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02 07:56

春有踪迹谁知  除非长驻广西

        —苏轼师徒三人在广西

1100年七月初四,犯了官员都可能犯的牛脾气错误并流放海南的东波肉的专利权所有人苏轼同志,越过重重苦海,到了海洋商业重镇合浦,写了一首大家都不懂其“政治诗意”的《夜雨重宿兴廉院》,芒鞋不踏名利场,一叶扁舟寄渺茫;林下对床听夜雨,静无灯火照凄凉。
用前几年的说法,就是苏轼同志有严重的知识分子自由化倾向,开封大爷不搭理他。合浦人不懂政治,只是敬慕苏轼的大名,盖了东波亭,挖了东波井,算是留个念想。
 
相对于思想问题与错误的苏轼,秦观同志犯的错误要严重很多,早在三年前的1097年,作为苏门六子之一的秦观就因政治不正确“编管”(如昨日之双规)横州,也就是今日横县。秦观思想僵化,不思悔改,给他的老师苏轼发送一首词。《醉乡春》,“唤起一声人悄,衾枕梦寒窗晓。瘴雨过,海棠开,春色又添多少。 社瓮酿成微笑,半缺椰瓢共舀。觉倾倒,急投床,醉乡广大人间小。”据传,苏轼爱其句,恨不得其腔。横州是秦观的醉乡,白日思海棠,半夜游月江, 横县人爱作斯文老说海棠、月江,连生鱼片、大头菜、大番薯都各分海棠、月江两派,恶从秦观起。
 
苏轼同志在1100年吃过合浦月饼之后,携带合浦珍珠离开广西。三年前他的学生秦观贬到横州,不想,他走后三年的1103年,另一个得意门生黄庭坚同志“幸灾谤国之罪除名羁管宜州”,据说他的《清平乐·春归何处》就在宜州贴出,“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感觉是黄庭坚跟春天很熟,甚至是亲戚。

苏轼和他的学生笔下的广西,似乎给他们太多感怀和伤悲。其实,宋代的广西也非假装“为赋新诗强说愁”的中原人所说的荒凉边鄙,当时广西(广南西路)的合浦、徐闻(今广东辖)、梧州、柳州、钦州、横州、横山寨(今田东)、浔州都是农业、商业发达的州县,至于因为对赵家中央政府不满流放宜州的黄庭坚,他所在的宜州,稍微边远闭塞贫穷,但当时的宜州,水路直达富裕繁华的柳州,也不失为一种清平之乐。黄庭坚未必在宜州写春咏春,但《虞美人·宜州见梅作》“天涯也得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阑风细得香迟,不道晓来,开遍向南枝。玉箫弄粉人应妒,飘到眉心住。平生个里愿杯深,去国十年老尽少年心。”写的就是宜州,之后不久,他也死在柳州以远的宜州。
 
宋代广西还在部分地区推行土司制度,但大多数地区已经实行完整的王化,流官不时的从开封(或后来南宋杭州)派出,也有少量官员为了躲避政治纷争而要求来广西赴任。用黄庭坚同志的话说“春无踪迹谁知?除非先到广西”。
 
有道是“先生未死,后生先死”,有点惋惜的是,苏轼的两个学生都死在广西,而且都是奉命回京“途中”,秦观在跟苏轼相见后,离开横州经水路北归,在藤州(今藤县)病死;可惜的是黄庭坚的“北归公函”还在路上,就死在春天永驻的宜州。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07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