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21 07:58

从红叶题诗到老白的桃花诗

不觉已是秋天,吹牛高手庄子在他的《秋水》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几乎没人怀疑,但按中国的地理气候规律看,庄子是借水说事,无关秋风秋雨,因为庄子所在的宋国,秋天多干旱,谷物减收,借不到监河侯的米,就只能吃涸澈之鲋;要是秋水盈盈而不滥,庄子也不至于此般潦倒。

皇城根下的朋友发来一幅香山红叶的照片,勾起当年看红叶的记忆。

秋天写诗,写红叶最大气,看看骗小女孩绝顶高手司马相如同学的《上林赋》,红叶勾人心魂。唐朝的顾况也喜欢红叶题诗,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

共和以来,北京的红叶,也最容易被人看得起。红叶灿烂,不如桃花妖娆迷倒女人,据说,女孩子见了野外的灿烂桃花,就会狂喜,就会立马的犯了春困,甚至会伤情哭泣,这跟林黛玉没有眼泪就葬花一样,教人伤悲。

唐伯虎写桃花,写桃花庵,为花,为酒,为耍流氓,为高雅风流,那是俗气,是无病呻吟。唐朝写桃花的诗人,可以装满一列绿皮车,与白居易要好的元稹、刘禹锡都写桃花,初看有品位,如在高山顶上上狂摇扇子,但,细细再看,如嚼腊,或扫了雅兴。

杜牧写的《山行》,霜叶红于二月花,真的是病入膏肓而呻吟,二月花?查过《山海经》到现代的《植物志》,甚至是天书第一的《伏尔契手稿》,索图以鉴,就搞不明白什么是二月花。

正月梅花谢了,桃花接着来。如果说二月花是桃花,也不至于太红太艳太灿烂,拿霜叶跟桃花比,有点无耻。桃花比少女,如《诗经》的《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烁烁其华,桃花也最容易让人惦记王母娘娘的蟠桃…;霜叶是一个久经风霜的男人脸,是被霜打过的干瘪茄子,三分可爱就有两分可怜,两者不可以比对。

被顾况笑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河南新郑大流氓白居易,会写诗,诗友老给他送钱送粮送女人,狂狷,但唐宪宗老护他,有钱就摆谱了,家里养的歌妓超过百人,不时地搂搂抱抱,以助诗兴…老白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猥琐,还经常对人说,美女要三年一换。老白大小老婆三五成群,还对自己的好朋友张谙的小老婆关盼盼惦记,直到坚决维护节操的关盼盼被他逼死…看来,老白不怎么爱护自家的桃花,也喜欢侵犯别人的桃花园。

老白的淫诗《大林寺桃花》,有两句误导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一千多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在没有人工干预的前提下,总是正月二月开放,三月遍地是黛玉葬花,等到四月,唐寅已经无花可赏的在桃花庵里喝花酒了,酒鬼风流,桃花树下…,小暑之后的四月,老白来时,还能盛开的,不外是他心里的那朵凋谢的桃花。

老白的诗句,要是改成“人间四月芳菲尽,谢了桃花谁伤心”,岂不是更好,更凄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