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19 23:04

国有殇屈原知 诗无邪朱熹注  /读诗笔记/

——试以“鳏夫”视角去看思无邪的《诗经》

《诗经》中的情,大多贲张爆发,几无隐约。如《汉广》所云: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司马迁对《诗经》的评价是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

对这样的诗歌,朱熹称之思有邪,可悲可悲。如果不是大和尚朱元璋为了请一个同姓的始祖做圣人,朱熹最多算是一个官场混不下去的民办教师,一个脾气古怪的糟老头,只为稻粱谋,不为圣人之道。

朱熹是自称并被称为“二圣人”,好为人师,什么人、什么事,他都喜欢“点评”“批注”,又被朱元璋奉为圭臬,科举都考朱批的,害得明朝以后的读书人,都为背诵老朱的批注苦苦悬梁刺股。

《国风·郑风·风雨》: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对于这首诗,朱熹的批注是“淫奔”,谓之一个淫奔之女,为思念远方的人而思想淫荡。

朱熹的行止,人伦道德上,与自己守寡的媳妇,不伦不类又不清不楚,他喜欢指责官场同僚们狭妓喝酒,但自己又染指两位尼姑。再说了,官场上,朱熹人品极度卑微,自以为是,总是批评别人,与他同事的官员,人人自危,他被视之为张口就要咬人的疯狗。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楚国危难,屈原的《国殇》只是“马后炮”忠言逆耳,但让后来的历朝历代官员和文人都为之思考,为之发呆。《国殇》启蒙思想,或鞭策行止。

《诗经》也就是《毛诗》,源于孔子对周代诗歌的删节编撰。无论风雅颂,记载的都是生产生活和情感。从风格而言,305篇都归之为情诗,当然不对,但说《诗经》里情诗泛滥,不算为过。

孔子说“诗三百思无邪”,对头。为什么很多人对孔子的这句话不理解,认为孔子的话愚昧,编撰的思想严重变态。如果不了解当时孔子所在的时代,不了解孔子的心路历程,就妄论孔子变态,那是言者变态。

要想读懂孔子编撰《诗经》的思想根源,得站在孔子的立场上看问题。说白了,孔子休妻之后,当爹当妈,教书育人,“累累若丧家之犬;孤灯只影,感情凄惨孤独冷清,为打发无聊时间而编撰《诗经》。

一个孤苦伶仃的老男人,读诗思人,“云胡不喜”?虽然孔子学生众多,但被抛弃的老婆远隔千山万水外的宋国,长夜漫漫的坚守,其心苦,只有通过《诗经》来大吐苦水,思无邪也就在情理之中。

明白的说,《诗经》是给鳏夫寡妇准备的精神米汤,可解干渴,可充腹肌,可驱孤独,可吐心声。

对于有夫妻家室的男女而言,《诗经》也许思有邪,很多读书做官的老男人,老是纳妾,纳妾,纳妾个不停,大致与熟读《诗经》,力行“君子好逑”有关。

不知道从什么年头起,《诗经》广传天下九州,让哪些不知情为何物的芸芸众生为情所困于诗中。

同样是圣人,为什么朱熹跟孔子相差甚远?朱熹说《诗经》多有不雅,“淫奔”放浪,那是女人多多的朱熹不懂“君子不妻”的孔子。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6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