源自改良版道家魔术,如今日还在传说的“登天绳”,人头落地,又来个接骨术,被分尸的小孩,活过来了。

近来得读《叫魂》一书,讲的是清朝的虚伪与繁荣背后的故事,书名也叫魂,美国人的想法,“不同族类其心可诛”。不过,书还要读的,懂得多了,心里就惊慌,就失措,就会自觉点叫爹喊娘,当然,他爹他娘都死光光了,这么叫喊,不异于叫魂,如此看来,美国人的思维模式,有其独特的逻辑性,可以容忍着。

中国人对鬼神的崇拜,源自远古巫灵时期,那个时候,人神天地和谐,没有田螺姑娘,聂小倩也没有,所有的鬼,安分守己,从不伤人。当然,那时候,三皇五帝也还没有出世,巫祝和天神主宰大地上的生灵。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人民好杀伐,孤魂野鬼开始有了冲动,等到三国魏晋南北朝,鬼分雌雄公母了,饿鬼恶鬼厉鬼甚至红毛鬼都有。由于战争瘟疫饥荒的叠加骚扰,民不聊生,易子而食都有了,吃人的人,和被吃的人,死后也勉强称为鬼,这种鬼,严格来说,是一种永生的魂魄,成不了鬼,叫魂,最容易“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所谓的对死去百年的老鬼,精灵得很,根本不再认六亲,他们的魂,叫不得,现在的叫魂仪式,其实是一种心理娱乐游戏。

回头说修道这一行,十年可以玩“说有就有、说无就无”的魔术,三十年得神术,如遁入空门(无门之门),左慈戏弄领导(曹操刘表),用此法;四十年修道,未必成仙,如姜子牙,只好下山找老马小姐结婚,修的最久的张三丰同学,几百年才成仙。

叫魂,算不得道术,实在是小学生给未童蒙的小屁孩玩游戏而已,仅此而已。

中国大地上最大最长条的鬼,有十丈高,按照秦尺算,约23米,姚明只及他们脚趾高,来自域外万里之遥,他们乘坐(轮波舟)而来,羽毛做的潜艇,行天入海,自由自在,轮波舟,比目前的核动力潜艇更先进,在《拾遗记》里有记载。那种鬼,上知万年,后来五万年也知道…长条鬼跟一统江山的嬴政同志友好,秦剑的技术,至今无法被现代技术破解,疑似长条鬼所赐,同时秦朝的世界最长高速公路,直道,铺轨技术,也至今无法逾越,嬴政同志由此就指哪打哪。善于向鬼学习,嬴政同志算是天下第一。

鬼,太多了,他们都在我们的头顶三尺上空游荡,看看人类的笑话。其实很多鬼都没有投胎做人,毕竟,做人太痛苦了。

近日躲雨在寓所,难免不想起杜甫同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其实,茅屋不是秋风所破,是鬼在叫,鬼在拆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38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